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動物森友會》被下架,中國玩家遭遇網游寒冬 – BBC News 中文


。圖片版權
微博截圖

發售於3月底的日本電玩遊戲《集合吧!動物森友會》(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亦有翻作動物之森,以下簡稱動物森友會)在日前無預警地在中國網絡商場被停賣,一度在中國大陸玩家中掀起軒然大波,很多人對網絡遊戲審查步步緊逼感到憂慮。

這款遊戲因其高度互動性,受到各國玩家追捧,成為三月銷量最高的遊戲主機。動森玩家可以在無人島上自由開發與佈置居家,透過邀請別的居民來島上玩,或是與網絡上的玩家們進行交易,還可以透過對話來互動。也可以邀請各種動物來島上,玩家間也會互相交流獲得自己理想的家具物品。

也是因為這樣的高自由度,讓許多台灣與香港的玩家可以在遊戲中自由表達意見。遊戲特有的畫板功能,讓不少有藝術天份的玩家發揮創意,製作各種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議標語、或是揶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等肖像,甚至還有創作出針對中國的“武漢肺炎”等文宣。

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也在遊戲實況直播的時候秀出香港抗議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引發不少網友的圍觀。

Image caption

許多中國玩家將矛頭指向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認為他的言論導致該遊戲在中國被禁賣。 (翻攝香港眾志 Demosisto YouTube)

4月10日晚上6時左右,一眾在天貓、京東等中國電商平台銷售這款遊戲的商家紛紛暫停銷售該產品。中國的微博上有傳言,稱中國官方向日本任天堂施壓,任天堂第一開發部最終決定停止來自中國的網絡聯機功能。

對此,BBC中文聯繫日本任天堂官方,詢問有關禁賣一事。任天堂官方回應稱, “對於海外市場的遊戲與相關服務皆無法回答,還請向該販賣國的當地經銷商詢問。”

圖片版權
Weibo 截圖

網游“動森”如何中國觸礁

事實上,《動物森友會》必須透過任天堂出產的Nintendo Switch主機,該主機在2019年12月10時才由騰訊代理上市,不過上面可玩的中文版遊戲至今寥寥可數,僅有3款,其中不包括《動物森友會》。

因此,中國的玩家都是先買海外水貨主機後,再從中國國內的電商手裡購買沒有本地授權的遊戲,或是連到其它國家的任天堂網絡商城下載數字版本。

《動物森友會》在中國的聯網功能關閉後,許多中國玩家紛紛將矛頭指向黃之鋒, 稱其在香港發表的言論,卻害得全體中國玩家不能聯遊戲。微博還有不知情的中國大陸網友發問,“該不會是灣灣(指台灣)搞事的吧?”

誕生於2001年的《動物森友會》系列,長年以來是日本的暢銷電玩遊戲。發售於3月20日的系列新作,3天內就累積180萬銷量,在4月12日前已經超過330萬銷量。該新作也首次支持簡、繁體中文,上海消防與公安曾用其做公益廣告文案,4月9日的人民日報日文版上也有專文討論; 然而4月10日該遊戲突然“被消失”,讓許多中國玩家措手不及。

圖片版權
微博截圖

Image caption

遊戲在發售初期,曾被上海消防拿來當作文宣。

研究遊戲倫理與思維的台灣輔仁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周偉航指出, 中共介意的是,該遊戲裡面的口號或宣傳是用圖片方式表達的,它沒有辦法用(防火)牆過濾。 “就等於說有一個通訊軟件,成功繞過中共監控系統,進入中國家家戶戶裡,這是中國無法允許。”

周偉航指出,其實在該遊戲上市2、3天后,就有不少台港玩家發揮創意,目標對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中國政府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剛開始上海消防等拿該遊戲宣傳,是因為信息沒有傳到“牆內”,因此不至於發生意外。 “與其說內容出事,不如說是中共發現到該遊戲的通訊自由,任何形式的通訊自由都是現在被嚴控的,”他說。

中國的遊戲上市都需要有版號,周偉航認為,該遊戲沒有版號來處理,加上服務器也在日本,中共無法遙控任天堂交出私人聊天訊息。因此如果是中共脅迫日本公司切斷來自中國的聯機功能,完全不讓人意外。

至於許多人將矛頭指向黃之鋒等人散播訊息,周偉航表示他只是發揮抗議創意的其中一人,“黃之鋒就是話題人物,而且他什麼都可以玩,如果他隨便玩中國大陸任何一款在線遊戲,該遊戲也是不會被禁。”

圖片版權
Twitter 截圖

Image caption

該遊戲的畫板功能,讓很多玩家拿來創意發揮,圖為日本玩家表達對安倍晉三不滿

十年間被擠壓的網游圈

10年前,中國大陸與台灣、香港間的玩家還可以在網絡遊戲上彼此揶揄,甚至開雙方政府的玩笑,在胡錦濤執政時期,中國大陸玩家的遊戲言論都相對寬鬆。但這十年以來,在網絡技術及網速不斷提升的同時,中國政府對遊戲言論的控制也在加碼。

周偉航解釋,中共中央的中宣部,這十年來對藝術創作有了更多干預。包括影視圈,神魔鬼怪、仙女、后宮與穿越劇等題材都會違反中共設定的“道德良知”底線;他所認識的中國影視公司,先前拍了10部劇,最後只有1部通過審核。

這樣的風潮,也延伸到遊戲界,許多中國遊戲公司這5至10年來,開發的遊戲幾乎都難過關。為了要求通路,他們將游戲賣到台灣、香港等言論自由地區,並設置聊天頻道讓他們暢談,然而服務器都在中國,萬一不慎被中共發現過激言論,在大陸的公司恐怕遭殃,因此很多公司也都是艱苦經營。

“中國的遊戲公司,以後會走向思想分裂式的開發,就是它要開發符合中共的版本、然後要開發國際版本,以香港或台灣當跳板。否則中國的遊戲永遠營銷不出世界。” 對於中國遊戲圈的產製鏈未來,周偉航也預測會更困難。

據媒體報導,中共近來要推出遊戲監管條款,將禁止中國玩家進入國外服務器。周偉航預估,未來中國玩家很難在世界上與其他國家玩家互動。就算可以翻牆出去,頂多就是玩玩臉書與推特等。遊玩遊戲時,禁止發話的相關詞語更多,需要有敏感的政治察覺神經。

不過上有對策,下也有對策。 《動物森友會》遭禁賣後也包裝成不同的遊戲款繼續在多個網上商戶售賣。周偉航笑說,“中國玩家是這樣,他們生命終究會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