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流行看這個 手指點點才能往下看的對話小說


00後流行看這個 手指點點才能往下看的對話小說

2021-01-07 浙江在線

  據說有一種像聊天記錄一樣往下拉的對話小說現在很流行,看的人都是95後、00後。

  這類小說沒有環境和動作描寫,全靠對話來推動故事情節,讀者想要知道故事人物下面會說什麼,就需要不斷點擊屏幕,而且只能在手機上看。

  這種軟體國內今年扎堆冒出來。體驗了一下,看一篇小說,要按屏幕幾百下,手指好累。95後00後們不嫌煩嗎?這些對話體小說都是寫什麼的?聽說有人隨便寫寫月入過萬是不是真的?

  體驗怎麼樣?

  我下了好幾個對話小說的App,一打開應用,就進入一個像聊天框的界面,但是並不需要打字,只要點擊一下,屏幕上就會出來下一句話。看一篇小說,要按幾百下。我又請了4個同事當小白鼠,看他們對這種都沒聽說過的網文2.0有什麼反應。

  小王是1994年的,第一次聽說對話小說,看了下,覺得蠻好玩,這種方式很新鮮,可以接受。

  小顧是85後的妹子,她第一反應是:哎呀手指要按斷了,好煩。

  小陳是70後,平時閒暇時會追網文,她的內心獨白是:要按一下才會出來內容?呃,我還是看網文吧。

  小許也是一位90後,第一次接觸對話小說,很快就掌握了操作,「要點一下才會出來啊」,但她對網文的興趣不大。

  點一下才出來,不怕讀者因爲嫌累而放棄嗎?

  迷說App的說法是:「這是一種互動。你可以長按自動播放。但大多數人還是願意去點,因爲點擊會有一種懸念感,特別是反轉型的結尾,會更期待。」

  「不同年齡段用戶的閱讀習慣不一樣,我們更多針對00後。以前看網絡小說的讀者,大多喜歡在電腦上看。一下子看這種對話小說,有些不適應。但00後接受度會更高,他們是移動網際網路的原住民,也是未來的主流消費羣體,我們是在順應這個羣體的閱讀方式。」

  有那麼多00後在看嗎?

  在手機應用商店裡搜索下,對話小說App有一堆,像迷說、旁趣、白鯨、著迷、快點、快爽、烏冬、三言兩魚等等。有的標榜「讀小說就像看微信,點一下讀一句,根本停不下來」,有的寫著「像看簡訊一樣,欣賞精彩絕倫的故事」,「沒有閱讀長篇小說的枯燥,我們只提煉最勁爽的高潮劇情,給你輕鬆刺激的閱讀體驗」。

  它不像動不動幾百萬字的網文,一個完整的故事看完只需幾分鐘。

  所有這些App的鼻祖,是國外的Hooked(意爲「上癮」)。去年它就已經爆紅,曾經連續蟬聯App  store的下載冠軍,下載量超過老牌社交軟體Facebook和「閱後即焚」式軟體Snapchat。到今年5月,Hooked用戶已達到2000萬,集中在14-18歲,旗下有2000多個簽約作者,閱讀量超過100億。

  然後,國內軟體也迅速跟進,僅今年5月和6月,就有8個對話小說App登陸蘋果和安卓系統。

  在這股風潮的背後,能看到資本的身影。目前除了迷說的東家是新三板掛牌公司,烏冬輕讀已完成融資,另外幾家都在天使輪和A輪融資中。相比Hooked的收費模式,國內的同類App還處於吸粉狀態,還沒有大舉收費,站內也有VIP作品,但只要分享到社交平台上,就可以不花錢繼續閱讀。

  國內也有這麼多00後在看對話小說嗎?

  我加入的幾個App的交流羣里,有小學生的身影。一位小學六年級的女生表示:「我不會寫,剛開始」,「我就是來這裡玩玩的」,再要多聊,她就不肯了。

  迷說App的負責人郭攀說,「上線3個多月以來,我們發現有市場,而且主要是00後。」

  在一個1200人的羣里,裡面很多人既是讀者,也是作者。

  網名「顧憂樂」的女孩,說對話小說「和傳統網文相比比較簡單,字數不多,看了之後一目了然。」她的現實身份是湖北黃岡的一名初中生,喜歡言情、古風類型的網文。接觸對話小說才一個月,她已經成寫手了,寫了5篇,有發表的,也有被退稿的。最近發表的一篇《南柯一夢》,還上了App靈異類的首頁,一共「寫了幾個小時」。

  和當年網文悄然風行一樣,這種2.0版網文也屬於「主流社會還沒關注,但新新人類已經入住」的狀態。在這些App上最受歡迎的,是推理懸疑、鬼怪靈異和霸道總裁三種類型。

  稿費比網文高月入過萬很輕鬆?

  「顧憂樂」說:「我認識的寫對話小說的作者基本都是網文寫手,稿費和網文比,比較多吧。」

  怎麼個多法呢?「顧憂樂」沒說。不過一則招聘啓事是:「某App招募作者啦!重薪約稿,扶持培養,稿費60-120,對話體小說按篇結算,不足千字也能賺錢!快快加入我們的寫手交流羣。」也有的App按篇付稿酬,一篇的稿費在200-500元不等。

  業餘寫手也有成功的例子。

  貝戈大,去年大學畢業,之前在網站寫網文,一年寫了130多萬字,稿費只拿了2000多元。偶然之間他發現對話小說App,對他來說,兩三千字一篇很輕鬆,題材也沒有限制,他模擬過淘寶客服體男友和女友的奇葩對白,也蹭過熱播劇《大軍師司馬懿》,用2000字寫了《荀彧之死》。按照每篇200-500的稿費結算,他一個月寫50篇,就已經過萬了。這1萬元的收入,他是這麼花的:5000元孝敬父母,3000元買基金股票投資,剩下2000元做生活費。

  大雁不飛,女,23歲。大學畢業後就嫁給了一個高富帥。因爲時間比較空,她婚後當起了網絡主播,有個土豪粉絲打賞給她好幾萬,還飛到她的城市求見面,她嚇得不敢去。後來土豪粉絲也消失了,再也不來打賞,直播事業更因爲婆婆的強烈反對而擱淺。接觸到對話小說後,開始練習寫。最新發表的一篇《午夜公交》有8000多點擊,被網友稱讚「結尾厲害了」。現在她每個月的稿費雖然沒有破萬,但感覺在婆婆面前已經能擡得起頭了。

  把聊天記錄改一下就是一篇小說?

  對話小說一般字數不長,在2000字左右。網站也有現成的角色模塊提供,寫作更像換裝遊戲,給你筆下的人物設置頭像、名字,連對話框都是現成的,只要敲入每個人的台詞就可以完成一篇小說。作爲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原住民,95後、00後對這種模式接受度很高,甚至連寫小說,都在手機上一氣呵成。有的甚至就把和朋友的聊天稍微改編一下,就是一篇對話小說了。

  「我們有個作者,自己組建了500多人的粉絲QQ羣,她會將最活躍的粉絲寫進小說里,然後不斷增加新的角色。」迷說的郭攀說。他們的作品大部分是非專業的寫手自發創作,以大學生爲主,高中生也有,更多的是出於社交的願望。

  與迷說這種用戶生產內容(UGC)模式不同,旁趣則以專業寫手創作爲主(PGC)。

  旁趣App的創始人是演員趙子惠,最近還在電影《林海雪原》裡出演「鞠梅英」一角。而旁趣的團隊,也有很多影視背景,「做對話小說的初衷跟公司的背景有關。我們的團隊結構是內容與網際網路相結合。」對話與「劇本」的形式天然接近,他們的目標是在文字的基礎上更

  多媒體化、娛樂化。

  「年輕用戶的接受度高。黏性也比較大。因這種模式閱讀更有趣吧。」旁趣預測對話體小說會是未來內容媒介的新方向,用戶會按照喜好度越來越垂直。

  目前還沒有看到文學圈對這種新網文載體的評價,但已有知名作家試水。懸疑小說家蔡駿最近就首度創作了對話小說《末日之吻》,正在迷說連載,點擊已經有14萬多。

  好幾個對話小說App表示,00後的傾訴和溝通的欲望很旺盛。我加入的幾個相關QQ交流羣,大家聊天是白天黑夜不帶停的。我隨便選了個時間點一算,平均17秒就出現一條新信息。大約只有活在手機里的人,才能有這樣的對話框閱讀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