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自我覺察


我和自我覺察

2021-01-14 三公子的人生記錄儀

01

人活著,最經不起的是內耗,就像機器運轉,如果內部零件各種衝突摩擦,這台機器用不了太久就會報廢。人也一樣,各種負面情緒的折騰,耗損的是人的心力,影響的是人的生活質量、身體素質,鬱結這個東西堵在生命的每一個關口,生命的品質好不起來的。

所以把自己內在理順,是極其重要的事情,就像機器零部件都維護到位,它的使用壽命才能不斷延長。

看起來,身邊所有人都在活著,但是我們心裡很清楚,每個人的「活著」質量是完全不同的。

有些人一身疲憊焦慮,情緒暴躁地活著,有些人一身輕鬆愜意,怡然自得地活著。再仔細觀察會發現,前者往往是自我認知模糊的人,背負著幾十斤的沙袋前行,沙袋越走越沉,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後者往往是自我認知清晰的人,不斷拋棄內心的包袱,輕裝上陣朝向真正的目標而快步前行。

02

最近跟朋友聊事業次數比較多,看起來困在了單一具體的問題上,但是我們深聊之後,會發現這些問題不過是表象,它們背後隱藏著更深層次的問題。

而且這些深層次的問題一直被忽視迴避,導致它們不斷發酵,演變成現實生活中各種麻煩,重複上演。

就比如朋友當前面臨的困惑,就跟幾個月前的困惑(沒有被真正解決),一年前甚至幾年前的困惑(沒有被真正解決)本質上是一樣,他自己都在感嘆這些困惑就像是揮不去的噩夢一般,隔段日子就會出現。

我問他如何解決?他會選擇不想,緩幾天,或者給自己增加工作量,忙起來就不用想了。如果實在是困在情緒里走不出來,就會懷疑是不是應該換個環境,換個部門或者工作。

再繼續追問,過去那些寄希望於更換崗位或者更換工作來解決的困惑,最終又解決了沒有呢?

朋友心裡清楚,並沒有解決,只是延緩了困惑下一次出現的時間罷了。

我跟朋友打了個比方:

我們每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都是帶著自己的使命的,你可以把這個使命看成是建造屬於自己的莊園。爲了把這個莊園建造好,我們出生後需要學習很多的東西,甚至需要去別人家的莊園裡打工積累經驗,但無論我們怎麼在外奔跑,都應該時刻記得「建造自家的莊園」這個終極目標。每當我們離開別人莊園,都要能帶走一些屬於自己,能夠爲建造自家莊園做出貢獻的好東西。

我們終其一生就是爲自己打造莊園,它一定要持續不間斷地建造中,伴隨著我們的年齡一起成長。

千萬不要忙碌地在別人家的莊園裡拼死拼活,而任由自己那片土地荒蕪一片。你的生命不是用來完成別人的夢想的。

所以,我們一定要先想明白,什麼樣的幸福是真的想要的,這個幸福是由多少元素組成的,把那個畫面儘可能詳細地描繪出來。然後對照著這個畫面,去重新看現在的生活狀態,把那些跟幸福要素背道而馳的東西,放棄掉,留下那些跟自己幸福相關的事情,用心用力。

這樣哪怕是收穫一點點的進步,我們都能覺得自己的時間精力付出的是有價值,我們的生命爲了自己而活著。

這是解決內耗非常有效的方式。

03

在追求自己的幸福莊園中,我們還需要不斷地喚醒自我覺察力,它的能量越大,就越能夠幫助我們看清楚生命前進的軌跡,一旦偏離軌跡的時候,能夠即使意識到,及時糾偏。

肯定有不少朋友面臨過這樣的窘境,明明自己在年少的時候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樣的幸福的。但在社會上打拼久了,不知不覺變成了別人的模樣,遺忘了初心。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走上了人生岔路。如果察覺力能夠一直發揮作用的話,當我們人生走偏的時候,是可以意識到的。

其實,覺察力天生就有,只不過隨著社會上打拼,我們早就習慣用世俗的東西來爲人生打上標籤,自我察覺的能力漸漸被荒廢了。

但是,覺察沒有消失,它只是變成了無意識存在於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沒來由的憤怒、沮喪、焦躁、憂傷、恐懼;比如現實中遇到的各種說不出理由的困惑。

當我們遭遇各種困惑和情緒時,第一反應不應該是迴避,而應該給自己一點時間和冷靜,去試圖呆在其中,看看它們到底在表達什麼。

打個比方,當我們對某類事情感到恐懼的時候,我們不敢往下想,生怕在這個恐懼背後藏著一個自己無法接受的可怕事實。那該怎麼辦呢?

我們可以做一個情感緩衝,暫時不去想恐懼背後的真想,而是停留在這個「對某某事情感到恐懼」的情緒中。跟自己說上20遍甚至30遍「我對某某事情感到恐懼」。

這時候會有一個很神奇的感受,當自己接受了「我對某某事情感到恐懼」這個情緒,反而就沒有那麼恐懼了。再之後,探究的好奇心也好,挖掘的勇氣也罷,也會悄然地回來一點。這個節點上,才是比較好的深入的時機。

04

當然,繼續探索真相,是需要方式的。

當我們面對一個長久的困難,會發現自己無從下手,不知道該從哪裡去思考。有條件的人可以請專業的心理諮詢師幫忙,沒有條件的人可以自己去學習跟心理學相關的知識。

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個探索自我的方式,那就是「拆問題」。把一個困惑中所有的細節都一層層拆下去,跟剝洋蔥一樣,順著自我發文,一路走到底,最終能看到非常深的動機,即便那個動機不是最徹底的根源,但足以對自己有全新對認識,也能夠對困惑做出更加合理的處理方式。

前段日子我很想解決自己一個困惑:爲什麼我做事情認真不起來。

琢磨這事情,我分了兩個探索角度:

1、首先我先琢磨這些年做哪些事情是認真投入的,回想辦事畫面,回憶做那些事情的情緒、心態,思考當時是爲了什麼的初心去做的,當事情實現的時候,又是怎麼樣的狀態。

這就是用積極心理學的方式完成探索,把「我爲什麼做事情認真不起來」轉變成「我過去做過哪些特別認真的事情」,再從過去認真的事情中,找到共性,然後複製到當下乃至未來要做的事情上。這種方式最大的優勢是快速幫助我們從負面情緒中擺脫出來,爲自己找到前進的積極動力。

當然,對於我這種好奇寶寶,還需要多做一層探索,我潛意識裡覺得,負面情緒的背後隱藏著更重要的東西。

2、回到「我爲什麼做事情認真不起來」這個點,我會問自己到底哪些事情被定義爲「不認真」,重新去看那些事情,拆清楚做那些事情的初心動機和最終的結果。

然後想 「爲什麼我將它們定義爲不認真」,衡量標準是什麼,這些事情跟標準之間的差距是什麼,當初什麼原因導致了差距的產生。

再繼續想,這些事情是否對我的生活帶來了改善,如果有的話,我怎麼理解「改善的力量」。

其實在層層剖析的過程中,我開始重溫過往的人生的,回憶起了非常多開心幸福的點滴。

到最後,突然意識到,過去的自己還是蠻認真。之所以我感覺不到「認真」二字,並不是事情做得不好,而是我從沒有給予完成的事情起碼的尊重感。

以前的自己對待很多事情非常隨意,完成後就扔在一邊,我並沒有想過爲「目標完成」做一個慶祝儀式:

比如實現人生第一個100萬,爲了記住那個瞬間,我應該送自己一個小禮物表示肯定;我從體制辭職,應該開一個小的party,爲自己的勇氣而喝彩;比如我從上海搬到北京,並且把公司註冊所有事情都辦妥,應該請北京友人相聚,爲新事業而慶賀,等等等等。這些事情都是我生命中值得記憶的閃亮時刻,但我什麼都沒有做,就這麼跟日常一天同等對待,漠然翻篇了。

對它們的隨意對待,導致我對它們的遺忘,自然也就記不得自己曾經在它們身上付出的努力。更可笑的事,當身邊朋友誇我很厲害的,我會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有做過,又何來的厲害。

這個問題的剖析,讓我開始意識到,從此刻開始,生命中重要目標完成後的儀式感非常需要,我尊重了它們,才等於我尊重了我的努力。

05

自我察覺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課題,它帶給我的饋贈不僅僅是理順了生活,更重要它送來更廣闊的視角,我可以把生活過得更順心如意。

一個人在當下能擁有的生活方式,是被過去的自己所有行爲所決定的,因在自己身上,果也會呈現在自己身上,這就是因果律。那麼此時此刻一個內在順暢的自己,不活在糾結著,能夠更多地呈現生命中爲善的一面,自然也在爲未來的善果而努力。

ps:生命太無常,我們應該珍惜當下的每一天,將全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幸福莊園中,爲自己和自己愛的人而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