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小三還堅稱是真愛,王漫妮是拜金女嗎?


做了小三還堅稱是真愛,王漫妮是拜金女嗎?

2021-01-14 天生這麼紅

之前有人解析過《三十而已》中幾位角色名字的寓意,說江疏影飾演的王漫妮,「漫妮」諧音「money(金錢)」,也就意味著,這個角色必然少不了與「金錢」的糾葛。

劇中的王漫妮,獨自在上海打拼,是一個頗爲高檔的服飾品牌的銷售,日常出入店裡的大都是有錢人。

但她本人的家境可以說非常一般,她每月攢下2000塊錢寄回家,媽媽又把這筆錢存下,存滿十萬就覺得是一筆很大的錢了。

她每月工資一萬五,但是房租就要七千,因爲她喜歡自己租住一居室,不願與人合租,不願住得太差。

這樣一算下來,在上海那種地方,吃穿住行花銷都很大,她一個月下來基本就是月光族了。

可即便是這樣,店裡獎勵她去歐洲郵輪游,原本只是普通的經濟艙,可她寧可自己刷信用卡,也要再另外付一萬塊錢把經濟艙升成行政艙,享受更優質的住宿、餐廳和服務,自然,也擁有了與「比自己高一個level」的人的接觸機會。

你會發現,在現實中,這種女生非常常見。

或許連她們自己都很迷惘,家裡人一直催她們回老家,但她們見識過了大城市之後就不願意再回去,可是留在大城市裡又無依無靠,房價那麼高,就算自己再累死累活地工作,也很難買得起房,腦子裡沒有「存錢」那根筋,於是即便工資水平還不錯,卻還是攢不下錢。

到了30歲,便越發焦慮,手頭沒有錢,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大部分人的選擇是,要麼徹底死心回老家,要麼留在大城市,找一個與自己水平差不多的男生結婚,兩人一起還房貸。

不甘心,卻也沒辦法,只能承認自己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的事實。

即便大城市裡單身率越來越高、很難找到能看對眼的另一半,也至少要好好規劃一下人生,認真理財,努力攢個首付,爭取有套自己的房子,哪怕是再小再偏僻的「蝸居」,好歹也算是真正有個落腳的地方了,不必再天天搬家,就像劇中王漫妮那樣,房東突然要賣房,她就不得不臨時找房子。

然而,王漫妮的選擇,和「大部分人」不一樣,她把那份「不甘心」,付諸實際了。

雖然工作很努力,但她似乎從未考慮過要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上海立足,而是一直在期待著「金龜婿」。

在郵輪上升艙,就是一個典型的體現,她心裡憧憬著「愛情」,但她的愛情,無法脫離經濟基礎存在,比如,對她來說,在上海街頭偶遇的普通男生,肯定比不上在郵輪行政艙餐廳邂逅的男生「優質」,因爲「行政艙」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門檻」,幫她篩掉了經濟實力不夠的異性。

她嚮往的愛情,並不像童話故事裡那樣純粹而真空,畢竟是成年人,需要考慮多重因素,麵包與愛情同等重要。

但如果硬要說她是「拜金女」,那也不準確。

因爲在店裡做銷售時,她有大把的機會接觸到有錢的異性,甚至此前還有已婚油膩男向她伸過「橄欖枝」,卻都被她拒絕了。

在那個時候,雖然也想找個有錢人,但她心裡還是有底線的,首先,絕對不做破壞他人婚姻的第三者,其次,對方至少得是自己「看得上的」,太老、太醜、太沒品之類的,肯定不行。

這種心態,可以說是人之常情,如果能找到一個又帥又有錢的鑽石王老五,那誰願意嫁給平平無奇沒錢沒貌的普通人呢?

性別對換一下,也同樣如此,只要不破壞社會規則、不傷害別人,誰都有權利去追求更優質的對象。

所以,在郵輪行結束後,她向有錢又有品味的梁正賢道別了,那個時候,她雖然憧憬愛情,但還是有理智的,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像梁正賢這樣與她相比已經高了不止一個階層的男性,怎麼可能獨獨對她情有獨鍾呢?

想想就知道了,門不當戶不對,現實里的「灰姑娘」那麼多,有幾個真的能遇到王子?

憑什麼你就是億萬「灰姑娘」中的那一個幸運兒呢?

就當是一場夢,醒來還是很感動……

可是當梁正賢追到上海來,她立刻就頭腦發熱,認爲自己真的被命運女神「眷顧」了,或許梁正賢真的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另一半。

一時衝動滾完牀單之後,她心裡還是有猶疑,所以還是會想辦法打探梁正賢是否真的單身。

這種「受寵若驚」的心情不難理解。

已經過了30年的普通人生活,突然有一天遇到了從天而降的白馬王子,浪漫又多金,帶著自己去見識不一樣的世界,硬生生讓自己突然變成偶像劇女主角……

從腳踏實地,突然一下子被帶上了雲端,雲上漫步固然浪漫,可是腳下懸空,總是缺乏安全感。

真正的拜金女,或許會什麼也不想,就想著「今宵有酒今宵醉」,現在有人願意爲自己買單,那就讓他多給自己花錢,能賺多少是多少,分手也不虧。

偏偏王漫妮是一個自詡不拜金的理智、獨立女性,她給自己洗腦,這是愛情,自己之所以想和梁正賢在一起,不是因爲他多有錢,而是因爲這個人很有品味又願意對自己好。

可她卻從未想過,梁正賢所謂的品味、所謂的對她好,無一不是靠錢砸出來的。

如同顧佳一針見血指出的,你要是真的貪錢,那還好說,以後分了也不虧,可你非要貪感情,那以後受傷的只能是自己。

她也不是沒有懷疑過,比如她得知梁正賢帶自己去潛水的地方是提前半年就訂好的,比如她發現梁正賢不願意承認兩人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比如梁正賢聲稱自己是「不婚主義者」。

宣稱是不婚主義的男性,本身就很可疑,因爲絕大多數時候,男性是婚姻關係中的受益者,如果他不願結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不願意接受「一夫一妻」的束縛,仍然想著「遊戲花叢中」。

就像顧佳說的,如果梁正賢沒錢,你還願意跟他一起「不婚」嗎?

然而,警鐘已經敲響了好幾次,王漫妮還依然沉迷在自欺欺人的所謂「愛情」之中。

她自認爲理智地拒絕梁正賢爲自己付房租,自認爲自愛地說著不是女朋友不該接受這麼貴重的禮物,卻還是在他承認男女朋友關係之前,就接受了他送的車;

她相信真正的愛情應該是爲了他讓自己變得更好,所以更加努力地學習,和他一起去參加聽不懂的私募基金會也要認真做筆記;

她甚至自以爲正義地提醒梁正賢朋友的「小三」,認爲不應該在明知對方已婚的情況下還保持著這份關係。

如果梁正賢真的是單身,那麼王漫妮做的這一切,雖然不太討人喜歡,但也無可指摘。

可惜的是,美夢終有一天會醒來,看預告,梁正賢的未婚妻找上了門,到她店裡去鬧。

如果王漫妮真的像她自己以爲的那麼理智,就應該跟梁正賢一刀兩斷,說好了不做小三的呢?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動」做了小三,只要終止關係就可以理解,但知道自己做了小三之後,還信誓旦旦地說我們是真愛……

這就很無語了。

爲了這份沖昏了頭腦的「真愛」,她甚至要辭職——那可是她努力了這麼多年、爲此甚至累出了毛病的工作啊。

這也就意味著,在她眼裡,她所謂的「愛情」,已經比事業更重要了。

到這裡,她才真正淪爲了「拜金女」。

她以爲自己愛的不是錢,而是更好的伴侶、更好的生活,可她衡量的「好」,其實就是靠錢換來的。

如果梁正賢沒有錢,她還敢說辭職就辭職嗎?

即便不考慮對別人造成的傷害,但是梁正賢「腳踏兩隻船」,「海王」的事實擺在眼前,她還要繼續洗腦「真愛」,真的是因爲愛嗎?

不過是因爲,好不容易撈到一個符合自己各方面想像的優質男,實在不捨得就此放手罷了。

她對鍾曉芹說,覺得不會再遇到一個比梁正賢對她更好的男人,其實是覺得不會再遇到一個比梁正賢對她更好的有錢男人。

原本,只要有自己的事業、發現不對能立馬抽身瀟灑道別,那就沒什麼大不了;可當有一天,她親手放棄拼搏多年的事業、放棄一直以來堅持的原則、只能依附於「另一半」的時候,就算是再怎麼打著「愛情」的幌子,本質也同樣是在物慾中迷失了自己。

這種苗頭之前也已經有顯現的,那就是她爲了能和梁正賢在一起,一門心思地想要去香港總店工作,完全不顧自己在上海努力這麼多年攢下的客戶基礎、不顧自己去香港就意味著要從零開始。

這種既想要錢、又想要愛、還想要名(用愛情來僞裝拜金)的人,其實比純粹愛錢的拜金女更貪婪,到頭來,失去的也往往會更多。

其實,王漫妮注重生活品質、願意「投資自己」、想要做更好的自己,本身沒錯,甚至,變成更好的自己才能遇到更好的另一半,這種思想也不能說錯,可她的問題是,太看重「更好的另一半」了,歸根結底,「更好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目的,如果爲了「更好的另一半」,連自己都迷失了,還哪兒來的「更好的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