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教父》的智慧,拆解丁元英的招數,看高手如何對待敵人


用《教父》的智慧,拆解丁元英的招數,看高手如何對待敵人

2021-01-11 今夜文學

在電影《教父》之中有一句話:讓朋友低估你的優點,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

這個世上只有唯一的一個贏家,其他人都是輸家,這個贏家就是參透人性的人,人性之中有許多卑劣的地方,愚蠢的人只會往人性卑劣的網中鑽進去,而聰明的人卻可以用人性卑劣的網去網絡自己想認定的人生。

教父之中的這句話,「讓朋友低估你的優點,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就是針對人性所存在的一句非常有智慧的教條。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特性,叫做嫉妒,即便是身邊的朋友都是如此,所以不要讓別人過多察覺你的優點,更不要把你的優點炫耀以外,因爲你身邊的人在看到你優點的同時,會產生非常不舒服的感受,久而久之,他對你也不會有好的態度。

而「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則是因爲人需要展現自己愚蠢的一面來保護自己。

何謂敵人,就是時刻在傷害你的,你需要在他面前時刻帶著盔甲的,如果能夠讓對方高估你的缺點,那他會少一些對你的攻擊,甚至是錯誤的攻擊,這樣才有利於保護自己。

所以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的不夠聰明,是爲了更好的展示自己的聰明,這叫做大智若愚。

在《天道》之中,丁元英用一套殺富濟貧的招數,讓一個註冊資金只有百十萬的小公司,顛覆了音響企業的龍頭企業林雨峯,而計策的核心智慧,就是讓敵人高估自己的缺點,在對方面前顯示自己的小聰明,讓對方誤入歧途,最後以大智若愚的姿態發揮自己真實的水平,最後顛覆了整個樂聖公司。

當丁元英答應給芮小丹一個「神話」的禮物之後,就有了一個想法,要去五台山求個心安,因爲這是一個殺富濟貧的套路,嚴格來說並不符合人道,也只是一個陰險的陽謀,而這個事情又是由芮小丹提起來的,所以他需要求一個心安,就是爲了保護芮小丹的周全。

在臨去之前,丁元英又約上韓楚風,兩個人相約在高速口見面。

這一次見面距離兩個人上一次分開已經一年多的時間了,見面之後沒有過多的寒暄,開始聊了一些關於王廟村的事情。

對這件事情並不清楚的韓楚風,向丁元英詢問爲什麼會有這樣一檔子事?既是殺富濟貧,你殺誰,又濟誰?

這個時候,丁元英和盤托出了自己的計劃。

當時丁元英說了這樣一段話:樂聖公司是因爲矛的銳利而無需用盾,我這兒是既無矛可攻也無盾可守,就只能借樂聖的矛了,我想在北京擺攤兒,用柏林,倫敦,巴黎三個城市當托,讓斯雷克公司當打手,讓法院媒體起鬨,讓伯爵電子公司投井下石,從樂聖公司碗裡化點緣是有可能的,核心在一個小聰明上,小聰明的文章做好了,就能誘導樂聖公司的大聰明,而潛伏在小聰明中的,是大智若愚。」

短短的一句話,透露了丁元英計劃的精髓,他用自己既無矛可攻又無盾可守的空白狀態,去攻擊音響行業頂峯的樂聖公司,讓其他的公司在旁邊起鬨,再落井下石。

丁元英設計的這個計策可以總結爲一句話:有一個很大的漏洞,但是卻完美無缺。

因爲這個「漏洞」是他放在樂聖面前的小聰明,這個小聰明是一個計策,故意讓樂聖上當,而在小聰明背後才是大智若愚,所以總的來說完美無缺。

而這個「小聰明」,也就是故意賣出的破綻,就是音箱的成本問題。

在格律詩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北京國際音響展示會開始了。在之前九個月的時間裡,公司一共做成了500對音箱的組裝,其他的並沒有普通顧客的購買,並不是因爲生意低迷,而是因爲丁元英的期望的重頭戲,就在這場國際音響展示會上。

在展示會開始的前一天,丁元英把公司里的人都叫到古城,開了一個會之後,定下了音箱降價的決定。

這次的活動達到了丁元英預期的目的,但是接下來的一件事情,則打破了劉冰、葉曉明,馮世傑等人對於未來前途的幻想。

那就是樂聖公司以不正當交易的罪名起訴格律詩公司,就是因爲他低價出售音響的行爲打破了市場規則,而樂聖公司之所以有把握的原因,就是抓住了格律詩音箱的成本問題,認爲自己一定能勝訴,而這個地方就是丁元英小聰明的關鍵點。

丁元英故意賣出一個破綻給樂聖公司,讓樂聖公司覺得自己一定有把握打勝這場官司,然後樂聖公司果真中招,在開始計劃打官司時,樂聖就請了許多媒體記者在網上和報刊上大肆宣傳,希望借這次機會提升自己的信譽和品牌知名度,但是萬萬沒想到,這一切都是丁元英故意賣出的破綻。

而這一招的核心,就是「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

這個破綻背後,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那就是音箱的成本完全合理,因爲格律詩公司就是一個扶貧公司,它的一切規模都是脫離公司,而存在存在於王廟村的獨立個體。

林雨峯的手下趙青,給林雨峯打電話的時候說過這樣一段話:

雨峯,情況……不太好,對方的證據很充分,格律詩實際上是個扶貧公司,完全是個貧困村的農戶式生產,一句話,在不是人呆的地方干不是人幹的活,跟老電影裡的資本家一樣,根本不是工業生產的成本概念,幕後策劃就是丁元英。

而樂聖公司的林雨峯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圈套,而這個時候敗訴已成定局,而此時的林雨峯早已經木然,因爲他知道這個消息代表著自己即將走向深淵。

不管身處任何情況,針對於任何事情,兩個人所較量的根本,不是擺在檯面上的情緒,而是背後的實力條件。誰的實力強,誰就能取勝,而讓對方低估你的實力,高估你的缺陷,是迷惑對方並且保護自己最正確的方式,而這就是《教父》那句話的智慧核心。

-end-文|今夜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