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原著:田小娥永遠不會知道,鹿三殺她只是因為虛榮


“龜孫,那個婊子是我殺的”

鹿三站在門口,平靜地對正要殺掉白嘉軒,為田小娥報仇的黑娃說道。

知道田小娥被人殺害之後,黑娃腦子裡只有兩個懷疑對象,就是鹿子霖和白嘉軒,無論他怎麼想,也不會想到自己父親身上。田小娥可是他的兒媳呀。

鹿三丟出了還沾著血的梭鏢,“拿去,這就是物證。”

面對著這鐵一樣的事實,黑娃痛心地和鹿三斷絕了父子關係。他怎麼也想不通,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會對自己的兒媳婦下狠手。其實,這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一輩子要面子的長工

鹿三是白嘉軒家裡的長工,他在白家做了半輩子,半輩子勤勤懇懇,沒有偷過一天懶。在白鹿原所有長工裡頭,鹿三的名聲是最好的。

主人威望高,能成為這家的長工,鹿三臉上自然有光,對自身的要求,當然也比一般的偷姦耍滑的長工要高。

最主要的是,白嘉軒對待下人特別好,別人家的長工都不能和主人一起吃飯,但鹿三一直都是和白嘉軒一家人一起吃飯的,剋扣工錢那更是沒有過的事情。

黑娃想自己出門給別人打工掙錢的時候,鹿三對他說:“像你嘉軒叔這樣仁義的主兒家不好找哩!我是眼見為信。你爺爺就在白家乾了一輩子,連失牙擺嘴的事也沒有一回。你就到白家去,趁我還沒下世,也好經管你。”

鹿三又耐心地對黑娃說:“白家人老幾輩兒,都是仁義居家,人家的長工也不是隨便僱的。”

鹿三也一直以自己能成為白家的長工而自豪。白嘉軒是白鹿原的族長,雖不苟言笑,但他做的事沒有一件是大家不佩服的。

延伸閱讀  雙影帝!德云社于謙出新電影,搭檔梁家輝演繹《老警的最後一案》

能成為白嘉軒家裡唯一的長工,一直都是鹿三的驕傲。這份驕傲,一直都是他生活的底氣。

面子因兒子而丟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黑娃,竟然幹出了讓他丟盡臉面的事情。

黑娃帶回來的媳婦是因為勾引長工,被人休掉的女人,這樣的女人門風不正,怎麼能成為黑娃的媳婦,更沒法進祖宗祠堂。

鹿三雖然因為這事和黑娃斷絕了父子關係,可哪裡就能真的撇得乾乾淨淨。嘴裡說不想,但心裡,怎麼可能不在乎。

但每次想起,都是心痛。特別是白孝文娶妻時,白嘉軒辦得特別的隆重,他也曾想過,等黑娃結婚是時候,也風風光光地辦一回,掙些臉面。

可現在黑娃連領著媳婦進祠堂的資格都沒有,這事彷彿一塊無法化解的積食堆積在他的心口上。

為了能讓黑娃丟開田小娥,白嘉軒曾出面找黑娃好好地談過話,他保證,只要黑娃丟開小娥,他立馬給他說一個清清白白的好媳婦,連訂帶娶白嘉軒全包了。

可黑娃並不領情,依舊我行我素,和田小娥在窯洞裡過著快活的日子。

黑娃的不聽勸,枉費了白嘉軒的好意,再次讓鹿三覺得丟臉,還對不起白嘉軒。他對田小娥的恨意正在一點一點地增強。

為民除害

如果田小娥只是毀了黑娃,鹿三可能就認命了,不再管黑娃就是了。可田小娥卻沒有安分守己,把魔爪伸向了白孝文。

延伸閱讀  李易峰得罪誰了?新劇《暗夜行者》剛開播,過往17部作品全遭惡意刷低分

白孝文倒在大土豪裡,快要餓死的時候,是鹿三看見的。他對白孝文說道:

你原先是人上人,而今臥蜷在土豪裡成了人下人!你放著正道不走走邪路,擺著高桌低凳的席面你不坐,偏要鑽到桌子底下啃骨頭,你把人活成了狗,你還生裝嘴硬說不後悔,你現時後悔說不出口。

鹿三看不起白孝文,白孝文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賣田賣地,現在還要在路邊餓死,要等著被野狗分屍。

白孝文是他看著長大的,這孩子從小聰明懂事,雖然還沒有當上族長,但已經是族長繼承人,已經在代替白嘉軒處理族裡的事情,並且威望越來越高。

要不是田小娥出現,勾了他的魂,今天白孝文也不至於落到這一步。說一句道一萬,這個禍根都是自己兒子帶進來的。應該由他來剷除。

鹿三害怕過嗎?

害怕過,就像白嘉軒所說,如果不害怕,為什麼不是白天去,而是要等到夜裡雞叫再去,說明這件事本身就做不得。

白嘉軒說只要能做的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做,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做的,就說明是不能做的。

鹿三覺得自己是為民除害,他說這個害人精死了,沒有一個覺得冤的,都覺得死得好。

鹿三打著為民除害的旗號,殺害了田小娥,他覺得這是一個壯舉,其實他更多的是為自己。

鹿三活了大半輩子,從沒出過錯,更沒有給白嘉軒丟過面子,可自從田小娥出現,羞人的事情出了一件又一件。並且還間接地導致白孝文落魄不堪。

這是鹿三不能接受了,他一輩子受到白家的善待,現在卻因為他們家的事,連累到了白家,如果他不殺了田小娥,怎麼對得起白嘉軒。

延伸閱讀  張嘉譯的演技很贊,很多作品都很經典,特別是《懸崖》很好看

田小娥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死在自己公公的手裡,直到死去,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憐的田小娥。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