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幅深海生物的復古插圖,看起來實在太奇怪了


25幅深海生物的復古插圖,看起來實在太奇怪了

2021-01-08 老胡說科學

早在攝影技術出現之前,科學家們就依靠藝術家們熟練的雙手在紙上再現他們在海洋上的發現。結果令人驚訝地栩栩如生,有時甚至是異想天開地繪製出了海洋生物的科學圖。

隨著科學的進步,人類探索世界的能力也在不斷增強,自然插畫的藝術也在不斷進步。藝術家在19世紀成爲科學界不可或缺的成員,他們參與表達和傳播研究人員在自然界收集的知識。

在高解析度攝影出現之前,科學家們必須發揮創造性,無論是從字面上還是從形象上,以便在視覺上記錄下他們所研究的標本。

19世紀和更早的科學家主要依靠有才華的藝術家在紙上再現他們的科學標本的圖像,以及他們自己的觀察和其他人的描述,向公衆傳播他們的發現。海員經常誇大他們與自然動物的接觸,這往往導致創造出奇幻的生物。例如,博根據海員的故事,鯨是像龍一樣的野獸,長著尖牙和長臉。

這些所謂的蝴蝶魚是由魚類學家瑪麗·瑪格麗特·史密斯在她1949年的教科書《南部非洲的海魚》中繪製的。當她找不到合適的插圖來配她的書時,史密斯就承擔起了畫自己需要的圖片的任務。

寶石銀蓮花,生活在岩石海岸東北部的大西洋,北海,和地中海。這幅圖是由喬治·布雷廷漢姆·索爾比在1857年爲他關於海洋和淡水動植物水族館的流行歷史畫的。

在1843年出版的《博物學家圖書館》第七卷中提到的一條抹香鯨。許多早期的自然繪畫都描繪了帶有人類情感的鯨魚,就像鯨魚臉上的苦相一樣。

紙鸚鵡螺,是一羣深海章魚,發現於全球熱帶和亞熱帶水域。人們曾經認爲這些章魚像帆一樣使用它們的兩隻胳膊,就像威廉伍德1807年的動物志中描繪的這幅藝術品一樣。藝術品本身是由威廉·丹尼爾爾繪製的。

這些水母出現在恩斯特·海克爾19世紀的《自然的藝術》系列中。該叢書包含100幅各種生物的插圖,確立了海克爾在當時自然科學領域的權威地位。但他與優生學有關的種族主義觀點已經玷汙了他在現代科學家中的遺產。

這本書中土耳其斑馬魚的生動插圖選自錫蘭海岸發現的最引人注目和有趣的魚類。這本19世紀的書以約翰·惠特徹奇·班尼特的藝術作品爲特色,他從錫蘭或今天的斯里蘭卡附近水域發現的活標本中取材。

這是倫普夫爲數不多的倖存作品之一,他的圖書館在大火中被毀。

1866年,《海洋世界報》的阿爾賓·梅斯內爾對烏賊、章魚和墨魚的黑白研究。

這些鰻魚出現在1803年喬治·肖所著的《普通動物學或系統自然史》一書中。

約翰·阿什頓的《動物學的好奇生物》以早期自然學家的作品爲基礎,書中描繪了「蟒蛇」、「九頭蛇」或各種海龍。據阿什頓說,這些生物是在19世紀90年代的義大利發現的。

在1782年到1804年之間分批發行,該系列描述了幾個新物種,並以不同藝術家的科學插圖爲特色,如約翰·魯道夫·謝倫伯格、彼得·哈斯和路德維希·施密特。

這作品發表在1840年和1842年之間。

1839年出版的《貝殼學手冊》中對軟體動物殼的研究。這本書是由喬治·布萊丁厄姆·索爾比二世創作並配圖的。貝殼在18世紀和19世紀的英國博物學家中很流行,因爲收集貝殼被認爲是當時流行的愛好。

這是安德魯·加勒特19世紀出版的《魚》系列中對燈籠魚的詳細研究。

彈塗魚以在水中和水中都能生存的能力而聞名。這個關於這些長相奇特的兩棲動物的驚人研究來自於20世紀的書《動物生活和自然世界》。

許多最早出現在地圖和教科書上的關於海洋生物的科學插圖都是根據傳聞繪製的,結果繪出了像這種巨大的龍蝦一樣的神奇動物。

《對海獺的研究》,早期的插圖常常以誇張的特徵爲特色,比如這隻海獺的兇相。這張圖也是取自保存下來的標本,而不是現場觀察得出的。

一種「巨大的魚蜥蜴」,出自1896年的《已滅絕的怪物:一些更大的古代動物生活形式的通俗描述》。

瑪麗·瑪格麗特·史密斯的《南部非洲的海魚》中色彩斑斕的瀨魚。

在這幅1754年的作品中,大約9%的魚是完全虛幻的。

19世紀賈塔·朱塞佩的《那不勒斯的烏賊研究》。

路易斯·薩金特1909年出版的《世界野獸》一書中的獨角鯨插圖。獨角鯨的長牙曾被認爲具有神奇和藥用的力量,這使它們成爲海員有利可圖的目標。

根據16世紀瑞士醫生康拉德·格斯納的說法,這是一種可怕的海怪。

巨型皇帶魚是一種56英尺長的深海生物,通常生活在3000英尺深的地方,但它也被發現在水面附近遊動,把頭伸出水面,這在日本的小說中激發了很多傳說。

《大魚野外之書》是一系列出版於19世紀90年代末至20世紀中期的作品,記錄了鯨、海豚以及深海中發現的鯊魚和蝠鱝等大型魚類物種。

早在19世紀中期的科學期刊上也充斥著神話動物的圖畫,科學家們相信這些圖畫是真實存在的,部分原因是,首先沒有辦法證實這些動物的存在或不存在。

但是隨著交通方式的進步,像查爾斯·達爾文和亞歷山大·范·洪堡這樣的歐洲科學家能夠自己穿越地球,研究南美洲和東南亞等具有生物多樣性的地方。當時最受歡迎的博物學家之一是恩斯特·海克爾,他是德國生物學家和藝術家,以其對海洋生物的生動研究而聞名。海克爾對海洋生物尤其著迷,這成爲他工作的主要焦點。

這些生物和植物被記錄的方式也反映了當時科學家的觀點和判斷。例如,許多動物插圖描繪了以家庭爲單位的生物,即使它們沒有以家庭爲單位聚集在一起,爲了使它們更接近人類,並反映當時的社會觀點。

儘管科學插畫正迅速成爲一門即將消亡的藝術,但這些首次被發現的奇異海洋生物的畫作提醒我們,我們的環境中固有的古怪和敬畏。這些插圖可能曾經是出於記錄世界的需要,現在它們成了藝術創造力的豐功偉績,證明我們在探索自然世界方面已經走了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