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祖國同慶生】龐小欽:羣衆的平安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我與祖國同慶生】龐小欽:羣衆的平安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2020-12-18 澎湃新聞

1988年10月1日,我在玉林市陸川縣一普通農村家呱呱墜地。家裡祖父祖母聽到我的響亮哭聲,對我父親說到:這三狗子生在國慶節,長大了一定要報效國家!

2012年6月,我從廣西民族大學法學院畢業後,通過嚴格的公務員招聘考試,如願成爲來賓的一名公安民警,出生時長輩的玩笑話一語中的。

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張牙舞爪席捲而來。在興賓區人民醫院第二住院部設立的特殊醫區關押特殊犯罪嫌疑人,由於他們大都免疫力較差,一旦被病毒入侵,後果將不堪設想。市公安局興賓分局決定對特殊醫區實行戰時封閉式輪值管理,並指派民警不間斷駐守。

2020年2月1日,局領導找我談話,讓我到特殊醫區作爲負責人駐守醫區,國難當前,黨員向前,公安向前,作爲一名黨員民警,我同樣義不容辭,沒有任何猶豫,我就答應下來。

「現在我作爲特殊醫區的負責人,和大家要進入醫區進行全封閉管理,你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太辛苦了,你帶著女兒回娘家吧,和爸媽還能相互照應……」我托親戚把兩歲的雙胞胎女兒和愛人送回靈山縣的岳父家後,立即進駐醫區作爲負責人守護特殊醫區的安全。

「特殊醫區關押的嫌疑人大都免疫力比較差,一旦被新冠肺炎病毒入侵,後果不堪設想。」我到了特殊醫區後發現,困難遠比想像的要大些。那裡存在防護物資緊缺、在押人員對新冠肺炎病毒不是很了解、隔離條件簡陋等問題,我需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2月中旬,一名新收在押人員經過嚴格隔離觀察後,被送進特殊醫區,引起了其他在押人員的注意,他們擔心這名「新舍員」會攜帶病毒進來,共同抵制和孤立他,拒絕和他同一間監舍。爲了儘快化解矛盾,我在了解監舍情況後,逐個找在押人員談心談話,給他們講解新冠肺炎病毒知識和當前疫情防控情況,發動心理攻勢,逐步化解了他們之間存在的矛盾。

經過這件事,我深深知道,特殊醫區工作的重要和困難,我必須做到小心謹慎,堅持以身作則,自覺不與外人接觸,和醫區值班人員同吃同住同工作。白天值班,配合醫護人員對在押在醫人員進行治療,維護特殊醫區的安全;晚上到特殊醫區宿舍檢查備勤人員住宿情況並與備勤人員同住,同時禁止備勤人員與外人接觸,定期對在押人員進行談心談話,消除在押人員的精神壓力,確保監區穩定安全。

我知道任何一個環節的疏漏都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不管是休息的時候,還是在特殊醫區巡邏,甚至晚上做夢,我想的都是怎樣做好防疫工作,如何確保特殊醫區安全。

在封閉輪值14天後,第二批輪值人員上崗時,我知道我對特殊醫區更加了解,守護這裡的安全更加有利,我主動要求留在特殊醫區值班,在特殊醫區全體民輔警和醫護人員的努力,特殊醫區有條不紊地運轉著。

我記得是2月15日這一天,一名50多歲的象州籍在押嫌疑人女子找到正在值班的我,小聲向我說了自己的難處。她身患愛滋病,長時間的隔離期已經吃完了治療的阻斷藥,如果此時中斷服藥,勢必讓嫌疑人身體免疫系統雪上加霜,病情急轉直下,家人又拒絕幫她取藥。「龐警官,您能幫我找到阻斷藥嗎?」我看著她渴望生命的雙眼,略微思忖了下,點頭答應下來。

可是愛滋病阻斷藥並不容易找,只有市級疾控中心才有。當時疫情形勢嚴峻,按照醫區全封閉管理規定,我也不能擅自行動。思考再三,我決定撥通了嫌疑人女兒的電話,耐心地做起了家屬的思想工作,勸說家屬要做嫌疑人最堅實的靠山,支持她重新做人。終於,我做通了嫌疑人女兒的工作,第二天家屬就把阻斷藥送到醫區。

特殊醫區收治的病人儘管偶爾會發生衝突,需要備勤人員費心調解,但能在這之外爲嫌疑人伸出援手,幫助他們積極改造,更讓自己有成就感。

「寶貝,生日快樂,爸爸正在保護世界和平,你們在家要聽媽媽的話,別淘氣!等你們從外婆家回來,買糖給你們吃,給你們補過生日。」3月3日這天是我兩個雙胞胎女兒兩周歲生日,我還在特殊醫區封閉管理,只能通過手機與遠在鄉下的女兒視頻。聽著女兒們一聲聲「爸爸,爸爸……」簡單的稱呼,不禁讓我眼睛溼潤了。

「好男兒,先許國再許家。」我摸了摸自己左胸口的黨徽,對自己舍小家爲大家的舉動輕描淡寫道。

當特殊醫區宣布解除封閉管理時,很多人都歡呼起來。我又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四大隊副大隊長。今年的國慶節對我來說既是國慶節、中秋節,又是自己的生日,但是我可能又要對家人失約了,算算這已經是我從警以來第八次失約,但我相信我的家人會理解我的。

因爲這身警服,因爲肩上的責任,我的生日我選擇堅守在崗位上,堅守在打擊違法犯罪的道路上,與我們偉大的祖國共慶生,國家的安寧、羣衆的平安是給我最好的生日禮物。

原標題:《【我與祖國同慶生】龐小欽:羣衆的平安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