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的原籍在哪裡?這四個省份爭執不休,武漢、河南還是這裡?


花木蘭的原籍在哪裡?這四個省份爭執不休,武漢、河南還是這裡?

2021-01-16 網易

2021-01-14 06:10:02 來源: 侃史小助手

舉報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近幾年,以花木蘭爲題材的影視作品頻頻出現於屏幕。花木蘭(有學者考證,其生於412年,死於502年,享年90歲。一說生於412年,在從軍12年後返鄉,因不願做魏主之妃,自殺。)的故事流傳廣遠,一千多年以來有口皆碑,但對於她的姓氏、里居、出生年代,仍然衆說紛紜,莫衷一是。

  

  作爲一女子,木蘭扮男代父從軍、不受朝祿、盡忠盡孝、持勇守節的故事在我國流傳千古,有口皆碑。《河南通志》:「隋木蘭,宋州人,姓魏氏。恭帝時發兵御戍,木蘭有智勇,代父出征,有功而還。鄉人爲之立廟。」只因木蘭名不見正史,只有《木蘭辭》這一民歌留傳以及地方志記載,所以一些人認爲歷史上沒有木蘭其人。

  神州大地有關木蘭的身世、故里、生卒年代等,多少年來一直是個未解之謎團。人們長期爭執不休,各陳己見。迄今仍至少有四個地方把木蘭說成是自己家鄉的英雄,且各有方志記載、遺蹟所存。

  

  說法一:木蘭故里在黃陂。有學者通過鉤沉史跡與實地探查後,更傾向於「武漢黃陂說」:木蘭本姓朱,黃陂人氏,木蘭山下是其家。甚至有人明確提出,木蘭出生於武漢黃陂木蘭山北麓之古雙龍鎮(今姚集大城潭村)。若以此推斷,至遲在南北朝時,就已認定黃陂北部是木蘭將軍故里了。古籍中的《木蘭奇女傳》云:「木蘭,姓朱,爲湖廣黃州府西陵縣(今黃陂)雙龍鎮人。」而在木蘭山北坡立新店又有將軍墳,並發現文字依稀可辨的「敕建木蘭將軍墓碑序」。凡此都證明黃陂爲木蘭故里。首先收入《木蘭歌》(即《木蘭辭》),意即表明木蘭辭所敘述的木蘭故事發生在黃州之黃陂。《古今圖書集成》編纂體例嚴謹,匯羅資料精當,其對黃陂木蘭史事言之鑿鑿,誠木蘭故里在黃陂之有力證明。

  

  說法二:木蘭是延安人。木蘭葬於延安,聖地有勝跡。木蘭家住延安城南花山鄉花塬頭村,爲花姓,北魏人。死後葬於村旁山上,稱「花家陵」。皇帝還派人送葬,墓下有石階,兩旁分列石人、石馬、石獅、石羊。 1984年,在延安萬花山修復了木蘭陵園。

  該園雕樑畫棟,典雅壯觀,依山建有墓冢,石碑上刻有舒同所書的「木蘭詩」 「花將軍墓」,以及白居易、杜牧等著名詩人歌頌花木蘭的詩詞。園內遍植木蘭喜愛的牡丹,塑有木蘭戎裝石像,躍馬橫劍,逼真再現了木蘭當年的颯爽英姿。如果說北魏人跟木蘭辭中的「可汗大點兵」有一定關係,那麼花木蘭有可能是少數民族,也可能是被族統治的漢人。如果是北魏的話,那麼她的對手是柔然,而不是匈奴或者突厥。延安說既沒有實物證據也沒有文獻證據,主要依據是80年代後的舒同書法,可信度幾乎等於零。

  

  說法三:安徽亳州。至今墓冢遺址尚存。《亳州志烈女志》載:木蘭,魏姓,西漢譙城東魏村人(今亳州魏園村)。魏園村爲淮北一普通村落,高約5米的木蘭出征塑像,爲故里平添無限光彩。村民指其村後即木蘭故居,墓冢猶存。墓周蒼松環護,翠竹成林,春來芍花飄香,蔚爲壯觀。《光緒亳州志》載:木蘭祠在關外,相傳祠左右即木蘭之家。今祠已毀,遺址尚在。怎麼解釋亳州花木蘭本姓魏,卻叫花木蘭呢?花木蘭家住毫州市東南五里的魏園村,她自幼聰明美麗,人們稱之爲花姑、花木蘭。其父是個獵戶,花木蘭自小就跟隨其父習槍舞棒,騎馬射箭,練就一身好武藝。因爲漂亮就被稱爲花姑、花木蘭,有點類似綽號,這個解釋有點勉強,不過可以接受。力挺亳州說的李紹義在《亳州報》發表了三篇文章,考證有較強的說服力。

  

  說法四:花木蘭是河南虞城人。花木蘭:隋代人,是河南省商丘市虞城營郭鎮周莊村人。隋恭帝義寧年間,突厥犯邊,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征戰疆場一十二載,屢建功勳,無人發現她是女子,回朝後,封爲尚書。唐代追封爲「孝烈將軍」,設祠紀念。木蘭祠始建於唐代,金代泰和年間(1201~1208年),敦武校尉歸德府谷熟縣營郭鎮酒都監烏林答撒忽剌又重修大殿、獻殿各三間,並創塑了花木蘭像。現倖存祠碑兩通。一是元代《孝烈將軍像辨正記》碑,立於該祠大門內東側。另一通是清朝《孝烈將軍辨誤正名記》碑,立於該祠大門外西側。我國著名的歷史學家聚集在商丘,一起分析了《木蘭辭》內容和尚存的元碑記載。一致認爲,花木蘭的故鄉在虞城,已確鑿無疑。

  

  此外,關於木蘭姓氏,也有姓朱、姓木、姓花、姓魏等之爭。但爲何木蘭姓花能爲大多數人接受呢?有一種可能是「花木蘭」是「花孤」「花姑」之俗稱轉傳或誤傳而來。其實,關於木蘭其人、故里、生卒年代等之爭並不是一件壞事,而是一種正常的文化現象。這與隆中南陽臥龍之爭、九宮山石門闖王之爭一樣,損毀不了諸葛亮、李自成的智慧英雄形象,且更有利於我們開發利用木蘭這一珍貴的歷史文化資源,如何充分利用這一資源,倒是大有文章可作。

  

  安徽省社會學家王開玉認爲,「花木蘭」形象是由許多人物原型組成的,存在學術爭議很正常,對他人新的發現和新的觀點不應過分批判。但是,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我們應該提高對歷史的研究和挖掘的意識,只有拿出更有分量的考證,才有利于澄清史實。此外,還要加強對歷史遺址等的保護,「實物是最好的證明」。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爲自媒體平台「網易號」用戶上傳並發布,本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注意:以上內容(包括圖片和視頻,如果有的話)是由網易昊的用戶上傳和發布的,網易昊是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