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夫長戰車:傳奇的英式坦克,英國坦克邁向MBT時代的起點


​百夫長戰車:傳奇的英式坦克,英國坦克邁向MBT時代的起點

2020-12-20 鹹魚陸戰隊

百夫長戰車:傳奇的英式戰車,英國戰車邁向MBT時代的起點

英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首次派出了戰車,讓戰車這款新武器開始活躍在各國戰場上,在一戰結束後的那二十年裡,部分德國軍人都認爲德國於一戰戰敗的原因不只是輸給了物資不足,還輸給了英國所研發出來的戰車。

但一次大戰後,英國戰車的發展卻走向一個歧途,也就是將戰車打散使用,雖有繼承騎兵功能的巡航戰車,但其過於薄弱的武裝與裝甲卻又不能對敵軍發揮威脅,即便是負責掩護步兵的步兵戰車,武裝也只略勝於騎兵戰車,著重在對步兵的支援與厚重的防禦力。當時雖有與古德林一樣大聲疾呼戰車重要性的戰略大師李德哈特等人,但在多數高層仍認爲戰車只能做爲步兵的輔助的情況下,英國戰車只能繼續走向錯誤的方向。於是,英國戰車無可避免地走向另一個方向。

邱吉爾式步兵戰車,擁有大戰末期貧弱的火力與對上八八炮根本不算什麼的裝甲。而接下來英國戰車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表現,部隊雖奮力戰鬥,但武器性能的落差實在太大,以英軍主力的邱吉爾步兵戰車而言,有十分長的時間內只有QF 2兩磅炮做爲對抗德軍戰車的主要武裝,加上材質問題(注二),儘管他擁有"二戰戰車最厚裝甲",但在八八炮的高動能彈面前,只不過是德軍戰車組員"脫帽敬禮"(注三)費力了那麼一點點。

在對上德軍越發變態的戰車後,英國高層痛定思痛,開始對現有的戰車進行改裝,最有名的案例莫過於擊毀虎式王牌米歇爾.魏特曼的"螢火蟲"。但光改裝現有戰車並不能一口氣逆轉劣勢,英國便在一九四三年左右開始研發一款新的戰車,那便是日後的百夫長。

當時英國對於新型巡航戰車的要求是:加厚的奘甲與火力,仍高於步兵戰車機動力,並要能有效對付德軍的豹式、虎式等戰車。爲了有效對付德軍的中型/重型戰車,被安裝被安裝在螢火蟲上的十七磅炮(口徑76mm,十七磅筆者沒記錯的話應是炮彈重量。)也裝上了百夫長的第一型戰車(Mk.I)。但當百夫長戰車大規模服役時,德國早已投降,百夫長再無機會去會會此生的「天敵」。話雖如此,但這款戰車仍爲十多國採用,成爲一款暢銷的戰車。

很多人在罵德軍產量低下是輸給盟軍的主因,殊不知產量低下的原因與德軍戰車"噩夢級的防禦力"息息相關,德軍的每輛戰車出廠裝甲都必須來回滲碳好幾次,讓裝甲達到一個令人咋舌的硬度。脫帽敬禮是德軍術語,意指擊毀。二戰結束後,列強對於海外殖民地的掌握大幅削弱,稱霸世界百餘年的大英帝國也不例外,大英國協的範圍擴大,許多英國昔日的殖民地都得到了獨立。雖然各殖民地得到了獨立,但在許多方面都還是以英國馬首是瞻的,軍備的選用就是一個例子。十多個大英國協國家與非大英國協國家採用了這款戰車,也讓百夫長的威名有機會在戰場上傳開。

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時首度服役的百夫長爲MK.I型,配備了上文提到的十七磅炮,擁有強大的開罐能力(雖然還沒超越虎二式上頭那門八八炮,但在盟軍中也算是首屈一指的……略遜於"潘興"上頭的那門九零MM戰車炮。),到了一九四五年十一月,百夫長又開始生產新的一型,即爲改用全鑄式炮塔的MK.II型。百夫長所用的懸吊系統擁有可快速修理的特性,因此其後繼車酋長式、以色列用來替換他的馳車式都繼承了這種系統。

百夫長有一個特點,他採用的懸吊系統非常"可靠",這樣的可靠度最大的原因是走回頭路的英國佬在百夫長上用回了自己最熟悉的螺旋彈簧系統,舊的不一定是最好,但有可能是最可靠這道理英國人終於懂了。

而大量應用在美軍戰車上的扭力杆系統,英國戰車則是到了挑戰者系列才更換。

百夫長所選用的這種系統雖然不是最好,但他的可靠度爲百夫長贏來不少讚譽,在贖罪日戰爭中,該種懸吊系統的低故障率更是讓以色列獲勝的關鍵之一。要說百夫長戰車的更新速度跟台灣媒體炒作新聞的轉變速度一樣快也不爲過,到了一九四八年,換裝20磅炮(83.4MM線膛炮)的MK.III型開始生產,而這型戰車,參加了一九五零年爆發的韓戰。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英國陸軍皇家愛爾蘭第八輕騎兵團的百夫長MK.III在釜山參戰,嚴峻的寒冬成了他們的最大考驗,在寒冬中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擊退了共產黨發起的攻擊,一九五三年,百夫長對上中國志願軍,英勇的將他們擊退,爲朝鮮半島的談和立下了功勞。

爾後百夫長戰車陸續推出了MK.IV、MK.V、MK.V/1,以及可說是劃時代的MK.V/2型。爲什麼說MK.V/2型是畫時代的改型呢?原因就在於這型的百夫長戰車配有了日後暢銷各國、成爲西方各國主力戰車標準配備的L7 105mm線膛炮。換裝了L7炮的百夫長戰車威力大增,在國際戰車市場上更具競爭力。後來的改裝型號著重於射控系統的改良,畢竟火炮已經是當時西方世界最強大的,也無從增強火力。同時百夫長也衍生出很多的支援型號,如工兵戰車等,以色列更衍生出百夫長的重裝甲運兵車。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讓美軍頭疼的越戰中,澳洲這個大英國協成員國是派出軍隊數量排行榜的第三名。很自然的,百夫長戰車在澳洲的使用下,也投入了越戰。一開始澳洲軍並未百夫長戰車投入越戰之中,而是以輕步兵做爲戰場上的主力。但在派遣軍向高層反應重裝火力不足後,百夫長戰車便投入了越南的戰火之中。越南的叢林地雖不適合戰車的使用,但百夫長的強大火力讓步兵的擴展更加順遂,當時的派遣隊的旅長曾說:我看不出來有任何理由能讓百夫長戰車不在越南戰場上。在各使用國中,以色列無疑是耀眼的一個,在以色列手上的百夫長打出了耀眼的戰績,儘管當時以色列的軍購環境無法用耀眼形容。

一九五九年以色列首度獲得了百夫長戰車,但過於老舊的MK.III型在當時完全無法撼動阿拉伯國家的T-55等戰車,引擎更是吃油,唯一令人尚可接受的就是那厚實的裝甲了。以色列人在那時是十分無奈的,當時他們最常說的話就是:「爲什麼人們願意賣我們戰機,卻不願賣給我們能抵擋敵人的戰車?」此話足以顯示當時只能使用著魔改M-4、AMX-13、百夫長等戰車的以色列裝甲部隊之無奈。時光飛逝歲月如梭,一轉眼就來到了一九六零年代,當時的英國爲了再將接替百夫長戰車任務的酋長式的研發,找上了以色列,希望能將國內汰換的百夫長式戰車賣給以色列,同時借重以色列國防軍的實戰經驗、經費讓酋長式能更貼近戰場上裝甲兵的需求,更大手筆的願意授權以色列進行生產。

軍購環境困窘的以色列想當然爾二話不說的便答應了,英國便先將自己汰換的百夫長交運以色列,做爲酋長式到達前的過渡期兵力。而這批百夫長戰車因爲是英國汰換的戰車,型號參差不齊,以色列把所有接收的百夫長做了性能統合,如更換武裝爲L7 炮、整合無線電系統等,改良過的以色列百夫長被稱爲Sho’t( 蕭特戰車) 。

六日戰爭中百夫長大放異彩,雖只有近三百輛完成戰備,卻以優異的火力與防禦力替以色列立下不少功勞,更讓以色列對酋長式期待不已。然而,做爲以色列宿敵的阿拉伯諸國不可能讓以色列得到戰力更新的機會,以撤出在英國的資金直這手段阻止了以色列得到酋長式戰車的機會,這也堅定了以色列自主研發戰車的決心。無法取得酋長戰車對以色列打擊之大不言可喻,所幸美國在此時對以色列伸出了援手,以色列也利用美國提供的M-48/M-60戰車所用的動力包對百夫長進行了二度提升(下稱Sho’t)。

到了一九七三年,震驚世人的贖罪日戰爭爆發,以色列的Sho’t戰車被部屬在防衛敘利亞入侵的戰略要地___戈蘭高地,而其他的M-48/M-60則部屬於南方以抵擋埃及部隊的入侵敘利亞投入了五個師的戰車部隊,約一千四百多輛戰車,對戈蘭高地發起逆襲,想較之下以色列僅有不到兩百輛的Sho’t戰車,面對多於己方近十倍的兵力,以色列Sho’t戰車部隊軍人們註定用鮮血寫下可歌可泣的戰史。這戰中以色列的Sho’t戰車幾乎全數被擊毀,倚靠著優秀的游擊戰術造成敘利亞戰車部隊以色列主力到達的錯覺,成功的爭取到了後援的時間。Sho’t戰車在贖罪日戰爭後又經過了數次改裝,一直服役到二零零二年左右才正式光榮退役。

南非的處境跟我國、以色列非常相近,因實施的種族隔離制度讓他們被實施了軍火禁運,然而南非又時常與他國爆發戰事,戰車的更新卻僅只於百夫長這點令南非頭疼不已。於是,南非在以色列、法國、美國的暗自幫助下,開始對自己的百夫長戰車進行改裝,一開始先針對動力包改裝,後來又提出了野心勃勃的升級版:Olifant 。Olifant在懸吊系統、射控系統都進行了大規模改良,與以色列的Sho’t有著血緣關係,以色列在Olifant戰車的設計上多少出了一定比率的意見。一九八七年的安哥拉內戰中,參戰的南非裝甲部隊派出了Olifant,在與安哥拉所屬的T-55S、T-34/85的對戰中取得了漂亮的戰績,自稱只損失一輛Olifant。

而百夫長衍生型的輔助車輛:百夫長MK5 AVRES在英國皇家陸軍最後的服役生涯中,參加了制裁伊拉克的沙漠風暴作戰,共有三輛百夫長MK5 AVRES折損,但仍爲英軍的勝利貢獻不少汗馬功勞。當時願意買以色列軍火的就只有英法兩國,美國幾乎是對以色列不聞不問,直到後來以色列展現了驚人的抵抗決心才讓美國轉變了態度。以色列也曾想將汰換的M-48A5、幼獅式戰機賣給我國,但被時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將軍所拒絕;而英國會找上以色列的原因除了賣百夫長外,更大的原因是錢。

由此可見,"天助自助者",吾人應深以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