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是不可能的,90歲還要繼續干!


退休是不可能的,90歲還要繼續干!

2021-02-25 程序猿DD

臨近春節,人越發的懶散,也許有不少的同學跟我一樣想著還有多少年就可以退休可以去釣魚可以去環遊世界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有一位老人,年近90的高齡,卻仍然在爲計算機行業做著不菲的貢獻,他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角,鮑里斯•巴貝揚(Boris Babayan),一個爲了計算機行業奉獻了其一生光陰的老人。

全蘇聯第一個計算機科學學生

巴貝揚,出生在1933年的俄羅斯高加索山脈附近的亞塞拜然(當時都還是蘇聯),等到二戰爆發,年僅7歲的巴貝揚和他的學校小夥伴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學校開始停課,食物開始短缺,好學的巴貝揚只能在廢舊報紙的空白處潦草地記下一些功課知識。

等到了1951年,已經18歲的巴貝揚遷居到了首都莫斯科,很幸運地加入了由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彼得·卡皮查和列夫·朗道共同創建的莫斯科物理技術學院創新中心,然後更加榮幸地成爲了全蘇聯第一個學習計算機科學的學生,當時甚至沒有計算機這個稱呼,人們稱之爲機器數學。在讀書期間, 巴貝揚就發明了「進位保存算法」,作爲計算機運算方法之一,這種算法一直延用至今。

巴貝揚聰明好學的天賦很快就被當時的計算機技術研究所的所長謝爾蓋發掘,作爲巴貝揚的伯樂,謝爾蓋帶著巴貝揚一同在1958年打造了BESM-2計算機技術,這種技術可以用於計算衛星軌道,並且還被用於計算出第一個抵達月球表面的火箭軌道數據。

對了,時至今日,巴貝揚早已是該研究所的主席兼俄羅斯科學院的院士。

蘇聯超級電腦的首席設計師

巴貝揚年輕時在計算機技術研究所工作時,恰逢蘇美兩國冷戰巔峯期,爲了能夠和西方世界分庭抗禮,前蘇聯花費巨大的精力和金錢用於建造計算機工業技術體系。最先研發的是名爲厄爾布魯士山系統(Elbrus)的系列高端大型計算機,其目的主要用於服務於軍事工業。厄爾布魯士山不僅是俄羅斯的最高點,更是歐洲第一高峯。

厄爾布魯士山系統是用來開發飛彈系統、核子武器和太空計劃的演算的超級電腦。

前兩代厄爾布魯士系統的特點不僅在於超標量體系架構,它們還擁有「支持高級語言的新技術」。用巴貝揚的話說:「這項技術名爲『性能系統』(Capability System),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二代厄爾布魯士系統有10個處理器,每秒運算達1.25億次。

等到了第三代厄爾布魯士,巴貝揚領導了這款16個處理器的巨型計算機的整個開發過程。巴貝揚的團隊採用了更新的超長指令字(VLIW)架構,即通過一個編譯器來確保指令同時在不同的處理器上被執行。

機緣巧合進入intel

當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俄羅斯和美國前世界最出色的兩個國家的科學家有了機會進行交流溝通,巴貝揚和SUN公司的創辦人Scott McNealy 相交甚歡,1992年他們一同在莫斯科聯合建立了SPARC技術中心。一同研發UltraSPARC處理器架構、作業系統(包含Solaris)、編譯器與多媒體函式庫。巴貝揚在同年成立了MCST(Moscow Center of SPARC Technologies),專注於 VLIW架構的處理器Elbrus 2000(E2K)的開發。

1999 年,E2K 處理器橫空出世。這款處理器的CPU可同時執行 Elbrus VLIW 和 Intel x86 代碼,每一時鐘可以執行 24 條指令,僅憑 1.2GHz 的工作頻率就能帶來 10.2GFLOP/s 的運算性能。這個速度是當時intel正準備發布的Itanium(安騰)伺服器晶片的三倍。這對intel來說,無疑是個極大的威脅。

就在當年5月,intel從MCST收購了相關的智慧財產權。到了那一年的8月,灑脫的巴貝揚決定和E2K 團隊一起加入intel,巴貝揚在intel的職位是intel院士併兼軟體和服務部門架構總監,他是第二位獲得intel院士稱號的歐洲人!

intel如今的行業霸主地位,和巴貝揚的加盟有著直接的關係,可以說intel晶片技術源頭就是來自於俄羅斯。

當然,說句題外話,MCST和厄爾布魯士山系統在離開了巴貝揚之後,也還是在默默的發展,作爲自研CPU的中堅力量存在著。

蘇聯最高榮譽獲得者

1974年,巴貝揚因出色的計算機輔助設計工作被授予了「蘇聯國家獎「。

1987年,巴貝揚被授予前蘇聯最高榮譽——列寧獎。

在那個年代,巴貝揚就已經被視爲蘇聯計算機科學的第一人。

巴貝揚有一句名言:「二進位指令的使用是有序的,而硬體卻是很平行的。所以超標量體系結構在運行時,會將連續的符號轉換爲並行符號加速執行。「

按照他的想法研發出來的厄爾布魯士系統早在1978年使用了這一技術,而相對應的,我們熟知的intel公司則是到了1995年左右才開始採用超標量體系結構。超越時代的理念顯而易見。

而最近幾年快到百歲高齡的巴貝揚也曾驕傲的回憶到:intel是西方國家裡第一個採用超標量體系結構的公司,也因此成爲了行業霸主,但想想我在那之前差不多20年就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超標量體系結構系統,所以我才會被授予了列寧獎

登山冠軍

都說每一個成功人士都是擁有無限活力的人,巴貝揚也不例外,除了計算機,他還有一個與衆不同的愛好:攀登

他從1952年就開始登山,他曾經成功攀上陡直的高加索山脈的兩千米處。甚至在1957年蘇聯國家錦標賽中,巴貝揚不輸那些職業登山選手,登上了帕米爾高原的6834米高峯,最終獲銀牌。

多年之後,當第一款intel安騰II處理器由HP和intel聯合作研發,代號麥金利。而巴貝揚和俄羅斯登山愛好者隨後就促成了一次阿拉斯加麥金利(McKinley)峯的探險活動。「我們給了他們一面厄爾布魯士的旗子,把它插在麥金利峯上面。我們用事實證明,厄爾布魯士比麥金利更好!」童心未泯的巴貝揚開玩笑的描述當時的行爲原因。

他不想退休

雖然在計算機領域工作已有60載,巴貝揚卻完全沒有厭倦。

他說他還有很多項目需要去完成,從來沒有退休打算。

「我還有許多技術上的想法。如果缺少了我,這些想法實現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所以我依然努力堅持工作。」

看到了百歲的巴貝揚如此充滿幹勁,是不是連帶著你也覺得自己可以再干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