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爾沃汽車IPO,市值低於造車新勢力,李書福為何選擇在瑞典上市?


作者丨王賀

編輯丨子鉞

圖源丨吉利汽車、沃爾沃汽車官方微信

李書福又收穫一家上市公司。

10月29日,沃爾沃汽車宣佈在納斯達克斯德哥爾摩交易所首次公開募股上市交易,交易程式碼為“VOLCAR B”。

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Stockholm Stock Exchange)是瑞典著名的證券交易市場,以“納斯達克斯德哥爾摩”(Nasdaq Stockholm)名字運營,隸屬於納斯達克集團旗下。

此次沃爾沃在歐洲上市不僅是自2000年以來瑞典國內最大的一次上市活動,也是今年歐洲規模最大的一次IPO。此次IPO將籌集約200億瑞典克朗(約合22億美元),比之前的目標縮減五分之一。

招股書顯示,沃爾沃此次募集資金中的70%將用於電動化轉型,包括在工廠中添置大型壓鑄機,以生產一體成型的車身,以及新增電驅動和內建電池的生產線等。作為全球首家釋出全面電氣化戰略的豪華車企,沃爾沃汽車提出了2030年全面轉型成為純電豪華車企的中期目標。“我們討論上市已經很多年了,現在到了我們真正想要實現轉型的時候了。”沃爾沃汽車集團總裁兼執行長漢肯·塞繆爾森(Hakan Samuelsson)表示。

上市首日,沃爾沃汽車收盤股價報65.2瑞典克朗(7.59美元),較IPO價格大漲23%。公司收盤對應市值約為1958億瑞典克朗(約合220.8億美元),約為寶馬的三分之一,戴姆勒(賓士母公司)的五分之一,也落後於國內新勢力蔚來、小鵬、理想。

沃爾沃(Volvo)是瑞典著名豪華汽車品牌。1999年,沃爾沃集團將旗下的沃爾沃轎車業務出售給美國福特汽車公司。2010年,李書福從福特汽車手中以18億美元收購了沃爾沃汽車100%股權。

本次IPO後,吉利控股集團將繼續保留沃爾沃第一大股東地位。吉利控股可選擇售出其價值30億瑞典克朗(約合3.52億美元)的沃爾沃股票,而吉利控股對沃爾沃的持股比例,也將從97.8%下降到82%。

11年間,沃爾沃汽車的市場估值增加超過11倍。對於李書福而言,此刻是吉利併購沃爾沃汽車後具有重要意義的歷史時刻。

被稱為“汽車瘋子”的李書福,從小不走尋常路,19歲就開始了他的“創業”生涯。他的創業史上創造了很多第一,造出了中國第一輛踏板摩托車;民營企業家造車第一人;第一個生產出中國最便宜的汽車,開創了汽車的2萬元時代;第一個民營汽車收購外國品牌……

吉利想收購沃爾沃,這在當時被認為是李書福異想天開的想法,最後被證明是中國最成功的的海外投資之一,並被寫入哈佛商學院的經典案例。

李書福抓住了2008年金融和經濟危機的時機,成功收購沃爾沃,成為吉利汽車實現趕超發展、躍升自主汽車品牌的關鍵一步。彼此,沃爾沃全年汽車銷量僅為33.5萬,營收957億瑞典克朗,年虧損達到51.9億瑞典克朗。到2020年,沃爾沃汽車營業收入達2,628億瑞典克朗,營業利潤達85億瑞典克朗。

11年是吉利成就了沃爾沃,沃爾沃也成就了吉利。

回望沃爾沃的上市路,也是一路艱辛、幾度波折,究竟發生過什麼?李書福與沃爾沃相愛相殺的故事裡又藏著怎樣的商業智慧?

一波三折的上市路:緣何選在瑞典敲鐘?

儘管沃爾沃在李書福的扶持下起死回生,但其“去中國化”的想法卻逐漸顯現。

早在2018年,在吉利的推動下,沃爾沃汽車曾對IPO進行過諮詢,計劃選擇在瑞典和香港上市。

此後幾年,中國製造的沃爾沃汽車出口量持續增長。2020年上半年,國產沃爾沃汽車出口至歐洲的數量同比增長1.8倍,已累計出口至34個歐洲國家。

2021年2月24日,吉利汽車釋出公告稱,與沃爾沃汽車達成最佳合併方案,雙方將不會選擇合併,而是會在保持各自現有獨立公司架構的背景之下,加速在技術層面的合作。

延伸閱讀  混動才是殺手鐗,哈弗H6S試駕初體驗

此次吉利與沃爾沃放棄進行復雜的股權合併,轉而在尋求技術合作,使得雙方可以做出更靈活的投資決策,也為沃爾沃未來進軍其他資本市場埋下了伏筆。

2021年5月,沃爾沃汽車董事會決定,評估IPO可能性,有望今年晚些時候在北歐地區的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上市,上市與否的最終決定取決於市場環境,不能確保上市一定會進行,但可以確定的是,上市地點一定會在斯德哥爾摩。


圖源:沃爾沃汽車官方微信

“沃爾沃致力於成為快速增長的智慧純電豪華市場的領導者,進一步滿足使用者對沃爾沃品牌的期待。如果在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上市成功,將為全球投資者創造參與公司發展並分享成果的機會。”漢肯·塞繆爾森說。

今年以來,沃爾沃汽車繼續保持穩步發展勢頭,2021年1-9月,累計售出132372輛新車,同比增長17.1%,多款主力銷售車型出現一車難求的緊張狀況。

目前,沃爾沃是唯一全部車系都擁有電氣化車型的傳統豪華汽車品牌。沃爾沃此前釋出的電氣化戰略明確指出,2025年實現全面電氣化,屆時純電車型佔比將達到50%,其餘為混動車型,2030年成為純電豪華車企,2040年力求成為氣候零負荷標杆企業。

或許,在全球商業環境存在較大變數的背景下,沃爾沃的“去中國化”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李書福的驚天豪賭

十一年前那次“蛇吞象”似的豪賭,不僅讓吉利和李書福賺得盆滿缽滿,更被載入中國汽車工業發展的史冊。

實際上,從一開始,吉利收購沃爾沃曾飽受質疑,李書福用他的戰略眼光與商業手腕證明了此次收購巨大的商業價值。

李書福說,他開始對沃爾沃產生興趣最早可以追溯到2002年,彼時吉利公司剛剛建立。但直到2006 年年底,這一想法才真正成型。

2006 年 1 月,吉利汽車亮相美國底特律車展,同時宣佈將在歐洲及美國建廠生產。

但是,李書福發現,吉利與美國及歐洲的安全和排放標準相距甚遠,造車並非四個輪子加兩張沙發那樣簡單。


圖源:沃爾沃汽車官方微信

“我們意識到,造汽車不是簡單地把必要的零部件組合起來那麼簡單。我們現在就像是一個正在自己學習爬行、學習行走的嬰兒,一切都要我們自己去摸索。”2006 年在一次汽車會議上,李書福表示。

為彌補設計和生產技術上的短板,2006 年下半年,李書福從華晨汽車聘用前克萊斯勒高階工程師趙福全,用三年時間將吉利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數量擴大了三倍。

然而,按部就班地搞研發,並非李書福的首選。通過收購沃爾沃那樣全球完備的汽車生產商,進一步加快研發和發展速度,是擺在李書福面前的一條捷徑。

2007 年 3 月,美國一個投資團隊來到吉利總部的所在地杭州,會見了李書福和趙福全。已經打定主意要從福特手中收購沃爾沃股權的李書福,直接把這個想法在會議中告訴了美國投資團隊。

當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李書福說,“我有一個新計劃,我不想籌資在美國建立新的工廠了,因為我們知道,讓吉利成為一個世界知名品牌要花費很多年的時間,但是如果我們與一個非常成熟的品牌強強聯合的話,這個過程將會簡單得多。所以我們很想知道沃爾沃有沒有可能被賣掉?”

此次會晤標誌著吉利成功收購沃爾沃的真正開始。

延伸閱讀  手自一體車型上的“+”與“—”該怎麼用?老司機告訴你正確用法

彼時,美國汽車市場的不景氣,福特公司也需要在市場上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這促使李書福在會後不久便向福特提出了收購申請。

李書福希望利用中國相對低廉的勞動力價格削減沃爾沃在產品開發及生產過程中的費用成本,這樣的發展願景終於打動了福特。

為了這宗跨國併購,李書福組建了包括著名的富爾德律師事務所作為併購法律顧問的“夢之隊”。但資金支援方面,始終是李書福的一塊“心病”。

吉利控股集團負責財務的副總裁尹大慶曾回憶:“併購談判伊始,我們尋求中資銀行的幫助。開始,多家銀行態度都很積極,後來發現專案很複雜,前景又看不清楚。從風險和經驗的角度,這些銀行大都望而生畏退縮了。”

面對困境,李書福始終沒有放棄尋求一家主權銀行參與的希望。在他看來,必須讓外國人知道,吉利是中國的。這是吉利的底線、自尊和大局觀。

最後,建設銀行經過十多天的論證,認真分析了整個框架性的協議、沃爾沃經營的情況以及親自調查的結果,決定支援吉利。

2010年3月,雙方正式簽約,吉利用18億美元收購了沃爾沃轎車全部股權。

“沃爾沃就是一隻猛虎,我們要放虎歸山,讓它找回自我,重塑品牌價值。”在當時李書福的眼中,吉利是吉利,沃爾沃是沃爾沃,要給沃爾沃充分的發展空間。二者並未進行股權合併。

收購之後,吉利首先著手解決沃爾沃的盈利問題,大力開拓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提升沃爾沃的市場佔有率和國際競爭力。建立歐洲研發中心,與沃爾沃聯手打造創新協同機制。並對沃爾沃充分授權,技術方面優勢互補。此外,還與沃爾沃進行財務協同,持續擴大融資規模。

這場驚天豪賭背後,體現了李書福的智慧與勇氣。

李書福到底賺了多少?

以目前沃爾沃220億美元市值計算,與當年18億美元收購價相比,吉利已賺了至少11倍以上。

吉利收購沃爾沃的成功,除了資金回報,更是在人才和技術方面從沃爾沃身上薅足了“羊毛”。

2011年,沃爾沃設計執行副總裁彼得·霍布里,被聘任至吉利汽車擔任高階副總裁。從2014年到2017年,彼得·霍布里全面負責吉利汽車的造型設計。

2012年3月,也就是吉利收購沃爾沃轎車後的第二年,沃爾沃與吉利簽署技術轉讓協議,沃爾沃向吉利轉讓三項技術,包括GMC(中級車型)升級平臺、車內空氣質量控制全系統和GX7安全革新技術。

基於沃爾沃提供支援的開發平臺,吉利在2015年製造出首款B級車吉利博瑞。

2013年到2014年,吉利在瑞典成立吉利歐洲研發中心(CEVT)後,與沃爾沃聯合開發CMA平臺(中級車基礎模組架構)。


圖源:吉利汽車官方微信

李書福曾表示,“作為中國的汽車公司,想要研究一個基礎模組架構非常難,但因為有了沃爾沃,吉利成功開發了CMA基礎模組架構。”

在沃爾沃主導下,CMA平臺能夠相容燃油車和PHEV車型,而吉利主要利用CMA平臺打造領克車型及其對應的PHEV車型,又利用基於CMA平臺衍生的BMA平臺(小型、緊湊型車平臺)和DMA平臺(高階車型平臺),打造吉利車型在插電混動和混動上的對應版本,極大地豐富了產品矩陣。

此外,與沃爾沃共同開發全新純電動車架構PMA,定位於生產純電動、高效能、智慧網聯車型,主要應用於吉利和領克品牌。

2015年,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飛速發展。沃爾沃的技術加持,讓吉利和李書福信心倍增。

2015年,吉利汽車釋出了藍色吉利行動五年計劃,目標是到2020年,新能源汽車銷量佔吉利整體銷量90%以上。其中插電式混動與油電混動汽車銷量佔比達到65%,純電動汽車銷量佔比35%。

然而,五年過後,吉利的目標並未實現。2020年,吉利汽車年銷量達到132萬輛,幾何A、幾何C、帝豪EV、帝豪GSe等新能源車型總銷量約為6.8萬輛,同比下滑39.8%,佔吉利整體銷量比重約為5%,距離佔比90%的目標相距甚遠。

2019年10月7日吉利汽車和沃爾沃汽車集團合併旗下發動機業務,旨在建立全球領先的動力總成業務單元,研發、生產領先的動力總成及混合動力系統。

對吉利控股來說,能夠把共同研發和生產的動力總成和混動系統,搭載於旗下沃爾沃、吉利、領克、寶騰、路特斯、倫敦電動等多個汽車品牌,進一步強化了多品牌之間的協同效應。

因此,有新能源焦慮的吉利,再次薅起了沃爾沃的“羊毛”。

延伸閱讀  長安汽車釋出UNI定製服務,並上市了兩款UNI-K新增車型 | 新車長安UNI-K釋出兩款新配置車型,售價分別為14.59和17.29萬元。同時官方推出5款定製套件,售價為1999-3999元。

2021年2月,在保持各自現有獨立公司架構的背景之下,吉利和沃爾沃把動力系統、電機等零部件業務進行股權合併。

可以說,吉利用十餘年的時間完成了“蛇吞象”的消化吸收,自主研發和創新能力大大提升,改善了品牌形象,帶動人才質量大幅提升,蛻變自沃爾沃的CMA模組化平臺,更是奠定了吉利汽車未來高速發展的基礎。

而沃爾沃的重生,不僅提升了吉利在全球汽車產業的話語權,更開啟了李書福“買買買”的信心,先後收購了馬來西亞寶騰、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英國跑車蓮花汽車,入股戴姆勒……不斷擴大吉利的商業版圖。

寫在最後

“我們所處的行業正經歷鉅變,我們將全力引領轉型潮流。為此,沃爾沃汽車定下到2030年成為純電豪華車企的中期目標,同時轉向更直接面對客戶的銷售模式。今天的上市將幫助我們實現目標,我向所有新晉股東表示熱烈歡迎。我們將全力落實各項計劃,為所有股東創造更多價值。”如漢肯·塞繆爾森所說,成功上市將成為沃爾沃成為純電豪華車企的重要砝碼。

而經過了沃爾沃十餘年的技術反哺,在全球汽車行業迎來新能源時代之際,對於李書福與吉利來說,則是另一個全新挑戰與機遇的開始。

參考資料:

李鋼:《吉人天相李書福》,中國廣播影視出版社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