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喜迎財富的幽默告白?「金史漫觀」特展移師上圖書店正…


…藏經閣」喜迎財富的幽默告白?「金史漫觀」特展移師上圖書店正…

2021-01-08 澎湃新聞

魔都「藏經閣」喜迎財富的幽默告白?「金史漫觀」特展移師上圖書店正當時

2020-09-04 16:13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原創 初潛逸丁 上海市銀行博物館

文│初潛逸丁

近日,由銀行博物館發起,數十位滬上知名漫畫家參與創作的「金史漫觀」——金融歷史文化漫畫展,在經歷疫情最嚴重時的「雲上微展」及假座上海魯迅紀念館的線下首秀後,移師上海又一文化地標:上海圖書館旗下上圖書店,開啓線下展覽第二站。

早在創作階段,漫畫家們就迸發出精彩的智慧火花,大展身手,各顯所長,用多樣的視角與獨特的筆觸,以漫畫的語言呈現金融歷史文化的內涵與精彩。自展覽推出以來,無論線上線下,都獲得讚譽一片,相信上圖書店的線下展覽料將收穫更多的喜愛,也定能把看似晦澀的金融歷史用最生動幽默的形式傳遞給更多人。

展覽地址:地鐵10號線上海圖書館站站內上圖書店

展覽時間:2020.8.29-2020.9.22

漫畫是一個穿透歷史煙雲的視角。漫畫中所留存下來的社會記憶,就是別樣視角下的另類歷史。

約莫大半年前,銀行博物館曾邀集滬上數十位漫畫家,濟濟一堂,思維引爆,創作了一批金融歷史題材漫畫作品。受疫情影響,原定新春推出的線下展覽無奈延期,於是搞了個「雲上微展」先睹爲快,博諸位看官宅家「悶」著樂,甚爲「吸睛」。縱觀漫畫家筆下的金融萬象,既有耐人尋味的財富箴言,亦有源遠流長的銀錢鉤沉,正所謂:妙墨解典故,歡樂無限多。

舊時銀行、錢莊擁有的款項稱爲頭寸,資金不足叫缺頭寸,結算收付差額叫軋頭寸,借款彌補差額叫拆頭寸,茅盾《多角關係》裡記敘「東家惟恐缺了頭寸,那時叫天不應,豈不是要做了第二個裕豐」,周而復《上海的早晨》裡亦有「今天廠里需要點頭寸,想到銀行里取一億元」的描述。但是,你知道「頭寸」的說法是怎麼來的嗎?漫畫家則將此來歷作了生動形象的演繹,原來作爲貨幣的「袁大頭」每10個摞起來剛好爲1寸,故稱「頭寸」也。老上海閒話中,確實有很多詞彙來自商業、經濟及金融領域的滲透,比如「大班」這個詞,最早是大BANKER(銀行家)的意思。還有,老上海人管議論叫「講帳」,管掙錢叫「搖帳」,挖苦人聽力不好,就說是「耳朵打八折了」。

漫畫,乃繪事中簡筆而注重意義之繪畫,其「漫」字,與漫筆、漫談之「漫」,用意相似。漫畫屬畫中之漫筆小品,題材漫無邊際,內容包羅萬象,就地取材,信手拈來,濃墨淡彩,皆成妙構。「金史漫觀」,即以漫畫的眼光來打量金融歷史風物,因而在看似不經意的信筆揮灑中,金融表情的嬉笑怒罵,歷史天空的雲舒雲卷,乃至蘊藏其間的人心起伏與甘苦,都被漫畫家們悉心描摹了下來了——

譬如,保險的起源,是出於對個人利益與羣體利益的協調。早在荷馬史詩中,就曾多次提及遇難的航海者。據傳有一個叫塞壬的鳥身美女,常在雅典以東的海域中,以歌聲引誘舵手觸礁。而一旦貨船擱淺或遇到風浪,只有拋棄部分貨載,才能避免舟毀人亡。緊要關頭,哪裡還顧得上多方協商,於是約定俗成,海損分攤就成了貨主個人和羣體之間利益處理的共識;讀過魯迅《吶喊》的人,不會對當鋪產生好感,「質鋪的是比我高一倍,我從一倍高的櫃檯外送上衣服或首飾去,在侮蔑里接了錢,再到一樣高的櫃檯上給我久病的父親去買藥」。魯迅說的「質鋪」,乃舊時典當業的一種形態。在民國文人的筆墨里,當鋪被稱作「窮人的娘舅家」,是貧苦大衆手頭拮据時救急解困的地方;上海最原始的證券交易居然源自「茶文化」?這是真的!辛亥革命以後,國人執掌的股份有限公司日漸增多﹐股票流通趨於頻繁﹐人們通常以大新街福州路拐角處的惠芳茶樓爲集合場所,各式人等川流不息,聚會於茶樓互通消息,互探行情,茶香氤氳之間,達成證券買賣的口頭交易,這一階段被稱爲「茶會時代的證券市場」……

畫漫畫,固然要有繪畫功底,但更重要的是思想性和幽默感。繪畫技巧,可以通過傳道授業;而幽默感,恰恰是漫畫中最難琢磨和把握的東西,無從教授。在我觀來,幽默多半是蘊藏在含蓄之中,融會在氣質裡面,不露痕跡,潛移默化,卻笑罵由人。金融或歷史都屬於「一本正經」的題材,有點硬,但在漫畫家的匠心巧運之下,化刻板爲活潑,變老套爲時尚,讓觀者在會心一笑中輕鬆接納。

特別喜歡那組戲說經典文學名著的漫畫作品,駱駝祥子用分期付款購下「吃飯家什」人力車,王熙鳳私放高利貸巧取豪奪成了「斂財高手」,吳蓀甫押房炒股遭遇「滑鐵盧」一夜破產,等等,令人感嘆,皇皇巨著里竟然蘊含著如此豐沛的金融橋段,耳熟能詳的故事人物還可以這般快意諧趣地詮釋。很多時候,生活並非需要強悍征服,解讀矛盾也絕不是都靠劍拔弩張,而漫畫則是一種溫和的「顛覆」,四兩撥千斤,小力勝大力,獨闢蹊徑,吐故納新,包括曾經約定俗成的一切。

移師上圖書店之前,「金史漫觀」首場線下展假座魯迅紀念館,展覽地點選得很有意思。魯迅先生對於具有特殊社會功用的漫畫的成長發展,發表過許多真知灼見,他在《漫談「漫畫」》一文中說「漫畫的第一件緊要事是誠實,要確切的顯示事件或人物的姿態,也就是精神」,「漫畫要使人一目了然,所以那最普通的方法是『誇張』但又不是胡鬧」。所以,對漫畫家而言,要有童心,要做真人,要有誠懇而又深刻的智慧表達。

我很佩服漫畫家。畫漫畫,跟畫國畫不同,國畫可以「一招鮮吃遍天」,不斷拷貝複製。齊白石畫了一輩子的蝦米,「齊」貨可居。輪到漫畫家則不行,這回畫了蝦米,下次就得畫魚,再往後恐怕還得考慮去畫海底總動員……漫畫家的構思像太陽初升,每天都是新的,不重複別人,更不重複自己。

「金史漫觀」,大有可觀。不論動盪年代,還是太平盛世,人們都離不開漫畫,都需要一種「笨拙」精神與幽默告白。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即進入

「上海市銀行博物館」官方公衆號。

原標題:《魔都「藏經閣」喜迎財富的幽默告白?「金史漫觀」特展移師上圖書店正當時》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湃客

特別聲明

本文爲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並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台。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關推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