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劇總少不了這支神器,原因何在?


抗美援朝劇總少不了這支神器,原因何在?

2021-01-10 騰訊網

新年伊始,連續劇《跨過鴨綠江》熱播,兩個鏡頭,兩首老歌,印象深刻。

第一個,也是最震撼的鏡頭:部隊通過鴨綠江大橋,所有的戰士都回過頭來,看一眼後面的五星紅旗 ,他們最後看一眼國旗,行將鮮血灑遍三千里江山。這個無聲的鏡頭,感染力非凡,要打100分。

劇中的這一幕也很有氣勢:彭總接見13兵團個主力軍軍長,三個軍的軍政主官。兩兩一組軍姿挺拔,向司令員敬禮致意。梁興初的演員找的好,精幹利落,表情嚴峻,膚色黝黑,像那個年代的軍人。

正劇用正音,一首耳熟能詳的《志願軍戰歌》重新配器,鏗鏘有力的進行曲節奏,給這部劇開了個好頭。曲是舊曲,聽來卻有新的感覺,再看片尾,用的是上甘嶺主題曲《我的祖國》,兩首經典,本來就是抗美援朝的象徵。

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和解放軍的輝煌戰史、戰績相比,我們的軍樂特別是進行曲,幾十年來一直在勉強跟跑。

可以看一下歷年閱兵,幾十年翻來覆去就是那麼二十來首。有歷史內涵的老曲目其實很多,但是從沒有很好地翻新和利用。這些進行曲都是老一輩人寫的,啃老啃光了,青黃不接。創作類的,長期沒有新作品。上次閱兵好不容易有了一首評價不錯的新軍樂《鋼鐵洪流進行曲》,還是部隊一位90後寫的。

軍旅劇鬧音樂荒,以至於有些劇爲了烘托劇情,直接把蘇聯的《神聖的戰爭》當主題曲,人家不管你要版權,也別這麼用不是,那是人家的東西,恐怕導演也是無奈,我們的作曲家不擅寫軍樂,也寫不出同類作品。

無論是傳統作品還是創作曲目。我們的軍樂數量不僅比不了蘇聯,也比不了朝鮮,可我們的閱兵水平傲視全球。蘇聯的切爾涅斯基一輩子寫了兩千多首軍樂,能上紅場配閱兵式的不過十幾首,很多大氣磅礴的精品,都俄羅斯時代了還沒排上號。俄羅斯閱兵選曲卻不拘一格,連《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樣的純抒情音樂,都能上閱兵式,改改節奏,就給步兵方陣配步點。

我們呢?像《秋收起義歌》、《抗日將士出出征歌》等等歷史歌曲,從歷史內涵到旋律都沒得說,怎麼就不能挖掘包裝一下?看看現在軍迷做閱兵和裝備視頻,BGM大多配的都是外國音樂,山寨版的「蘇聯軍樂」《蘇維埃進行曲》被奉爲神樂,可見「曲荒」之重。軍樂是大國象徵,部隊不僅需要軍營小調,更需要威武雄壯的洪鐘大呂之音,才能和新一代軍人的時代風貌相符,我們已經能造航母和殲20了。

從《跨過鴨綠江》用《志願軍戰歌》來看,經典還是經典,最能烘托情節感染觀衆。問題是,以後再有表現抗美援朝的正劇,總不能一直用這兩首吧。

說完了亮點說瑕疵。有些影視界的慣性,確實不好一下改掉,該劇也一樣。

《跨過鴨綠江》的角色里,鄧華最不像,不僅外型差距太大,而且情節實在有欠斟酌,比如這句「打仗就是打後勤」,這是用現代的概念來表現歷史人物,志願軍當然重視後勤,當時已經動用了舉國之力。但你從任何一封當時的文電和各級領導人的講話中,能看到這樣一句話嗎?正確的戰略戰術、志願軍戰士的犧牲精神,哪個不是抗美援朝勝利不可或缺的前提?再者,一個負責作戰的兵團司令員,可以強調後勤的重要性,但仗還沒打,就這樣說話,豈不是把責任都推給了後勤系統?這種認識和說話方式只存在於現在的網絡,不可能存在於當年身經百戰的高級指揮員身上。

如果高崗開會發問,是不是前方打的不好,都是我的責任,你就沒有指揮責任?鄧華該怎麼回答。有什麼條件打什麼仗,是那一代解放軍將領深入骨髓的思想意識,角色語言要切合當年的時代背景和人物特徵,這是除道具外,國產戰爭劇最容易被詬病的地方。

志願軍出國前這一段,劇中明顯也參考了洪學智的回憶錄,鄧華和洪學智應該是什麼樣的關係,說話是什麼口吻,有很多記載,在15兵團,洪學智雖然是鄧華的副手,但鄧華對洪學智是非常尊重的,比如鄧華管洪學智叫的是「老哥」,而不是劇中的「大個子」,這些照實演繹就好,劇中那種教誨式的口吻有欠真實。

還有一個細節,就是鴨綠江大橋上的標語,當時東北邊防軍是祕密入朝,中朝邊境除了有美機空中偵察,兩邊朝鮮族民衆往來頻繁,東北還有國民黨特務,部隊出國的防諜反特更是一項重大任務,這時就打出標語顯然沒有任何必要。打起來了那是另外一回事。

最後說說裝備。

第四期戰役以前,志願軍沒有蘇式裝備,沒到貨,用的還都是萬國牌。只是先期出國的四野這幾個軍互相調整了型號,比如38軍是一水兒的三八大蓋。打的最好的運動戰時期,就是靠的舊裝備。這個道具細節不是小事,因爲代表了志願軍整體裝備水平和後勤保障能力的兩個階段,在這方面,劇中比較真實,前幾集沒有出現波波沙。

但是,上面說了軍旅劇有慣性,這不,從順溜傳下來的毛病還是來了,這把大槍再次赫然出鏡。這慣性看來太大,剎車失靈。

志願軍有用過帶瞄準鏡步槍的一絲一毫記載嗎?

無奈。

不過整體來看,瑕不掩瑜,《跨過鴨綠江》還沒播完,有興趣的繼續追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