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居家防疫日子難熬 北極科學家分享生存技巧 – BBC News 中文


毘濕奴·南丹(Vishnu Nandan)和其他在北極的科學家在冬季只能依靠人造光工作和生活圖片版權
Lars Barthel

Image caption

毘濕奴·南丹(Vishnu Nandan)和其他在北極的科學家在冬季只能依靠人造光工作和生活

為阻止新冠病毒的擴散,全球許多國家都實行了封城禁足措施。這意味著許多人無法出門,享受自然光,特別是那些有健康隱患的脆弱群體,要在室內隔離3個月。這簡直令有些人無所適從。

我們都知道陽光對人們健康和身心的重要性,尤其是現在北半球正是春暖花開,陽光燦爛的季節。宅在家中,無法出門肯定對人們情緒和各方面產生影響。

但其實,每年都會有數百名科學家去北極或是南極進行實地科學考察。他們往往在那裡一呆就是3個月以上,度過漫長寒冷的冬季,在漫漫長夜中完成考察任務。

他們是如何克服這些困難的?這些科學家的經驗是否可以給人們一些啟示呢?

毘濕奴·南丹(Vishnu Nandan)就是這樣一位科學家。他是一名海冰遙感科學家,在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地球觀測科學中心做博士後研究。

南丹參與了史上規模最大的北極氣候研究多學科漂移觀測計劃(MOSAiC)。

他們的團隊由來自不同國家的60名科學家組成。南丹是隊裡唯一一名印度人。他們生活在德國破冰船RV極星號上。

他最近一次北極考察持續了127天,剛回到加拿大就趕上了封城隔離。

他向BBC國際台記者斯瓦米納森·納塔拉楊(Swaminathan Natarajan)介紹了他是如何適應北極寒冷、黑暗的嚴冬的。

圖片版權
Steffen Graupner

Image caption

毘濕奴所在的團隊每天都步行前往現場實驗室做研究

生物鐘

在抵達極地地區後,探險隊成員需要把表調到莫斯科時間。但人體生物鐘可不像調表那樣簡單,它立即開始叛逆。

南丹說剛到極地時的最初幾天,自己非常不適應。他懷念有陽光的日子。但很快就開始適應了,到最後甚至對黑暗“上癮”了。

最近一次從極地考察127天回來後不久,南丹對BBC記者說,自己的生物鐘亂了。有時候根本起不來吃早飯;而另外一些時候又睡得太早,或者半夜以後才入睡, 徹底打亂了節奏。

在南丹7年的極地考察生涯中,先後到過北極和南極地區15次。

由於沒有日出和日落,南丹說有時他起床後覺得非常疲憊。

他表示,看著窗外一片黑暗,你的身體不想醒來。

圖片版權
Julienne Stroeve

Image caption

在北極用雪橇運儀器設備

睡眠與健康

陽光不但為人體提供維生素D, 還能改善人的情緒,增加幸福感。

如果沒有白天和黑夜之間的明顯界限,身體的自然節奏會隨之改變。

睡眠不好可以讓人感到疲倦和煩躁,長此下去就會給人的健康帶來負面影響。

北極從10月初到次年的3月底都屬於冬季,只有黑夜。

南丹說,雖然他自己屬於睡眠不多的類型,但缺乏睡眠還是讓他倍感疲倦。

他說,如果沒睡好覺但下午還必須要工作的話,就特別缺乏動力。

而外面的氣溫可以降到攝氏零下55度,寒風凜冽。

南丹對極地生活可謂很有經驗,所以也很熟悉通宵是白晝的夏季。

南丹表示,當你24小時都處於陽光下的時候,早晨可能精力旺盛。但到了晚上,你就要垮了。

他說,如果自己半夜醒了,那就無法再入睡了。

圖片版權
Steffen Graupner

Image caption

這艘德國破冰船實際上是一座裝備精良的水上實驗室

十分警覺

2月23日這一天,他們的考察船極星號打破了記錄,一天就向北極行駛了156公里。

南丹說,以前考察船從未在極地這樣惡劣的冬季到過這麼北的地帶。

放眼望去,周圍一片冰雪茫茫。這裡也是世界最大捕食者動物北極熊的家園。

南丹借助雷達衛星和地面雷達傳感器來測量海冰的厚度。

圖片版權
University of Bremen /Marcus Huntemann

Image caption

北極熊對這些不速之客很好奇

有一次, 一隻北極熊來到他們的駐地,開始玩一件設備。為了保障安全,他們要時刻保持清醒和戒備狀態。

船上還給那些值班者配備了來福槍,以防北極熊的襲擊。

南丹說,如果你24小時處於黑暗中,你會變得更警覺。

在這種晝夜不分的特殊環境下,能建立起一種日常規律非常有幫助。

通常在早餐後,南丹和其他團隊成員會下船到現場實驗室去工作。

之後,他們會返回船上吃午飯,然後再到實驗室中工作4個小時。

圖片版權
Lukas Piotrowski

Image caption

在極地過聖誕節和元旦跨年

工休時間

冰天雪地特別消耗體能。南丹說,在極地考察的4個月時間裡他掉了10公斤。

考察船上的廚房為他們提供正常飲食,有時甚至邀請科研小組人員自己動手做飯。

有一次,南丹為全隊做了印度蔬菜香燜飯、菠菜豆腐咖哩以及烤雞和烤魚。

娛樂也很重要。他們每周有兩個晚上有吧台,可以喝酒。在休息時還可以玩遊戲等。

趕上聖誕節、元旦或是某人過生日,他們也一起慶祝。南丹就在船上趕上過一次生日。

但是,這種封閉式的生活對人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加上繁忙的工作日程,到了2月底,許多人都已經精疲力盡了。

圖片版權
Lukas Piotrowski

Image caption

Downtime by a camp fire

從北極到封城

在南丹的科學考察船駛離北極後,他看到了第一縷陽光。

南丹說,他並不痛恨黑暗,因為對他們這些工作在考察船上的大多數成員們來說,它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但當他回到加拿大的卡爾加里後發現,人們正生活在封城禁足的模式中。

像所有進入加拿大的外來人一樣,南丹也被要求要自我隔離。對他這種有過極端環境中生存經歷的人來說,適應隔離生活不難。

南丹說,為了保持身體健康,你可以在家運動,不必去健身房。網上有許多不錯的視頻,教你如何在家健身。

有些地方,人們仍可以每天出門一次做運動。但南丹表示,那些不能出去的人應該讓自己動起來。

比如,南丹建議,可以在家從事一項活動或運動。

他還表示,這可能是我們一生中唯一比較清閒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利用起來。

同時, 南丹說,人們必須迅速學會在困境中生存。

“那就像生活的一次絕地重啟,幾乎跟世界末日一樣,”他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