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下的武漢倖存者:“我是不幸之中幸運的人” – BBC News 中文


武漢東湖畔城市景觀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1月20日之前,湖北政府與中國媒體並未太多提及始於武漢的這場肺炎疫情。 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最早公佈發現27例不明原因新型肺炎病例(圖為武漢東湖畔)。

2020年除夕夜前夕,25歲的武漢人小武一個人躺在家裡。他已經連續五天發高燒,咳嗽越來越重。輾轉四家醫院之後,他得到了一張住院單,每位接診他的醫生都告訴他,基本可以肯定他得了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但沒有條件為他安排試劑盒確診或床位收治,只能讓他自行回家隔離。

那時武漢各家醫院醫院發熱門診與住院病房已經人滿為患,面對這個來勢洶洶的新型傳染病,醫生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你還年輕,免疫力強,很多人可以自愈,你回去說不定可以自己扛過來”,一位醫生這樣跟他說。

“我每天都在跟好朋友告別,”他對BBC中文回憶道。 “我一直在想,我還這麼年輕,不願意這麼早就離開,但我沒有辦法。”

1月23日晚上,走投無路的小武打開微博,發出一封求救信。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高度疑似患者,求醫之路四處碰壁,至今無法住院!!!很絕望,希望能夠得到幫助並引起重視。”在文章最後,他還@(抄送)了武漢市長專線、武漢網信辦、武漢衛健委等多個政府部門和多家中國媒體的官方微博賬號。

儘管沒有得到這些賬號的回應,但這條微博最終救了他一命。第二天早上醒來後,他發現自己收到一萬多條私信,增加了三萬多名粉絲。許多人告訴他,武漢當地社區可以幫助聯繫疑似病人前往醫院住院。

在女朋友幫助他聯繫所在社區後,26日小武終於得到一個住院床位。儘管那是在一個四人病房中臨時增加的病床,但他已經很滿足了。

圖片版權
XIAO YE

Image caption

小葉的新型冠軍狀病毒RNA檢測結果。

根據中國衛健委通報,截至2月16日24時,這場肺炎在中國大陸已經帶走至少1770人的生命,10844人接受治療後出院。住院19天后,小武兩次核酸測試轉陰,獲准出院回家隔離14天。現在他還有一些輕微咳嗽,偶爾會有點氣喘,但他知道,自己的命“已經撿回來了”。

“我以為只是普通感冒”

小武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時何地被傳染的。他覺得自己一直還算強壯,很少生病。他平時接觸的人只有公司同事與家人,所有人在他得病前都很正常。

他最早出現症狀是在1月19日。那天沒戴口罩的他在漢口火車站的一家快餐店吃了一頓飯,回家後開始發燒、咳嗽、拉肚子。漢口火車站距離最初疑似確診病例集中爆發的華南海鮮市場僅1公里左右,儘管當時中國周邊地區已經對這種新型肺炎保持警惕,但身在疫區中心的他絲毫沒有把自己的症狀跟肺炎聯繫到一起,以為自己只是吃壞了肚子。

圖片版權
XIAO WU

Image caption

小武服用的部分治療藥物。

“當時普通人都不是特別了解這個病,也不知道會有很大規模感染。”小武稱。

“我只是聽說過有這種情況,但沒聽說有身邊人得病,所以肯定不會往這方面聯想,”他說。

與小武類似,21歲的小葉在發病之初認為自己得的只是普通感冒。他家離華南海鮮市場有10分鐘車程,但在發病前家裡沒有人靠近過那裡。 1月17日,小葉開始肌肉酸痛,吃了感冒藥後症狀消失,這也讓他短暫放鬆了警惕。

1月20日之前,湖北政府與中國媒體並未太多提及始於武漢的這場肺炎疫情。 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最早公佈發現27例不明原因新型肺炎病例。在之後的近一個月時間內,肺炎信息並不太見諸於官方信息平台。湖北衛健委1月11日通報稱,3日至11日期間沒有新增案例,沒有發現明顯人傳人跡象,武漢衛健委的通報也直到1月18日才宣布另有4例新增確診病例。

但在大陸之外,一些跡像已經顯示這場疫情不同尋常。在武漢沒有新增病例的幾天期間,泰國、日本分別確認有來自武漢的旅客確診,越南、新加坡、香港、澳門等地也紛紛報告疑似病例。

1月20日,中國醫學專家鐘南山公開表示,新冠肺炎可以人傳人。同天晚上,習近平對疫情作出指示,中國官方媒體才逐漸有所跟進,這次疫情的全貌才開始慢慢展開在小武和小葉眼前。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患者在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休息

“我很幸運”

1月21日晚上,小葉從自己報的日語寒假班放學回家後感覺“有些不對”。他已經整整一天沒有食慾,晚飯後發現自己發起了低燒。家人開車帶他去當地三甲醫院同濟醫院後,發現早已“人山人海”,根本不可能排到隊,他們便找到附近規模相對較小的武漢肺科醫院。那里人並不多,他順利掛上了急診號,做了CT檢查。

檢查結果顯示,他的雙下肺出現感染,但因為症狀較輕,也被送回家自我隔離。接下來的四天中,他的病情逐漸加重。喉嚨從癢到咳,“咳得肚子疼,肺疼”。四天之後在25號進行第二次檢查時,發現他的雙肺已經大面積感染,醫生稱,這是高度疑似病例。

從高度疑似到確診,小葉又等了四天。根據當時的規定,確診病例需要由專家組研究判定,需要在專家組上班時間內接受會診才有機會得到核酸檢測試劑盒。小葉在25號被認定為高度疑似病例後,由於專家組沒有上班,直到28號複查時才等到專家會診並確診。

即便如此,小葉認為自己的看病經歷比起許多人已算順利很多。 “因為我們家有車,這個真的很關鍵,去醫院拿藥,治療必須有車,”他表示。 “很多情況都是因為沒有交通工具被耽誤了,很多人告訴我,他們幾乎叫不到的士,只能等社區分配,那個時候社區能調動的車也極少,如果沒有車基本上就沒什麼辦法了。”

1月23日凌晨,武漢宣布封城,當天上午10點開始,武漢所有巴士、火車、地鐵及船舶全部停運,公共交通系統一律叫停。之後湖北大部分城市均宣布採取同樣措施。這種防控手段與規模前所未有,也帶來許多人道主義層面的擔憂。

在這基礎上,由於醫院醫療資源緊缺,武漢許多病人無法及時得到治療、收治,被要求在家隔離,使得許多疑似病人耽誤治療時機,同時一些居家隔離者傳染家人,家庭傳染與社區傳染持續發生,導致疫情更加難以控制。

與許多武漢患者相比,小葉和小武已經十分幸運。他們在病情仍可以控制的時候得到了試劑盒確診的機會,之後順利通過藥物治療逐漸好轉。目前他們都處在14天隔離期內,兩次核酸檢測顯示陰性。

在小葉得到第二次核酸陰性檢測的那天,他得知了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消息。他將李文亮視作“英雄”,這條新聞格外觸動他。

Image caption

通惠河畔民眾書寫的“送別李文亮!”文字。

“當天北京有人在雪堆寫‘送別李文亮’,那個人還在大大的感嘆號躺進去了。我也想在裡面躺一下,”他告訴BBC。 “為什麼我這麼幸運,他就沒挺過來?”

在住院和隔離期間,小武一直也在轉發網上其他求助信息。他最近轉發的一條信息來自武漢一名確診病人,這名病人的母親因為無法確診、沒有床位選擇自殺,之後這名病人將經過發在了微博上。

“雖然大部分病例都得到了救治,但是仍有這麼傷心的事例存在,我覺得這個妹妹的的社區必須承擔責任。我太難受了,”小武在轉帖時寫道。

“跟沒得病的朋友比,我肯定是不幸的,”小武對BBC中文表示。 “但如果跟最開始離去的那一批人相比,我還是很幸運的,撿回了一條命,”他說。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小葉、小武均為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