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小確幸


台灣人的小確幸

2021-01-15 金剛老爹

台灣人的小確幸

小確幸是近年來台灣很流行的用語。顧名思義,是指生活中小小的細節所帶來的快樂幸福。我所理解的小確幸,常常是指台灣年輕人不屑於追求高大上的志願,只求生活中有小小的確定幸福就日復一日過下去了。不知道正不正確?

上網查了一下「小確幸」出處,小確幸一詞來源於村上春樹的隨筆集《蘭格漢斯島的午後》,由翻譯家林少華直譯而進入的現代漢語。意思是心中隱約期待的小事剛剛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種微小而確實的幸福與滿足。

《蘭格漢斯島的午後》輕鬆得讀完都能馬上忘記,其中一篇叫”小確幸”,就是說生活中”微小但確切的幸福與滿足”。哪些是”小確幸”呢?很多事物都可以,只是你有用心去體會就成。在文章中,村上說他自己選購內褲後,把洗滌過的潔淨內褲卷摺好然後整齊的放在抽屜中,就是一種微小而真確的幸福與滿足。

用心理學上”FLOW”,解釋:當我們進入一個專心致志,活在當下,渾然忘我的狀態才會感受最真切和細微的幸福與滿足。

年輕咖啡師的小確幸

我台北住家附近有個綠地,綠地就是很小很小的公園,加起來一共10棵樹,綠地兩邊是步道,給行人走動。綠地邊上有家二手時裝店,店門口有位25歲的年輕人就擺了一個手沖咖啡攤。

大約是上半年三,四月的時候看見他的。喝了幾次咖啡,學得了一些手沖咖啡的知識,也拜他指點,體會了所謂精品咖啡的風味和樂趣,覺得蠻受用的。

後來大概天氣轉熱,他居然不出攤了。最近秋的意味漸濃,他又出現了。

他經營這個咖啡攤,沒有店租,沒有水電費,唯一的人工是自己,僅有的成本是咖啡。兩張椅子靠著時裝店櫥窗一擺,每個月估計至少能收入5到6萬元台幣。同樣年紀的年輕人朝九晚五,每個月工資大約也就是25000到30000元吧。他來去自由,下午3點出攤,傍晚7點至9點收攤。天氣熱了休息,天氣涼了出勤。原來沒有店名,現在起了個英文店名(攤名),叫做「A Loser Barista」。這名字除了自嘲之外,好像還透著一點「小確幸」的意味。

我和這年輕人聊天,聽起來他心裡還是有點對於未來的憧憬和抱負,不過眼下看起來,他的小確幸也著實沒什麼問題呀!

「藝FUN券」的小確幸

先要來解釋一下什麼是「藝FUN券「。先說字面,我實在看不懂,因爲中英文夾雜本來就不通。實在要解釋的話那就是和「藝術」有關,又有趣(「FUN」)的券。也只有台灣這樣華洋日混雜的地方才會有這樣的名詞出現。這還居然出自政府部門。這是台灣文化部爲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對振興經濟出一份力量所推出的方案。一共經費12億,發行每張600元的券,持有者可以去與藝文相關的場所消費,比如買票觀賞話劇,參加音樂會,或者買書,等等。

台灣原來有內政部推出的振興券,價值2000元台幣,推出時聲勢浩大,好像不得了的德政。2000元對我來說直覺上很不少,畢竟2000是個大數目,後來看電視政論節目,有個來賓說,美國政府給美國納稅人帳戶直接匯入1200元美金來振興經濟,我們2000元只等於美金66元。如此一比較,不免讓人洩氣。

藝FUN券的600元更是少,大約20美刀。儘管金額不大,推出卻也大費周章。先是推出一次,要在網路上登記,先來先得,不是人人有份。結果鬧了個網路大塞車。熙熙攘攘地也就過去了。我看那個券的名稱就不來勁,金額又小,更沒有興趣上網去搶。後來聽說有人認爲不公平,因爲老人大部分不會上網搶票。所以就有了第二波藝FUN券的發放。這回,像我這樣的老人就可以去街頭便利商店裡面的機器上登記,文化部擇期抽籤決定發放對象。我拿了我的「健保卡」(很奇妙的事情,領取文化部的券,用的是衛福部的卡),還有我老爸爸的健保卡去登記了。後來兩人都抽中了,還領了一共1200元的券。

上周去超市買菜,拐進隔壁金石堂書店,買了兩本書一本原價980元,另外一本原價550元,兩本都在打79折促銷,一結帳剛好1208.7元。我高興地掏出我的兩張藝FUN券,外加8.7元,拿回兩本書。心情格外愉悅,雖說金額不大但是帶給我小小的快樂卻是實實在在。我發現,小確幸的確蠻不錯的。

我想,哪天我要帶上藝FUN券買的書,到小綠地旁「失敗者」(或者翻譯爲「廢青」)的咖啡攤去,喝著咖啡,看著書,再一次坐實了小確幸。

關注金剛老爹公衆號,開啓健康生活模式!

長按下方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