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打亂英國全球化步伐 中美對抗面臨抉擇壓力 – BBC News 中文


英國首相約翰遜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和英國之間的關係,曾在1980年代裡根總統和撒切爾夫人執政期間格外熱絡,被稱為“特殊關係”。

2020年,本應該是英國脫歐後單飛世界大展宏圖的第一年。然而一場席捲世界的新冠病毒疫情,讓一切都暫停。疫情后的英國卻面臨更加嚴峻的世界格局——美中對抗,英國如何在夾縫中追求走向世界的理想?

週三(5月13日)英國《衛報》引述在華盛頓的的外交人士的話透露,美國政府一直暗中向英國施加壓力:在雙邊貿易談判中英國必須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

報導稱,美國尋求在雙邊貿易協議中加入條款,一旦英國與美國不認同的第三方國家簽署貿易協議,那麼條款將允許美國可以退出雙邊協議部分內容。 “雖然提議的條款並沒有特別提及中國,但是在華盛頓的英國外交人士認為其用意是將此作為槓桿阻礙英中關係進一步密切。”

在《衛報》披露消息的前一天,曾經在英國工黨執政期間擔任內閣大臣和經濟顧問的埃德·伯爾斯(Ed Balls)認為,“美國最近與加拿大和日本達成的貿易協議顯示特朗普政府將會尋求用貿易政策來奉行自己的反華經濟議程。”

“毒丸條款”

在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簽署的貿易協定中,加入了所謂的“毒丸條款”,即協定第32章第10條規定。

根據這一規定,如果一國被協議簽署國的任何一方認定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同時該國與美墨加三方均沒有簽訂自貿協定,三方中任何一方與該國開始自貿協議談判之前至少3個月,需要通報其他各方。如果任何一方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自貿協定,其他各方有權在提前6個月通知的條件下終止協定。

美國與日本的貿易談判中也加入了類似的“毒丸條款”要求。

英國面對來自美國壓力的同時,國內也出現越來越多“聯美抗中”的聲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英國與前首相卡梅倫下酒吧喝酒是兩國關係融洽的表現。

在伯爾斯看來,英國議會中執政保守黨一些後坐議員發出的聲音也顯示,首相約翰遜領導的政府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路線。

伯爾斯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採訪時表示:“當然首相約翰遜目前的重點是應對新冠疫情,但是很快他必鬚麵對的一個難題是,他所倡導的全球化英國(Global Britain)的主張究竟是成還是敗。”

英國全球化

正如伯爾斯所說,英國準備走向世界大展宏圖之際,如今的國際環境並不是倡導多邊主義的好時候。

英國與美國有傳統的特殊關係,近年來又與中國拉近關係進入黃金時代。

觀察人士認為,回顧英國近年來在一些涉及中國的重大問題上所採取的行動應該可以幫助判斷未來其對美對華關係的走向。

  • 2015年3月,當中國倡議建立亞投行時,英國率先表態成為意向創始成員國;6月英國簽署亞投行協議,稱英國政府計劃與亞洲地區建立更加緊密地政治和經濟聯繫,為英國經濟及企業帶來更多機遇;
  • 當美國以及部分西方國家封殺中國公司華為時,英國是對華為網開一面的主要西方大國;
  • 肺炎疫情爆發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國應對疫情的透明度和方式以及與世界衛生組織的關係提出諸多質疑時,英國與歐盟以及其他西方國家聯合主辦了支持世衛組織的集資大會。

儘管英國有媒體引述來自政府核心的內幕消息稱,唐寧街認為疫情結束後,中國面臨處理疫情的“大清算”,但是英國政府迄今仍未公開附和美國對中國的批評。

埃德·伯爾斯認為:英國仍然大有可為,勸說美國特朗普政府轉變單邊主義的方向,走向多邊系統的重新接觸,將對世界大有功勞。不過,勸說特朗普改變方向是很難的。與此同時,約翰遜首相面臨很大的壓力,必須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然而,如果英國站在美國一邊支持其外交和經濟政策,那麼全球化英國的議程也就會基本劃上了句號,而且與全球合作抗疫也背道而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經濟警告

中國本周宣布澳大利亞4家牛肉生產商因違反檢疫要求被暫停進口。在此之前,中國還對澳大利亞煤炭和大麥等商品實施進口限制。

《澳大利亞人》(The Astralian )5月12日刊登報導說,北京指責澳大利亞因為政治原因發起對新冠疫情的調查,而澳大利亞商界擔心雙方的貿易衝突可能傷害價值1530億澳元的出口中國市場。該報外交事務編輯格利戈·謝里丹(Greg Sheridan)寫道:北京對澳大利亞大麥和牛肉進口的決定,“構成赤裸裸的經濟脅迫和恐嚇,毫無疑問與堪培拉呼籲獨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有關聯。 ”

澳大利亞政府面對很大的國內壓力調整與中國的關係。然而如何與美國、中國同時保持良好關係確保自身的國家利益,不光是澳大利亞面對的難題,也是其他西方國家都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歐洲最大的出版集團阿克塞爾·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總裁馬迪亞斯·多夫納爾(Mathias Döpfner)認為,英國以及歐盟必須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

他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中國有世界上最為重要的文化,人民非常敏捷聰慧,反對中國並沒有任何反對華人的元素,“相反我們認為這是對中國當局的批評。這是一個完全徹底的專制政權,由國家操控的資本主義,完全與我們的自由市場經濟無關,這是要加以區分的。”

多爾納夫說,與非民主制度打交道在短期內總顯得融洽,儘管沒有法治,商業也能在短期內很成功,“但是長期來說,你所付出的代價,你的公司付出的代價,一個國家付出的代價會很高。”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世界各國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大。多爾納夫舉例說,德國汽車巨頭戴姆勒公司總裁2018年因為公司廣告援引了達賴喇嘛的言論而必須兩次公開道歉。多爾納夫說,這從某種程度上顯示了歐洲如果不選美國或者其他民主自由經濟的國家,而是選擇中國作為新盟友將會走的方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選邊站隊

在多爾納夫看來,特朗普不受歡迎,並不意味著特朗普的美國對中國政治經濟主張是錯的。他說無論美國下一屆政府由特朗普繼續主導還是由民主黨人主導,“即便美國政府變更也不會導致對中國更加友好的政策,甚至有可能是一種截然相反的政策。所以歐洲必須盡快做出選擇。”

英國決定脫離歐盟之後,政府提出了打造全球化英國的宏大理想:將英國打造成為一個外向型、包容並支持自由貿易的全球化國家,讓英國在世界舞台發揮領導作用。

2020年2月3日,首相約翰遜在倫敦格林尼治國家航海博物館裡發表了一番講話,對脫歐後英國如何走向世界有這樣的描述:把茶葉賣到中國去,把蛋糕賣到法國去,把電視天線賣到韓國……

他說,英國要在全世界倡導全球化的自由貿易。但是面對美國和中國對抗的局面,英國究竟會怎麼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