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台湾同婚专法遗漏的两岸同性伴侣故事 – BBC News 中文


Lois与Cecilia两人交往14年,小孩将满4岁。图片版权
Lois

Image caption

Lois与Cecilia两人交往14年,小孩将满4岁。

“我是支持民主的台湾人……不能因为国籍、种族和政治立场不一样,就禁止别人该有的权利。这才是民主的真谛。其实我可以理解反对这种观点的人的想法,但是政治就是政治,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回归事情的本质来看待跨国同婚的事情。”

说话的人是Ryan(瑞安),今年34岁台湾人。瑞安告诉BBC中文,他与中国籍伴侣Righ(里格)已经交往四年多了,正在准备结婚。

两人相识是里格到台湾旅游,认识瑞安,两人开始慢慢稳定交往。四年多来,两人除了在两岸“飞来飞去”,同时也会到对里格办理旅游签证较容易的第三地见面,“花了好多钱”,瑞安说。

瑞安的故事显示出台湾现有的婚姻法律其实仍无法让每个人都成婚。虽然2019年通过同婚专法,成为亚洲第一,但是台湾的现有法律规定,若与外籍伴侣成婚,需要后者国家也承认同性婚姻(譬如美国或英国)才能在台湾合法登记。

因此,台湾的婚姻平权团体“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简称伴侣盟),自今年起开始加强游说以及社会宣传,希望推动台湾同性婚姻能够涵盖被忽略的跨国婚姻议题。

除此之外,许多与中国大陆籍同性伴侣相恋的台湾同志,在台湾因为两岸政治议题而遭受社会更多压力及反对。BBC中文访问两位与中国籍同志交往的男女同志,透过她们的故事,了解台湾同婚专法通过之后,仍被法律忽视的同性伴侣。

“台湾同婚专法一周年”

2019年5月,在台湾平权运动团体多年努力,以及台湾大法官释宪宣布“禁止同性婚姻”违宪之后,台湾立法院通过首部同婚专法,成为亚洲第一。

台湾内政部统计,截至2020年5月22日,台湾共有4,021对伴侣登记同性婚姻,行政院长苏贞昌则在近日表示,台政府在5月的最新民调显示台湾人同意“同性伴侣应享有合法结婚权利者”将近5成3,较2018年提升15.1%。 

但是,对许多拥有外国籍的伴侣来说,在欢庆台湾通过专法之后,自己的婚姻权益仍然不被台湾法律承认,仍是这套同性专法的陌生人。Lois(洛伊丝)与她的中国籍配偶Cecilia(塞西利亚)的故事,就能说明这情况。

“妈妈与妈咪”

和许多人一样,在2019年,台湾通过亚洲第一部同婚专法后,洛伊丝十分感动、骄傲及开心,也期待自己与自己相识十多年的中国伴侣塞西利亚可以成婚,成为一家人。

不过,一年后,与中国伴侣结婚的法令或政策仍被悬置,令他心急。

40岁左右的洛伊丝在教育界工作,2006年前到欧洲读书,在学校为留学生的“新生讲座”上认识了比她小几岁,来自中国大陆的塞西利亚 。洛伊丝说,一开始两人只是如朋友般自然互动,但在异国相处后,渐渐有了好感,“很自然就在一起了,”她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湾民意调查显示多数年轻人支持同志权益。

两人之后完成学业,各自回到台北及北京生活及工作,但洛伊丝说,彼此情感没有因为分隔两地而疏远,刚回亚洲的时候,两地相隔,都还可以讲2小时的电话。十多年过去,“我们感情甚至越来越好”,洛伊丝说。

2015年多前,有一位台湾男性朋友“捐精”,塞西利亚怀孕,在隔年之后生下儿子,透过这位男性友人领养小孩,塞西利亚以生母的方式来台湾探亲。之后,两人到美国登记结婚,之后塞西利亚辞职,来到台湾求学,3人在台湾组成一个小家庭。

“我的儿子叫我妈妈(读音:马麻),叫我伴侣妈咪!”,洛伊丝笑着说。她说,一家3口在台湾的这几年,是最幸福的时光。此外,洛伊丝说自己很幸福,因为父母不仅接受她们二人感情,并对自己的孙子疼爱有加。至于塞西利亚的父母,虽然没有与伴侣“直接讨论”女儿的恋情以及小孩的“父亲”,但也十分关爱孙子。

然而,现在一家人的关卡不仅是今年因为疫情爆发,塞西利亚带着小孩回中国过春节之后,至今就无法再来台湾。而且,台湾政府也并没有在跨国同性伴侣上,加快脚步来解决跨国同性伴侣的相关问题。

专法不周全

伴侣盟表示,目前为止,前往该组织寻求法律谘询的伴侣便有300多对。其中,最多的便是台湾与中国大陆,港澳的同性伴侣。

以台湾和中国籍的同性伴侣来说,两人若要结婚,其婚姻应适用台湾目前异性恋与中国籍配偶结婚的法源:“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因此理论上只要两人可以顺利在台湾登记结婚,他们的婚姻就能成立。

伴侣盟告诉BBC中文,基本上台湾政府已经认定”两岸同婚”已有法源,就只差行政配套,但是因为现在的两岸政治氛围,政府不可能先让两岸同婚首先实施。

图片版权
Ryan

Image caption

Ryan与Righ两人在台湾认识。

“去年行政院,对我们说政府了解问题,也觉这件事情应该推动,但选举后是疫情爆发,许多事情停摆。现在我们感受到的回应,是行政单位对这问题挺消极的。另外,他们的立场是要过,所有国家的情况都一次弄好一起通过,因此可能会拖延很久”,伴侣盟秘书长简至洁告诉BBC中文。

简至洁同意,有趣的是比起对于其他国家或地区,台湾因为对于中国大陆特别谨慎,因此两岸婚姻,早就有法源了,也就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因此,其实只要政府赶紧补齐行政配套,这是比起与韩国或港澳伴侣结婚更为容易。“但是现在的政治气氛,让一切更为困难,”简至洁说。

两岸政治氛围

所谓的两岸政治氛围,并不只是两岸政府之间的摩擦。简至洁说,自2019年,台湾总统选举开打,以及香港“反送中”事件,台湾民众对于中国政府不满越来越多,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下,一些台湾民众对于中国籍的同性伴侣开始有意见。“其中也有同志运动圈的人,也以所谓的政治反对台陆同婚”,简至洁说。

针对同为台湾同志的反对,洛伊丝感概的说:“其实我也了解反对者的立场,我自己今年都赶回台湾投票,但是难道自由恋爱,自由成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该有的权利吗?”

“我觉得大陆配偶,好像两岸政治角力的牺牲品。大家好像把中国的专制政府等同于中国人,但这是两件事……而且我们两个交往10多年,对彼此的社会都有新的理解,原来两地人都是这样看待彼此的。”她补充说。

现在,洛伊丝一家三口,以及爷爷奶奶,借着视讯联系。分隔两地,洛伊丝说她现在不能“在床边”念睡前故事给儿子听,两人结束通话,儿子要求“亲一下”,还有每次她问儿子有没有洗澡,身上有没有臭味,这些透过视讯都无法真的做到的事情,让她伤怀。

洛伊丝表示,她很盼望台湾政府能看到很多人,因为类似情况过得很辛苦:“我们说同志是次等公民,因为现在可以结婚,但领养小孩等权益仍然不在专法保障中。但我们跨国伴侣现在变成三等公民,因为现在我连结婚都还不能啊!” 

瑞安则说明自己生长于台湾,对于台湾在性别平权的包容与进步觉得自在及骄傲。他说自己能理解立法需要循序渐进,但是现在专法通过已经一年,他期盼台湾政府能够加快脚步,让每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