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法國又失和? 貿易戰從數碼稅說起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特朗普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3日在倫敦會面。外界除了關注法國、美國在貿易上的分歧,還包括雙方在北約問題上的針鋒相對。 ©AFP

世界第一經濟強國美國,正在與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展開貿易大戰的同時,最新又威脅要向歷來有同盟國法國產品開徵高關稅。

美國特朗普政府針對的法國產品,總值約為24億美元,其中受影響的包括法國風靡世界的奶酪、香檳、化妝品和手提包。

美國這次針對的法國產品數額雖然不高,但美國對法國此番警告的原因是什麼呢?

法國數碼稅

起因還要從今年7月法國議會通過法案開徵數碼服務稅(digital service tax)說起。對大型網絡科技企業徵稅的基礎將不再是總部所在地,而是按照企業在地的營業額。

法國推出的數碼稅,稅率為3%,針對在全球數碼業務超過7.5億歐元、其中2500萬歐元的營業額來自法國境內用戶的大型跨國企業。

  • 全球究竟有多少資產被隱藏在海外?
  • G20財長加強呼籲對抗“避稅天堂”
  • 空客A380: “巨無霸”黯然退場的背後
  • 波音安全問題 從727到787夢幻都無倖免

據估計,這樣的跨國公司全世界30多家,其中絕大多數是美國公司,首當其衝的就是網絡科技大公司如穀歌(Google)、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和臉書(Facebook)等。

對這些互聯網巨頭在法國營業收入徵稅預計將給法國政府每年帶來約5.5億美元的收入。

美國反制

法國議會通過這一法案立即招緻美國方面的強烈不滿,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法國數碼稅法案通過後立即宣布發起“301調查”。

所謂301調查是美國《1974貿易法》的一項條款。根據該規定,美國貿易代表可以對外國法律、政策或做法進行調查,與有關國家進行磋商,並決定是否採取提高關稅、限制進口、停止執行有關協定等報復措施。

被美國301條款貿易調查的國家,可能面臨失去美國出口市場份額的風險,從而進一步影響本國的就業和經濟。

美國表示,法國政府數碼稅針對的是美國企業處於全球領先地位的數碼服務領域,“不公平”地針對美國科技公司。

美國特朗普政府根據這一調查得出的“不公平”結論宣布,將對部分法國產品徵收高關稅,有的將高達100%。不過,在美國正式徵稅之前,將有一段“公共意見諮詢期”。

法國香檳酒
美國威脅要針對包括法國香檳酒在內的多種產品徵收100%的關稅,法國表示將採取反制措施。 ©Getty Images

至於美國方面為什麼會對法國數碼稅不滿,各級官員有不同的回應,卻也可以看出美國政府對歐洲國家開徵數碼稅的複雜心理。

敲山震虎

美國總統特朗普談及此事時說,“他們是美國公司,都是科技公司,這些人都不是我最喜歡的人,但是沒關係,我倒不在乎,他們是美國公司。我們也要向美國公司收稅,而不是由別人來向他們徵稅。”

  • 駿馬對熊貓——且看法國總統如何“馬克龍”
  • 中歐關係由“蜜月期”轉向“競合期”
  • 貿易戰:“美國吃虧最大” 中歐避談“聯手抗美”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12月3日表示,歐盟尋求徵收數碼稅是因為歐洲對美國的矽谷“極為嫉妒”。 “歐洲沒有我們有的那些真正的高科技領軍公司和電子商務領軍公司。”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表態則更為直白。他說,美國威脅要向法國產品課以重稅,是要“發出明確的信號表明,對歧視美國公司,或者給美國公司增加不該有負擔的數碼稅系統,美國一定會採取行動。”

他還警告有意引進數碼稅的英國、意大利等國。也就是說,美國對法國此舉有“槍打出頭鳥”的震懾作用,希望那些有意徵收數碼稅的國家趁早打消念頭。

不過,美國的警告似乎對其他有意推行數碼稅的國家並沒有造成足夠大的震懾力。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週三(11月4日)已經表態,英國將繼續推行數碼稅。從2020年4月開始,大型網絡公司必須在英國繳納2%的銷售稅。

歐美貿易

法國以及歐盟與美國在商貿方面的分歧,其實早在數碼稅之前已經有了多年。

  • 谷歌新隱私政策“違法歐盟法律”
  • 谷歌隱私政策將面臨歐盟六國訴訟
  • BBC事實核查:各國政府如何監管社交網站?

美國的這些科技巨頭公司近年來在歐盟除了被批評大搞避稅活動,還包括壟斷、隱私保護不力等大問題。每一次,歐盟都嚴加懲罰。

2019年12月4日,北約在倫敦峰會照合影時,馬克龍、特朗普和默克爾
©AFP

歐盟與美國科技巨頭鬥法較量的同時,美國對歐盟鋼鋁產品加徵關稅,遭遇歐盟反制;另外美國與歐盟圍繞航空補貼的貿易爭端已經持續十幾年。

2000年前後,歐洲空中客車飛機製造公司生產的客機在世界民用航空市場迅速走俏,大大衝擊了波音等美國公司所佔的市場份額。

2004年,美國和歐盟分別向世界貿易組織WTO就對方的民用航空補貼問題提出申訴。至今,這場航空業補貼之爭沒有落幕。

在隨後10餘年內,美國不斷擴大申訴範圍與內容,指責歐盟在空客公司研發製造新一代遠程寬體客機過程中,投入了巨額低息貸款與補貼。

美國認為,歐盟為空客公司謀得了“不正當競爭優勢”,並由此對美國經濟造成巨大損害。

這樣的指責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與美國最近向中國發起的貿易戰理由很相似?

的確,上任後大力提倡“美國優先”的特朗普總統曾經說過,歐盟“比中國還糟糕,不過沒中國那麼大而已”。這也算是美國與歐洲貿易戰有擴大趨勢的伏筆。

北約防務

歐洲國家與美國的軍事同盟關係多年來存在的分歧,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立70週年之際顯得尤其引人關注。

  • 特朗普又來了:大選的英國和困窘的北約都捏一把汗
  • 世界最大的軍事集團成立70年後聚焦新對手
  • 美國務卿要北約對抗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威脅
馬克龍夫婦與習近平、彭麗媛
中國於11月舉行的上海國際進口博覽會,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 ©Xinhua

美國除了與北約成員國在軍費預算問題,也就是特朗普所說的“保護費”有分歧,最近更在土耳其進攻敘利亞的問題上惹惱了法國。

峰會之前,法國總統馬克龍指責特朗普是“第一個與歐洲盟友想法格格不入”的美國總統。他還在11月7日接受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專訪時稱北約內部缺乏戰略協調,正在經歷“腦死亡”。

而在誰是北約現在最大的敵人問題上,馬克龍顯然也不介意公開與美國的分歧。在馬克龍看來,北約如今的敵人不是俄羅斯或其他國家,而是“恐怖主義”。

雖然同為北約成員國,但是法國與美國在防務問題上的矛盾自二戰以後幾乎從未間斷。

最為著名的一次矛盾發生在1966年。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將軍宣布法國軍隊退出北約軍事組織,使原本總部設在巴黎的北約不得不將總部搬遷至比利時。

2001年,美國發生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之後,在軍事打擊伊拉克的問題上,法國又一次公開站在了美國的對立面。

北約與中國

而如今,美國應對中國崛起帶來的挑戰之際,還能像冷戰時期聯合北約成員國遏制蘇聯一樣遏制中國嗎?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在北約外長會議上的講話,應該很清楚地表明了美國對北約成員國的期望。

蓬佩奧說,盟友必須應對來自中共目前潛在的長期威脅,北約國家不能忽視他們同北京執政黨之間的“根本差異和不同信仰”。

儘管美國與歐盟在貿易、防務問題上的分歧,本週在倫敦舉行的北約70週年峰會發表的聯合宣言中,第一次提及中國崛起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以及對北約安全的影響” 。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還表示,必須找到方法鼓勵中國參加軍備控制的各項安排。

正是如此,西方觀察評論人士告誡美國不要忘記北約國家對美國的好處。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評論員菲利普·斯蒂芬(Philip Stephens)在論及倫敦峰會上北約國家意見不和所面臨的危機時寫道:危機?什麼危機?美國仍然一如既往地需要北約。

他認為:如果華盛頓放棄歐洲,將會正中北京的下懷,“送給北京一個最想得到的最重要的戰略勝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