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疫情下被大規模用於消毒的土耳其古龍水


新冠疫情下被大規模用於消毒的土耳其古龍水 1
自從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土耳其的古龍水的銷量猛增,因為它可以用來消毒。 ©tamayalper/Getty Images

隨著來自美國和歐洲的洗手液全部售罄,土耳其人開始轉向一種傳統的香氛,這種在土耳其語中被叫做kolonya的香水在新冠疫情期間銷量猛增。

kolonya的意思是古龍水,自奧斯曼帝國以來,古龍水一直是土耳其好客和健康的象徵,它經常被描述為土耳其的“國香”。傳統上,這種由無花果花、茉莉、玫瑰或柑橘製成的香氛會在客人進入家中、酒店或醫院時,在用餐後、一起參加宗教儀式時被灑在客人的手上。與其他天然香氛不同,這種以乙醇為基礎的香水因其高酒精含量而可以殺死80%以上的細菌,因而也是一種有效的手部消毒劑。

  • 用雨季氣息提煉的印度香水
  • 為什麼現在買不到消毒洗手液?

因此,當土耳其衛生部長在3月11日宣稱科龍尼亞抗擊新冠病毒的能力時,不僅激起了全國媒體的關注,也導致土耳其各地的藥店、商店迅速排起了近百米的長隊。事實上,自3月中旬土耳其出現首例確診新冠病例以來,該國主要的古龍水生產商都表示銷售額增加了至少5倍。

“古龍水在預防冠狀病毒方面很有效,因為它含有至少60%的酒精,因此會分解病毒的硬殼。”伊斯坦布爾的家庭醫生哈提拉·托帕克(Hatira Topaklı)解釋說,大多數古龍水產品含有80%的酒精。托帕克還指出,消毒劑在土耳其不像在其他國家那樣普遍。 “(在消毒方面)是很有效的,因為這是許多人已經有的東西,也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們不需要學習新的方法來保護自己免受病毒的侵害。”

為了滿足激增的需求,3月13日,土耳其政府停止了對汽油中乙醇含量的要求,以提高古龍水和其他家用消毒劑的產量,用於對抗新冠病毒。

自奧斯曼帝國時期以來,Kolonya一直是健康和好客的象徵,當客人進入一個家庭時,Kolonya經常被灑在他們的手上
自奧斯曼帝國時期以來,Kolonya一直是健康和好客的象徵,當客人進入一個家庭時,Kolonya經常被灑在他們的手上。 ©yalcinsonat1/Getty Images

據Rebul控股公司首席執行官克里姆·穆德里索盧(Kerim müderisolu)稱,科龍尼亞的生產相當簡單,該公司擁有土耳其最古老、最著名的商業品牌之一Atelier Rebul。

土耳其歷史最悠久、最著名的商業酒類品牌之一的Rebul控股公司的首席執行官Kerim Müderrisoğlu說,古龍水的製作方法很簡單。首先,由大麥、葡萄、糖蜜或土豆發酵製成純乙醇,之後與蒸餾水混合。然後,加入一種天然香料,如木蘭花、檸檬或迷迭香,在裝瓶前放置三週進行熟化。

作為一種長久以來的待客之道和健康的象徵,古龍水不僅是一種實用的消毒劑——在這個不確定的時代,它也是我許多土耳其朋友的一種安慰。在我住在伊斯坦布爾的一年半時間裡,我在無數的餐館、商店和家庭中用它擦拭過我的手掌。現在,我們許多人都在自我隔離時會使用古龍水,它也喚起了一種互相照顧的感覺。

早在古龍水之前,就有玫瑰水了。從9世紀開始,阿拉伯半島就有用這種滲透玫瑰花瓣的香氛用於芳香、烹飪、美容、宗教和醫療的文化,波斯人、埃及人和奧斯曼人也用它來淨化自己和歡迎客人。到了19世紀,古龍水(一種天然香味的香水) 從德國科隆的貿易路線上傳到了奧斯曼帝國。當奧斯曼蘇丹阿布杜爾哈密特二世(Sultan Abdülhamit II)第一次遇到它的時候,他將傳統的玫瑰水和這種新奇的外國香水混合在一起,創造了古龍水。

Kolonya源自玫瑰水和科隆香水的混合
Kolonya源自玫瑰水和科隆香水的混合。 ©Sebahat Dogen/Getty Images

就配料而言,科隆香水和土耳其古龍水沒有太大區別。兩者都使用大致相同的乙醇與精油的比例,並且經常摻入柑橘類精油。但是古龍水的獨特之處在於它的使用方式,無論是文化上還是實踐上。

到20世紀初, 古龍水的知名度急劇上升,這要歸功於化學家們的努力。在伊斯坦布爾,一位名叫讓·塞薩爾·里布爾(Jean Cesar Reboul)的年輕法國化學家於1895年開設了土耳其第一批藥店,並與他的徒弟凱末爾·穆德里索格魯(Kemal Müderrisoğlu,Rebul控股公司首席執行官克里姆的祖父)在里布爾的工作室開設了到現在仍是土耳其古龍水龍頭公司Atelier Rebul。今天,Rebul仍然出售他們的招牌產品Rebul Lavanda,它最初是用生長在里布爾花園裡的薰衣草製成的,克里姆估計他們的科龍尼亞銷售額自疫情開始以來增加了八倍。

“這是一種有香氛功能的消毒劑,”克里姆說。

與此同時,在愛琴海沿岸的伊茲密爾市,奧斯曼帝國最年輕的化學家蘇利曼·費特·貝伊(Süleyman Ferit Bey)在20世紀20年代前往法國格拉斯學習法國香水製造技術,並回來創造了另一個著名的kolonya生產商——Golden Drop,如今它已經成為伊茲密爾的象徵。大約在同一時間,在安卡拉,一位名叫埃尤普·薩布里·頓切爾(Eyüp Sabri Tuncer)的商人用沿海城鎮舍姆(Çeşme)的檸檬調製出一種kolonya,這種kolonya 如今也已成為土耳其最知名的kolonya之一,他的同名品牌也是土耳其最大的kolonya生產商之一。

土耳其最古老和最著名的kolonya品牌之一——Atelier Rebul,,於1895年首次在伊斯坦布爾街頭開張
土耳其最古老和最著名的kolonya品牌之一——Atelier Rebul,,於1895年首次在伊斯坦布爾街頭開張。 ©Atelier Rebul

根據伊斯坦布爾導遊伊麗莎白·庫魯姆盧(Elizabet Kurumlu)的說法,一些小城市開始用當地獨特的配料對kolonya進行改造:伊斯帕塔生產的是玫瑰香味的kolonya;黑海附近小城則生產菸草味的kolonya;還有一些地方,kolonya是用無花果花、開心果、茉莉和木蘭花釀製而成。

與許多葡萄酒廠以創辦人的姓氏命名一樣,kolonya也有一種家族的威望,最高端的品牌以都是以創始人姓氏命名的。根據庫魯姆盧的說法,一個家族的kolonya品牌是這個家族顯赫地位的象徵。為了反映這點,在伊斯坦布爾的一家玻璃工廠,kolonya的瓶子通常被定製成華麗的形狀。如今,一些裝飾瓶已經成為了收藏品,奧斯曼時代的稀有瓶子在拍賣會上售價高達5000土耳其里拉(約600英鎊)。一些玻璃瓶還在伊斯坦布爾的奧蘭多·卡羅·卡盧米諾收藏和檔案館(Orlando Carlo Calumeno Collection and Archive)展出。

到了20世紀中期,kolonya開始在工業規模上生產,讓大眾也能夠消費得起。今天,幾乎在每一個土耳其家庭都可以找到它。

如今,古舊的kolonya瓶已經成為收藏家夢寐以求的藏品。
如今,古舊的kolonya瓶已經成為收藏家夢寐以求的藏品。 ©奧蘭多·卡羅·卡盧米諾收藏和檔案館

“家裡有一瓶kolonya就像冰箱有食物一樣普遍。通常人們會在臥室、浴室和客廳放一瓶,這樣它隨處都可以拿到。”庫魯姆盧說,“它也成為了教小孩子好客的重要工具。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的責任就是問候客人,確保他們有三樣東西: kolonya、糖果和香煙。”

Kolonya一直是大型集會活動的必備物品,在齋月這樣的宗教節日里更是如此。 “當來自各地的人聚在一起時,人們會把kolonya作為禮物互相贈送,同時這也是保持每個人健康的一種方式。”托帕克醫生說:“照顧客人的健康是一種待客之道。”

土耳其的遊客很可能在他們的酒店、高檔餐廳的洗手間裡,或者在長途公共汽車旅途結束時,遇到了一瓶Kolonya。

土耳其的不同地區用當地的原料製作他們的kolonya,而來自舍姆的檸檬味kolonya是最著名的kolonyas 之一
土耳其的不同地區用當地的原料製作他們的kolonya,而來自舍姆的檸檬味kolonya是最著名的kolonyas 之一。 ©nejdetduzen/Getty Images

除了它的消毒功能外,kolonya還被認為有其他健康益處。據說在方糖上撒幾滴有助於消化,在太陽穴上摩擦它可以緩解頭痛。 “無論何時我們去醫院看望病人,我們都會給他們帶kolonya或一袋橘子,”庫魯姆盧說。

即使在新冠狀病毒出現之前,kolonya的就在不斷增長。傳統上,這種香氛一直在藥店、雜貨店和商店出售,但在過去十年裡,土耳其的kolonya頂級品牌開始開設自己的精品店。 2013年,Atelier Rebul開設了第一家店鋪,現在在土耳其已經有22家店鋪。他們也開始在國際上擴張,分銷到歐洲、中東,並於去年與一家日本製藥公司合作。據克里姆說,他們正計劃開設一家新工廠,以滿足新冠疫情引發的需求增加。

在過去的十年裡,土耳其頂級kolonya品牌開設了更多的高端零售店。
在過去的十年裡,土耳其頂級kolonya品牌開設了更多的高端零售店。 ©Atelier Rebul

“除了在土耳其,你很難找到kolonya,”克里姆說。 “但也許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改變。”

除了時髦的精品店,kolonya也在土耳其各地廣泛銷售。但是,隨著供應鏈在這一高需求時期受到擠壓,一些人開始轉向一種新的方式來確保穩定的庫存。庫魯姆盧解釋說,kolonya的原材料乙醇也是自製櫻桃利口酒的一種成分,所以許多家庭手頭都有一瓶。

“在新冠疫情之後,一些人開始用乙醇製作他們自己的kolonya,而不是櫻桃利口酒,”她說,“每個人都互相打電話問,‘你家裡有足夠的kolonya嗎?’”

今天,Atelier Rebul仍然出售他們的招牌產品Rebul Lavanda,這個產品最初是用生長在里布爾花園裡的薰衣草製成的。
今天,Atelier Rebul仍然出售他們的招牌產品Rebul Lavanda,這個產品最初是用生長在里布爾花園裡的薰衣草製成的。 ©Rebul Lavanda

和在伊斯坦布爾的近1600萬人一樣,我的生活目前僅限於自己的公寓。在待在家中的政策出台後,土耳其每天都有許多越來越嚴厲的防疫措施出台,我每天都在牆壁之外的記憶中沉浮。我突然發現,在這個新的現實中,Kolonya最強大的特點之一,不僅僅是消毒的能力,而且還能讓人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每一種氣味,都會帶來一段生動的記憶。薰衣草Kolonya讓我想起了去年夏天和好友們一起去參觀伊斯巴達的薰衣草田,在博斯普魯斯海峽上煙霧繚繞的Meyhane小酒館的深夜集體聚餐的景況。

我在這裡可能是個外國人,但Kolonya很快成為我日常生活和社交禮儀的一部分。現在,每當我使用它的時候——每天都有很多次——它能夠激發我的記憶、情感或做白日夢的能力,撫平我因孤獨而產生的焦慮,並提醒我,我們很快就會再次創造新的回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