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亭謎霧|被忽視的家庭情感啟示錄



文 | 伊姐(周桂伊)

時隔十個月,迷霧劇場終於迴歸,打頭陣的是《八角亭謎霧》。

八集過後,目前出現了不少“爭議”聲音。

人設是不是太神經?案情進展太緩慢了吧?

我想說,不要那麼快下結論。

編劇已經把密密麻麻的註腳,小心寫在了那些看似閒筆的鋪陳裡。

比如,念玫失蹤,玄樑焦急地致電班主任田老師。

田老師是最不重要的人物,但他接電話的時候,顯然已經知道念玫要出事,而木格提到田老師的緊張,是不是暗示了這裡面有不同尋常的師生關係?



玄珠的冷漠從何而來?大家的關注點都在玄珍身上,但她只是謎面,郝蕾扮演的胞妹玄珠,才是謎底。

她遠走高飛,對母親病危都那麼冷漠,到底是怎樣的真相,傷害了她?


崑劇團團長夫人周亞梅,一個總在角落觀察的人。但是,當她輕描淡寫跟袁飛表示,玄樑是過去學生的家長,和玄珠的關係已經呼之欲出。


同時,死者朱勝輝的媽媽,曾經是她親密的同事。她崑曲的哀怨,隱藏在水鄉里,是怎樣的複雜情緒?


一個劇被高度關注,往往就意味著必然引發爭議。

但說實話,《八角亭謎霧》在我心裡,從來也不是一個快節奏、燒腦、情節離奇的爽劇,它完整秉承了迷霧劇場的核心價值——

是以懸疑感包裹著人性,多角度精準描繪不同的人性側寫,給受眾予情感衝擊、借鑑,以及隨之而來的思考。


在故事的結局來臨之前,所有感官刺激被充分衝擊後,觀眾們把目光收回,投向自己的生活。

延伸閱讀  相思一夜天涯遠,寂寞無處話淒涼

在他人的故事裡暗自咀嚼自己的隱蔽感受,得到一份更深的啟迪,一個新的答案。

迷霧從來不止於懸疑,而是溫暖的情感擁抱

迷霧劇場的劇集一直以來都是以溫暖為核心,而且很多時候,它把焦點對準了中國人最基礎的最平凡也是最重要的關係——家庭。

我以正在熱播的《八角亭謎霧》和去年熱播的《隱祕的角落》為例說一下。

《八角亭謎霧》的故事是“陰霾”的,劇中可以說全員“病人”。

玄樑,玄家頂樑柱。但因為19年前的三妹玄珍被害,他有嚴重的應激創傷反應。


玄樑的二妹玄敏,一直埋怨自己的刑警丈夫破不了案,迷信的她覺得那麼多年沒懷上孩子,都是玄珍死不瞑目;對孩子的執念,讓丈夫苦笑:“我們這樣下去會變神經病嗎?”



玄樑的四妹玄珠,15年來沒回家一次。她在深愛她的丈夫面前平淡說出出軌的事,對方心碎離開;但同時她對出軌者也毫無真情,她只是習慣了刺痛和傷害他人,來獲得一種“存在感”。



《八角亭謎霧》有句觸目驚心的話——

一個發生了懸案未解的家庭,裡面的人能正常嗎?


《隱祕的角落》何嘗不是如此?同樣的家庭懸案,同樣的殘破、壓抑的家庭氛圍,同樣有青少年痛苦的成長被裹挾其中。

《隱祕的角落》裡,也有懸案,也有內心極度愛匱乏的病人。

朱朝陽被建立新家庭的父親拋棄,習慣性取悅世界,照顧媽媽的情緒——“因為我不能傷害為我付出一切的人”。

貪戀父親一碗糖水的真情,卻發現那是父親為了套話錄音的佈局,這種絕望把他推進了深淵。


嚴良和普普都在孤兒院長大,為了幫普普找到血緣關係的弟弟,他們選擇勒索,選擇對墜山案視而不見。

為了貪戀想象中的家的溫暖,他們遮蔽內心的純真和正義,掩耳盜鈴,但同時也將他們慢慢摧毀。



《隱祕的角落》有無辜的人,但沒有一個完全心理健康的人。

延伸閱讀  稱呼“咱媽”的兒媳婦和稱“你媽”的兒媳婦,她們心裡是怎麼想的?

朝陽的媽媽被離異後把希望完全放在兒子身上,這種共生感讓她無限犧牲,不談健康的戀愛,不允許兒子有正常的表達。


迷霧劇場的親情劇,可能是中國最高階的,青少年成長殘酷物語,但正因如此,它的底色不更溫柔和溫暖嗎?

它告訴父母,不要自私地把自己成年人世界的無力,交付孩子承載,他們下半生要付出的代價太大。

迷霧劇場裡,幾乎每個家庭,都有找不到“凶手”的“懸案”。

它是一種藝術化的呈現和對映。

它對映著,現實世界,哪個家庭沒有自己的懸案呢?

我們見了太多表面完整的、並沒有發生過任何惡性案件的家庭,但裡面包含的傷害,一樣深。

比如,父母對孩子有變態的控制慾,撬孩子的門鎖看他的日記,除了學習之外的樂趣一律禁止,孩子成年成家後依然道德綁架對方——“因為分離就是不孝”;

比如,外殼完美的婚姻下,因為沒有得到過真的信任、愛和了解,他們相處的方式只有語言暴力、互相傷害,並在“你痛苦也離不開我”的窒息感裡,得到一種安慰和滿足;

比如,兄弟姐妹之間,一方揹負著另一方完全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和供養,“重男輕女”家庭裡,“扶弟魔”被吸血的悲傷和憤怒,我們見得還少嗎?

林林總總,每個人都覺得家庭是各有立場的羅生門,是各自都不滿意結論的懸案,是回憶裡總有創傷和痛苦的犯罪現場。

社會上的案件只有一個終審和結果,但在家庭裡的懸案,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受害人。

現實中的家庭,時間總會把它建設,但也把它腐蝕,故事最悲傷的結尾,就是我們對對方說的那句:“我們曾經是多麼幸福的一家,不是嗎?”


這才是迷霧劇場的真正價值。

通過一個看似離奇的案件,揭示著家庭關係的本質,告訴每個人,在原生家庭裡,那些看似不值一提的小事,都會成為個體的生命痕跡。

它展示了極端結果後,希望觀眾洞悉——

當你成長後,你依然可以走出來,去領悟,生命的每個問題,都為了讓你雕塑自己。

延伸閱讀  花心的男人,往往身上有這些習慣,女人別傻傻地被騙了

2021年的迷霧劇場還有三部劇待播。


(殺戮遊戲裡的童年祕密《誰是凶手》,礦場上的親情利益博弈《淘金》,科技時代人為狂野慾望付出怎樣的代價《致命願望》。)

我保持熱烈期待。

因為我始終認為,迷霧劇場,從來不是普通意義層面的快消品,它以媲美電影的質感,構建懸疑的架構,但最珍貴的還是它的核心。

它關注在冰冷的鋼筋城市,在失去難返的鄉村,在中國網際網路化和高速物質程序中,缺失的精神關照。

別急,八角亭裡再等一下。

抽絲剝繭後,痛徹綿長後,也許我們會看到,故事缺失的那一塊,早就深深藏在我們的心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