對家庭愛得太深切,才會有太多無奈,詩經里的這首詩值得一讀


對家庭愛得太深切,才會有太多無奈,詩經里的這首詩值得一讀

2021-01-06 十日讀書閒話

自古以來,我們的傳統都是孝字當先,兄弟和睦,並且家庭和睦是每個人的願望。然而就像如今的電視劇一樣,如果不出現矛盾,不出現兄弟鬩牆的戲碼,導演編劇就會感覺觀衆不會太滿意似的。

而事實上,很多時候,現實中的家庭往往的確如電視劇里那般,總有不如意事,尤其是大家庭,想要長久和睦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許其中有很多人的主觀願望是兄弟和睦,然而總會有那麼一些家人會讓人感覺無比頭疼卻又無可奈何。《詩經》裡就有這樣一位詩人,他扛起了大家庭前行的重任,卻是實在看不過眼兄弟的種種不端行爲,無奈之下寫了這一首詩,希望能夠給那些兄弟一些警醒。

這首詩就是《小雅·節南山之什》之《小宛》: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人之齊聖,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榖似之。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毋忝爾所生。

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榖。

溫溫恭人,如集於木。惴惴小心,如臨於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宛也是小的意思;明發意爲天明;齊聖爲非常聰明的人;溫克意爲保持溫和而克制;壹醉意爲每次喝酒都喝醉;菽爲大豆;式榖似之可以直接理解爲好好繼承(祖輩榮光);脊令爲一種小鳥;斯邁意爲遠行;忝意爲辱沒;桑扈也是一種小鳥;岸指訴訟。

全詩六章共三十六句,《雅》又略不同於《風》,本詩幾乎就是對事件的講述和對詩中提到的兄弟的警示之言,與多數《風》的重章疊句不同,反而似乎更講求整首詩的行文了。

用比興手法把自己的家庭、兄弟和自己的處境描繪的對比極其鮮明,整首詩的每一章前兩句都以物起興,第一章用「鳴鳩」;第四章用「脊令」;第五章又用「桑扈」。用這鳥兒的歡快飛翔與鳴叫啄食的場景來對比映襯自己家庭和自身的種種不堪與悽苦。

整首詩的大意從明面上來說似乎是在警醒自己的兄弟,實際上又是在哀嘆自己的境遇。詩中提及詩人應是生於貴族家庭,自己也在官府任職。原本也是家庭美滿,如今父母已逝,自己這個做兄長的理所當然地挑起了維繫整個家庭的重擔。

可惜幾個兄弟不成氣候,個個都是不知道克制收斂,成天都是飲酒作樂,還每次都能喝醉。這讓詩人常常夜不能寐,總是想起自己的父母。儘管如此,詩人還是每日奔波,就爲維持整個家庭的生活,並且希望自己所作所爲不辱沒父母的聲名。

更爲難能可貴的是,詩人代他的兄弟教育他們的子女,希望他們都能繼承祖輩的榮光。可惜現在自己已是有病在身,並且吃上了官司,前途難料,詩人也爲此憂心忡忡,每天都像踩在薄冰上行走。

詩人用詞用句看似憂傷又隨意,實際結構非常嚴謹,布局分明。明著是怪責兄弟不成器,實際上是對當時朝政昏暗的不滿,慨嘆自己雖滿腹才華卻不得重用,如今還無故吃了官司,這讓他深感無奈又很是忐忑不安。

他對兄弟家庭的深切情感只看這一句「螟蛉有子,蜾蠃負之」便可知端倪:兄弟雖不成器,但總歸是自己兄弟,只希望他們能夠改正就行。而至於兄弟的子女,他是當自己孩子看待的。這裡要說明的是:螟蛉是螟蛾的幼蟲,而蜾蠃常常把這種幼蟲捉到窩中餵食自己的後代,而古時候的人們誤以爲這是蜾蠃代替螟蛾哺育幼蟲。詩人的這種高尚情懷從詩里可以清晰知曉:家族的榮光大過一切。

詩人獨樹一幟的寫詩手法讓人印象無比深刻,明著訴說兄弟不務正業,自己卻是貧病交加,還吃了官司,每日心驚肉跳,實際上卻是心中對於朝廷用人不當,自己遭受不公正待遇,以至於自己往後恐怕無法維繫整個家庭的開銷和運轉,短期內也無法恢復家族榮光,詩人感到無比憤懣,同時也借思念父母在世時的富足來影射現時西周朝廷的昏暗。

短短三十六句的四言詩,就如同一部極其簡練精悍的小說,讓人品讀之後兼又回味悠長,讓人憂心詩人的命運之時又是讚嘆詩人寫詩的高明手法。這樣一首在《詩經》中可謂特立獨行的詩篇,確實值得人們再次細細研讀。

如欲了解更多相關話題,請點擊上方關注,與我一起解讀純美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