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下被同居 三名女子親訴維持情侶有多難 – BBC News 中文


三名女子新冠期間的特殊情侶關係

新冠疫情影響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封城鎖國為那些剛剛進入戀愛關係的情侶也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疫情和封城是這些情侶感情昇華的催化劑呢,還是給他們剛剛萌生的情感潑了一瓢冷水?

我們來聽聽以下這三名女子的故事。

兩次約會就同居

Image caption

凱琳在與男友約會兩次後就開始同居生活。

我叫凱琳,今年33歲。我是美國人。

去年12月我決定離職一段時間去環球旅行。

2月初,當新冠疫情開始在中國肆虐時我正好在東亞國家。

於是,我決定趕緊離開那裡前往歐洲。

我先到了西班牙的馬拉加(Malaga),正好也想趁機練練自己的西班牙語。

在馬拉加,我遇到了一名男子,兩次約會後本想前往馬德里。但新男友勸我別去馬德里,稱那裡就要開始封城隔離了。

新男友說自己有一套兩室、兩衛的公寓,不如兩人搬到一起住。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是個玩笑,但很快就意識到他是認真的。

就這樣,我們在兩次約會後就開始了同居生活。

一開始,我們很合得來, 關係進展神速。

我們對彼此和對方的家庭有了很多了解,雖然住在一起時間不長,但感覺就好像已經有3個月一樣。

雖然我們相互之間非常友善和尊重對方,但與其說是像浪漫情侶,還不如說更像親密的朋友。

一次,我和一位在馬德里的異性朋友通話,男友馬上就開始問東問西,讓我很不自在。我們那時不過只在一起住了兩個星期而已。

但與此同時,當他在社交媒體上跟人聊天時,我也禁不住猜想他在跟誰講話?

有一天,我們終於吵了一架。吵架過程中兩人都把自己在過去兩性關係所受過的傷害搬了出來。

我對他說,“你從來不認真聽!”,他則對我說:“你為什麼老是這樣?”

其實,我們吵得根本不是現在兩人的事,而是過去所受過的傷害。

而在個人衛生方面,他比較馬馬虎虎,不像我很小心謹慎。

比如,我們兩次去商店購物時,我都看見他用手摸臉。

而且,我們買回來的食品雜物他也不好好消毒。也許,他沒有我這麼神經質。

我們在一起經常擁抱、跳跳舞什麼的。但如果說能有什麼長遠未來的話,恐怕還沒有。

因為我們的家庭觀念非常不同,他比我更傳統些,他想要小孩,但我根本不想。

所以,我不知道當封鎖結束後,我們的關係該如何了結。

(注:BBC在3月底了解到,凱琳與男友最後以分手告終。凱琳隨後搬了出去。)

“要么訂婚 要么分手”

我叫茉莉,今年22歲。我是新西蘭人,但我生活在英國,男友是英國人。

我和男友是在去年5月通過朋友認識的。我們生活在倫敦,但各自住在跟人合租的公寓裡。

本來,我們打算今年6月搬到一起住,但突發的疫情讓我們提前同居了。

我們搬到了男友父母的家中,好在他父母家房子較大,有足夠的空間,還有一個花園。

但對我來說,最難的是無法見到我遠在新西蘭的家人。

如果沒有疫情,我想家人時,可以跳上飛機就飛回去了。但現在卻做不到。

跟男友住到一起後,總的來說還不錯。

男友總能哄我開心,逗我笑。她的父母人也不錯。

我喜歡做飯,但男友父親對我所做的食物一半都不能接受。

我跟他爸開玩笑說,到封城結束時我可能就能做到逼著他喜歡茄子了。

我跟男友因為外出購物的事也鬧過矛盾。

他不想讓我出去買菜。我跟他說他不能限制我,我有權出去買菜。

我也開玩笑說,等這一切都結束時,我要么可能被男友和家人甩了,要么可能就訂婚了。

“無所適從”

我叫羅茜,今年24歲。

封城前我開始和一女孩約會。我們不想把關係發展的過快,一切進展的緩慢而從容。

我們正要商量下一步該如何推進我們的關係時就趕上了封城。

之前,我們一個星期見一到兩次面。

但封城後,我們不能再見面,這讓我有點無所適從,不知道未來會怎樣。

雖然,我們經常互通短信以及視屏電話,但有時氣氛會搞得很緊張。

我們聊過疫情結束後的計劃,但還沒討論過兩人的關係該如何發展。

儘管我倆對此都不太在意,因為我們對目前的現狀和進展還算滿意。

不過,我們也感覺到有一種停滯感, 特別是如果我們彼此連續幾個月也無法見面的話。

這也讓我一點也不敢鬆懈,但我試圖不去為此過多的擔心,因為目前發生的一切都太魔幻。

我盡量想著如何對付眼前的世界和生活,不讓約會的事佔據我主要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