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遇到初戀之後,她微笑著選擇了放手


再次遇到初戀之後,她微笑著選擇了放手

2021-01-17 努力生活的熱氣騰騰

最近一次偶然的機會,見到了多年前的朋友秋,她滿臉燦爛的笑容,有著這個年齡的從容與淡定。寒暄之餘問候了彼此的情況。想不到兜兜轉轉之後,她沒能和初戀走到一起。

秋還是一名初中生時,和班裡的一名男生互生好感,就是成爲她初戀的L。那時只是以普通同學的關係相處,把朦朧的好感埋在心底。他們相約考同一所高中,如償所願。在高中的三年是最美好的時光,羞澀又充盈著滿滿的快樂。就像剛冒出嫩芽的小草,青澀又倔強;也像未開放的花骨朵,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令人陶醉。後來互相鼓勵考同一所大學,但沒能如願。考入了兩所不同城市的大學,開始他們書信頻繁,那時手機還沒普及。所以每每收到來信,是最爲雀躍的也是是神聖的時刻,拆開信封,細細品讀裡面每個字每句話。書信來往緩解了他們的相思之苦。

不知是不能經常見面的原因,還是價值取向慢慢改變,大學畢業後,兩人走向了岔路口,如所有要分手的情侶一樣,各奔東西。

秋工作後,經人介紹了一位家境不錯的男人。秋開始抗拒,後來慢慢覺得,談情說愛過日子太理想化,生活總要現實一些,就結婚了。柴米油鹽的日子倒也不錯。婚後不到一年,就有了一個大胖兒子,夫妻之間其樂融融。

第三年她老公的工廠倒閉,只身前往去深圳務工。前三年,每年春節都回老家與秋團聚。後來,藉口說來回奔波花費太多,就很少回家了。秋的兒子九歲時,婚姻走到了盡頭,據說是她老公在外面有了小家,但秋沒有確實的證據。也哭也鬧,無濟於事。之後作罷,帶著兒子回了娘家。

在娘家的日子不太好過,雖然父母不會說什麼,但她有哥嫂兄弟,日子久了,哥嫂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秋就想著,趕快把自己再嫁出去,越著急,越沒有合適的人選。不是她看不上別人,就是別人嫌她帶著一個兒子。那幾年的時間,秋總是鬱鬱寡歡。

兒子上初中時,秋決定去南方工作,一則兒子大了,二則不在娘家免得讓哥嫂看著不舒服。去了上海,到上海工作將近一年的時候,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她的初戀L。秋說真的像電視劇里的劇情安排一樣,但就是遇到了。秋當時一陣眩暈,或許是心底久違的感情被打開,亦或許沒想到在偌大的城市會遇見L。

L其實也結婚很多年了,在上海安了家,並有一兒一女,妻子雖然霸道囉嗦,卻也顧家。之後那段時間,秋如同煥發了青春,工作做得越來越好。L也如回到了青春時的模樣。

L告訴秋要離婚,不能再錯過秋了。秋當時聽了也挺感動。有那麼兩年時間,兩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曖昧。後來L始終沒能離婚。秋也看明白了,青春年少時最終沒能走到一起,那是有緣無份,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現在他們走到一起,會傷害兩個家庭。錯過的人終究是錯過了。畢竟秋也遭受過前任老公的背叛,曾經那麼憎恨破壞她家庭的女人,可前任老公何嘗沒有責任呢。秋不想做一個自己憎恨的人,也不想讓L背負著拋棄妻女的名聲,決定離開上海回老家。任憑L如何挽留,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上海。

也許是秋放下了對感情的執念,和對生活的泰然處之,沒多久,就遇見了她現在的丈夫。她丈夫雖然不是很富有,也沒那麼帥,但秋和他相處感到非常安心與舒適,而且他對秋非常好,也很體貼,又燒得一手好菜。因爲和前任沒孩子,對秋的兒子視如己出。秋說當時決定從上海回來是對的,如果不回來,還不知會發生什麼呢。秋對我說現在很幸福,我答,看出來了,哈哈。

在生活的道路上,每個人都會面對很多的選擇,但既然選擇了,就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如同秋,面對初戀的感情與挽留,她微笑放手,何嘗不是灑脫率性的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