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濺血、血肉模糊,禁止單獨觀看的5部傑出的恐怖電影


中國台灣電影《咒》自從登錄流媒體之後,引發了大眾的觀影潮,恐怖電影這一題材成為最近的熱門話題。今天就來介紹五部絕對值得一看的恐怖名作。

恐怖片的不同流派

恐怖片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類型之一。人們對這一類型的需求一直都存在,尤其是在夏季,熱日炎炎的傍晚,一群小伙伴結伴觀看恐怖電影絕對是人們的童年回憶。

事實上,恐怖片不僅有許多傑作和名作,而且還催生了各種題材。自恐怖電影誕生以來,吸血鬼、弗蘭肯斯坦和其他怪物類型的恐怖片就一直存在。隨後恐怖片形式和主題不斷變化,《驅魔人》(1973年)的出現是怪物恐怖電影的里程碑之一,它催生了神秘學範疇,成為70年代恐怖片的代表性作品。

進入下一個十年之後,與怪物恐怖電影相對的,《鬼玩人》(The Evil Dead,1981年)等影片的成功讓暴力恐怖片(splatter movie)成為80年代的頂流。 90年代的恐怖片則以《女巫布萊爾》(1999年)為首,其開創性地採用了偽紀錄片的手法拍攝恐怖片,成為低成本也能製作恐怖電影的標杆。

這次,就從那麼多的恐怖電影中,選擇了不只是恐怖,作品的品質也算精良的五部作品推薦給讀者們。

女巫布萊爾

席捲世界的2022年最新中式恐怖片《咒》

《咒》是今年最新的電影,電影講述了6年前來到戀人故鄉的女主角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恐怖。

當地有個可憎的傳說,如果踏入某個地道,就會被降禍。其實女主角她們運營著一個調查超常現象的頻道,為了這個素材踏入了地下通道。沒想到面臨一場意想不到的恐怖序幕。

延伸閱讀  幾部類似於《死亡詩社》這樣的電影,感受下導師的偉大

迄今為止看過無數恐怖電影的筆者,因為太過恐怖,最後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這是一部來自中國台灣的恐怖電影。

年輕人因違反禁忌而受到詛咒的情節是恐怖片的老套,沒什麼新意。電影採用《女巫布萊爾》的POV方式的畫面和設定也沒有新意。儘管如此,這電影是筆者至今為止從未體驗過的恐怖。之所以會如此恐怖,是因為電影巧妙地使用了禁忌與第一人稱拍攝手法這兩種方式,使之成為前所未聞的“觀眾參與型恐怖電影”。

也就是說,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受到了導演惡趣味的影響,也會受到“詛咒”。更進一步說,看了這部電影以後,也許你會認為接下來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開心的事情,都是因為電影裡的那個詛咒。

雖然令人“晦氣”,但這部電影還是值得令人一看。

恐怖片的經典題材《隱形人》

19世紀末,創作了《時間機器》等作品的科幻小說作家赫伯特·喬治·威爾斯曾創造過一個著名的怪物形象,那就是透明人。自從透明人的形像出現之後,他就無數次地出現在銀幕上,成為恐怖界的紅人。

透明人中的很多人都是通過一系列的生物實驗使得身體變得透明,無法恢復到原來的身體而被後悔和悲傷折磨的怪物,但2020年的電影《隱形人》卻沒有這樣的消極情緒。因為本作品在透明人誕生的過程中,加入了前所未有的創意,使其邪惡性更加突出。

本片的主人公是被透明人追趕的前戀人。透明人就像是沒有實體的跟踪狂一樣,再加上他被設定為一個暴力男子,這種雙重的設定,即古典的恐怖主題+怪物,在進入21世紀的現代獲得了驚人的恐怖感。

與成為透明人的前男友鬥智斗勇的女主角,是在電視劇《使女的故事》(2017~2021)中成為女權運動象徵人物的伊麗莎白·莫斯。導演是曾執導《潛伏3》的雷·沃納爾,製片人是好萊塢恐怖電影製作大師傑森·布倫。正是因為兩位恐怖大師的聯手,才造就了經典恐怖電影的進化類型。

影響後世恐怖電影的《閃靈》

如果要講恐怖電影的話,還得是斯坦利·庫布里克導演的《閃靈》(1980年)。這是一部將鬼屋和超能力物結合在一起的恐怖小說,但庫布里克對這兩個特徵加以節制,拍成了一部精神懸疑片。

影片主要講述了作為作家的男主角在白雪皚皚的雪山旅館中思想逐漸偏離正常軌道,到最後做出了許多常人無法想像的事情。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雖然這部電影的題材發生了變化,但恐怖的氛圍演出還是很棒的。

穿著淡藍色禮服的雙胞胎少女,從電梯間噴出的血,少年騎著三輪車在走廊上行駛的聲音,237房間浴缸裡露出的裸女,還有寫小說時不斷印在打字紙上的同樣的單詞。無論是作為封閉式室內演出的表現,還是作為男主角心靈錯亂的表現,影片呈現的氛圍都非常恐怖。

多年以後,以《玩具總動員》系列為代表的許多電影都藉鑑採用了這一拍攝手法,《閃靈》給人帶來的強烈的衝擊力經久不衰。

延伸閱讀  雷佳音一家三口外出,燒腦新劇未播先火,白玉蘭獎的強力競爭者

不過,對庫布里克這部作品不滿意的原著作者史蒂芬·金在1997年親自擔任製作總指揮、編劇,甚至還客串出演,製作了一部《閃靈》迷你係列劇,但這部只是忠實於原著,並不有趣。綜合來看的話還是庫布里克版的《閃靈》最可怕。

別具一格的恐怖電影《德州電鋸殺人狂》

創造出“皮臉”這一恐怖角色的值得紀念的作品是托比·霍珀導演的《德州電鋸殺人狂》。

在得克薩斯的偏僻鄉村,開車行駛的年輕人為了分到汽油,順路去了一戶人家,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此時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一位戴著人皮面具的男人,男人毫無預兆地揮下鐵鎚將年輕人打死,然後像吊肉塊一樣將旁邊哭喊的女性掛在大金屬鉤上。

這就是電影裡的殺人狂皮臉,他最有名的武器便是電鋸。皮臉揮舞著它,一個接一個地把哭喊的年輕人打成肉末。

本作品的恐怖之處在於,主人公殺人魔穿戴著充滿手工感的皮革面具,被面具遮住臉龐的他完全沒有傳達出任何的感情。既沒有快樂,也沒有憎惡,他只是毫不留情地殘忍殺害人類。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和殺氣騰騰的感覺,完美地沉浸在連血漿糊都快乾了的干燥的得克薩斯這片土地上。

另外,本作品的殺人魔不僅僅是他一個人,而是他的家族全體成員。而且,他們血祭的年輕人幾乎都是些任性任性的傢伙。也就是說,觀眾誰都無法投入其中,只能感受殺氣騰騰的氣氛。

《德州電鋸殺人狂》一經推出就火爆世界,隨後續集和相關作品,重啟作品,類似作品等層出不窮。電影界不計其數的製作《德州電鋸殺人狂》相關的恐怖作品,不過,這些電影一部也沒有超過原版的恐怖性。

由靈異現象堆砌而成的古典恐怖片《邪屋》(1963版)

1963年,以《西區故事》(1961年)、《音樂之聲》(1965年)等作品聞名世界的著名導演羅伯特·懷斯將美國作家夏莉·傑克森的鬼屋小說巔峰之作《山莊綺談》搬上銀幕。這便是古典恐怖片《邪屋》(又名猛鬼屋)。

邪屋講述了一位研究靈異現象的博士,和兩位靈感強烈的女性,以及後來繼承了那所宅邸的青年,一起住進了以鬼屋而聞名的山丘上的舊宅邸。在那天晚上,宅邸裡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電影裡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各種靈異現象。一陣拉環聲響起,結實的門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時不時還能聽到有人粗重的呼吸聲。房間和走廊都不穩定,彷彿隨時都會崩塌一樣,最恐怖的還是而螺旋形樓梯頂端的黑暗,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怪物一般。

有一系列的效果,讓你相信在這棟邪屋裡有你看不到的東西。這也難怪以《鬼玩人》系列著稱的恐怖大師山姆-雷米將這部影片列為他一生中最可怕的影片之一。

這部來自上世紀60年代的電影不是通過華麗的驚嚇手法或視覺技術來嚇唬人,而是通過這種恐怖效果的積累。這就是為什麼它是一個恐怖的經典電影的原因。

延伸閱讀  42集劇情“雲意”僅佔348分鐘,結局好倉促,原著高光鏡頭也沒拍

順帶一提,這部作品後來被翻拍成《鬼入侵》(1999年),還被製作成同名的Netflix的電視劇(2018年)。不過,要說最恐怖的還是原版的這部《邪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