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吳京:中國男人表面是一塊鐵,其實心裡是一塊糖


由中宣部和國家電影局直接推動,北京市立項,並組織創作、大力支援的電影《長津湖》上映5天,票房突破了20億元大關。

片中吳京飾演的伍千里,不但英勇善戰,而且有情有義,他對弟弟伍萬里的兄弟情,對“第七穿插連”戰士們的戰友情,都讓這個人物身上散發了中國軍人的光輝,而在吳京自己看來,這個人物早已生長於自己的內心深處,“我的心裡本來就有伍千里的特質。”


我這樣能演一個戰士嗎?

在《戰狼2》大火後,吳京就成為了國內最具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2019年11月博納影業的老總於冬找到他時,他主演的《金剛川》剛公映不久,因拍戲腿部受傷的他,正處於康復治療階段。他記得,當於冬繪聲繪色地跟他講述劇本如何精彩時,他拄著拐,手裡拿著片子,婉拒他說,“你看,我這個樣子,能演一個戰士嗎?

於冬沒有放棄,他讓吳京看完《長津湖》劇本後再做決定。看完劇本,吳京被感動了,他甚至哭了好幾次,“它打動我的是真摯的情感,這種情感會觸動你心裡最深處、最柔軟的地方。”於是,他接下了伍千里這個角色。

吳京9歲離家,接受武術訓練,平常難得回家一次。但20多年的在外打拼,並沒有消減他對家裡親人的那份牽掛,雖然沒有過伍千里抱著哥哥伍百里骨灰回家的生離死別,但也經歷過家裡老人的去世,這種失去親人的切膚之痛,他完全能夠體會。另外,他是一名武術運動員,練武的時候,也曾有過差點喪命的危險時刻,“也算是經歷過生死考驗。”


在他看來,中國男人都有一股死扛的勁兒,都願意把自己溫情、脆弱的一面放在心裡,把堅強的一面展現給別人,“中國男人表面是一塊鐵,其實心裡是一塊糖。”他把這種感受運用到了伍千里身上,“伍千里是一個連長,他像一個兄長,照顧著連裡的157名戰士。他有責任讓他們能夠安全地回家,所以揹負了很多東西,但又不能表現出太多。他內心很柔軟、外表很剛強。”

刻意去掉以前的武術功底

吳京以前在拍攝《狼牙》《戰狼》等影片時,專門接受過軍事化訓練,但那種軍事化訓練是比較現代的,“有現代特種兵的味道”。而在《長津湖》中,志願軍戰士採用的戰鬥方式比如握槍、衝鋒、行軍、打鬥等姿勢,吳京以前並沒有接觸過,因此這次拍攝時,他要時時把握住這個度。再加上他演過多年的武俠片,動作比較講究造型美,稍不注意,就會帶出武術套路的影子,“這是我需要隨時自我控制的。”


《長津湖》中“第七穿插連”的一百多名演員中,有不少是退役的軍人,他們都是帶著對電影的夢想和憧憬來到這個劇組的。看到這些熱血青年,吳京彷彿看到了“自己的當年”,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了一片。在開拍前的軍事訓練中,“大家在同一個大灶裡吃飯,在同一個大炕上睡覺,在同一個片場挨凍、受餓、吃苦,但我們都對未來充滿了期待,也有點忐忑。”

為了給這些兄弟們表現的機會,吳京還和易烊千璽一起跟導演商量,讓這一百多名年輕人每人說五句話來介紹自己,讓他們在大家面前有表現自己的機會,“當年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機會,現在也算是給當年的自己找一個機會,他們的表達非常感人。”

我把易烊千璽想象成我兒子

延伸閱讀  58歲女歌手黃小琥自曝與小7歲德國男友分手!相戀10年終情變

伍千里和弟弟伍萬里的兄弟情,是影片情感的主線索。易烊千璽飾演的弟弟伍萬里一開始是一個不省心的孩子,這個19歲年輕人的身上有一股倔強勁兒,一心想參軍,一心想向哥哥證明自己,也想給大哥伍百里報仇。

吳京今年47歲了,而易烊千璽才20歲,“我當年如果真努力努力,我的兒子也都這麼大了。”吳京笑著說道。


拍攝的時候,吳京就把易烊千璽想象成自己的兒子,這樣一來,他的那份不捨和疼惜的感情就自然而然流露出來了。片中有一場戲,伍千里回家看到伍萬里後,親暱地將伍萬里的臉揉成一個“包子臉”,這其實是吳京平常陪兒子一起玩時,常常做的動作。他把這種生活體驗放到了電影中,“一想到伍萬里馬上要上戰場了,如果這是我的兒子……一想我心裡就會酸,眼淚就會流出來,可能是我歲數大了吧。”

聊起易烊千璽,吳京不禁豎起了大拇指,“易烊千璽是一個沉默的孩子,但是他的電影感很強。他很淡然,他的成熟度,他對電影的理解和表演水平,完全不像一個年輕演員,他真是一個天才。”

從進組籌備到電影殺青,吳京跟易烊千璽一共呆了180天。雖然易烊千璽平常話不多,但演戲時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我們是有默契的,兄弟之間的感情自然而然就養成了。”


沒想到的是,吳京帶著柺杖進的攝製組,拍攝過程中,他卻把柺杖傳給了易烊千璽,因為易烊千璽的韌帶受了傷。吳京記得,有一次拍戲時,片場外面有個坡,當易烊千璽拄著拐爬不上去的時候,他乾脆就把拐扔掉,跪著爬到了片場,“我看這一幕,真心覺得這個年輕人前途無量。”

“七連六獸”是相親相愛的大家庭

有吳京在,劇組就會很熱鬧。拍攝《長津湖》時,條件非常艱苦,外面氣溫下降到零下二三十度,吳京他們就在劇組攢了一個小房間,拍完戲回來後演員們會聚在一起,總結一下今天的表演,“外面冰天雪地,房間裡其樂融融。”


志願軍“第七穿插連”的幾位主要演員都有一個對應動物的外號:胡軍是大熊,李晨是大猿,韓東君是豹子,千璽是小狼崽,梅生是狐狸,而吳京是狼,他們幽默地管自己叫“七連六獸”,“這是一個大家庭,兄弟之間相親相愛。”

吳京很善於向同行們學習。一進組,他就向朱亞文學習臺詞,他喜歡朱亞文的配音,“我會請教他,如果這句臺詞你來講,你會怎麼處理?”吳京以前都是用自己的原聲講臺詞,但經過朱亞文的指點,他學會了聲音的控制,學到了如何保護嗓子的技巧,“以後我想試著用一些聲音的技巧來幫助自己,提高演戲時情緒的厚度。”


段奕巨集2009年跟吳京曾經合作過,12年後再度合作,發現大家對於演戲的認知都更加成熟了,“江湖上把他叫‘戲妖’,他的戲特別好,演戲追求行雲流水的境界。我跟他聊起來的時候,越來越心照不宣,這就是默契,就是兄弟。”

李晨在片中扮演餘從戎,是一個平常風趣幽默,但作戰時卻無比勇猛的戰士,也是連長伍千里的生死兄弟。片中兩人為了躲避敵人機關槍密集的掃射,合力將一塊鋼板擋在身體前面。本來這塊鋼板是特製的道具,重量很輕,沒想到李晨真的把防彈鋼板拿到了現場。結果拍攝時,李晨被炸藥炸到了眼睛,他一鬆手,鋼板就失重,生生把吳京給扔了出去。好在李晨輕傷不下火線,簡單處理後繼續拍攝。這份堅持,也讓吳京很感動。

延伸閱讀  楊洋“2度扮演大神”改編自她作品!盤點顧漫4電視劇全是大咖

生怕對不起先烈們的付出

提起這次的表演,吳京說:“因為對先輩們的敬畏,生怕自己的表演有一絲絲的失誤,會對不起這些先烈們的付出。”

雖然拍攝環境很艱苦,但是徐克導演和林超賢導演的要求一點也沒有縮水,他們要求演員們“真聽真看真感覺”,力求還原出當年志願軍戰士們的真實作戰狀態。

拍攝時,《長津湖》劇組也曾遇到了五十年一遇的大嚴寒,氣溫下降到零下37攝氏度。雖然劇組的人都穿著保暖衣,劇組裡備有熱水,休息時有宵夜,有帳篷,但依然凍得讓人受不了。

有一天,劇組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室外拍動作戲,狂風亂吹,演員們不能戴手套,手裡都握著槍,導演要求每個人絕對不能動。突然,導演向吳京喊話,“吳京,打槍!”當吳京想快速拔槍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根本抓不住槍,槍托直接砸在了臉上,“你想想,一個生鐵疙瘩,砸到自己凍僵的臉上,那種滋味,就好像在你的傷口上,又撕了一次。”後來吳京想再次拿起槍的時候,發現手居然粘在了槍把上。

還有一天,氣溫下降到了零下37攝氏度,同一天,南極是零下38攝氏度,北極是零下39攝氏度。演員們做好準備,穿上厚厚的棉衣,裡面是加厚內衣和保暖衣。到了片場後,徐克導演說,風不夠大,於是馬上安排了“風炮”吹雪,這一吹,吳京他們馬上渾身發冷,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徐克導演還要求演員們要注意觀察,要強睜眼,“那個風把我們半邊臉都吹麻木了,順著脖子往身體裡灌。這種滋味真的想拍完一條就跑,可是卻跑不了,因為你要繼續埋位,在這等著。”


“我在《長津湖》裡經歷的一切,足以影響我這一生,我也因此成熟了一些。”吳京告訴記者,拍攝電影《長津湖》,是為了紀念那些犧牲的志願軍前輩們,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當年做的事情。“我們跟他們比微不足道,希望我們的表現不會給志願軍老前輩們丟臉。”

END

▼藝綻熱門閱讀文章▼

本期編輯:李俐

本期監製:賈薇

轉發,點贊,在看,安排一下

延伸閱讀  《复聯4》美國隊長為何能舉起雷神的錘子?其實導演早已埋下伏筆

Posted

in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