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演員粉,你知道錯誤的安利方式反而會傷害到演員的表演嗎?


單純從視頻本身的質量來說,剪得相當漂亮,很有氛圍感,節奏也好,技巧也好,真是哪哪兒都好,好到我這個話嘮飯剪愛好者隨隨便便就能誇出一篇小作文來,但作為一位藝人的演技安利就非常不合適。

演技安利,安利的是什麼呢?當然是一名演員在劇中高光戲份的表現:把原劇視頻不改不動,原原本本的原樣呈現出來。已經不只一次遇到過粉絲開演技安利帖犯這種錯誤了,都說豆瓣無路人,全是粉絲自嗨,但其實絕對的路人也許不多,相對的路人還是有的,比如說我。我屬於那種特別喜歡吃演員演技安利的那種人——前提是,被安利的演員真的有演技那種東西。比如,我在豆瓣吃過朱亞文的,文淇的,王凱的,焦俊豔的,鍾漢良的……最近的最近是鄧超的——後面這兩位其實不能完全算是吃的安利,這兩位演員的劇早就看過一些,本身對他們也挺喜歡,只不過粉絲的安利讓我對他們自身的業務能力有了更近一步的認識和了解的興趣。常有人說,豆瓣沒有真正的路人,哪個真路人會寫上三五百字去誇一個不是自家正主的演員。其實是有的。比如說我。對於我這個日常蹲在電腦前的話嘮來說,對一個有業務能力的演員隨口表達一下好感,一兩百字是起步,三五百字是常態,誇得順嘴了幾千字也不是不可能。比如,最近我因為吃了鍾漢良粉絲的安利,同時作為顧漫的書粉很喜歡他演的何以琛,所以剪了《演員的靈氣是玄學性存在?以鍾漢良為例,談一談靈氣到底是什麼? 》那支視頻。

我因為吃了鄧超粉絲的安利,對眼下娛樂圈對年輕演員培養機制的崩壞心生感慨,所以寫了那篇《內娛後繼無力,75生人才濟濟,為啥現在的年輕小生都這麼廢柴? 》。再比如我因為看過一段朱亞文和文淇的粉絲安利帖裡發的視頻之後,後來每次在豆瓣有人說這兩人演得不行,我只要有時間都會說上幾句:我看過一點他們的戲,就我所看的片段來說,演得不錯,並會認真說明我覺得不錯的點在哪裡。他們演的戲,如果遇到我喜歡的題材和內容,我也會因為信任他們的能力而去追劇。其實作為觀眾和路人,我對粉絲們安利的手法要求不高,三件套就行:靜圖,動圖各一張,演技高光視頻來一段,不要修不要P,劇裡啥樣就啥樣,不要整那些花哩胡哨的玩意,你是來安利演員的,不是來安利修圖太太和剪刀手UP主大大的。對圖和視頻又修又P這種安利方式難免讓人覺得虛假,安利確實是講技巧,但更要講態度,第一就是盡可能的真誠實在——別管真的真誠實在,還是假的真誠實在,最少你看起來有個真誠實在的樣子,別像個跑江湖賣大力丸的,一瞅著就透著虛假,那誰還會吃你的安利呢?曾經進過一個青年藝人的粉絲開的演技安利帖,看得有點興趣,我就跟樓主說,能不能來段視頻讓我看看你家哥哥的表演呀。然後樓主給了我一段視頻,結果是一段純舔顏的飯剪視頻,我當時就沉默了。同學,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來賣啥的啊?你賣的是演技啊?雖然順道向我這種顏狗賣賣顏值也可以,但不能主次不分啊,我要看的是演技,你給我看舔顏視頻,這明顯就不對路啊,就好比我進了蔬菜店,想買洋蔥,結果你熱情洋溢的遞給我一卷衛生紙一樣。

延伸閱讀  換造型如換頭,演完《人世間》再演甜寵劇,本來是同一人愣沒認出

除了引用視頻的問題之外,演員粉絲賣演技安利時最常犯的第二個錯誤就是對演員演技誇讚得不到位,不對路。常有粉絲喜歡引用一些業內人士對自家哥哥姐姐的誇讚來賣利,覺得他們的身份更加的權威,可以增加安利的可信度。但事實上,並非所有專業人士的誇讚都適合用來賣安利。正面的例子是,講話的專業人士要既能體現出他的專業性,也足夠通俗易懂。粉絲要知道你的安利對像是普通觀眾,所以要說些我們能聽得懂的,有些所謂的業內人士就喜歡拿一大堆專業術語出來砸人,但堆砌專業術語不代表他的水平高,也不代表他的權威性。你的目的是引用專業人士言之有物的誇獎來讓更多的人喜歡上你家哥哥姐姐,而不是利用專業人士的身份來消滅反對的聲音,首先要明確自己的目標是什麼,才能收穫良好的安利效果。第二,不要用你自己的語言把原劇的劇情再复述一遍,也不要把人物設定和劇情設計上的優秀之處等同於演員的表演。你是來誇演員的表演的,不是來誇編劇的劇本的。作為觀眾我要聽的是演員在表演過程中有哪些出彩的表達,對人物的理解塑造上有哪些獨到之處——這才是屬於演員的。最關鍵的是,粉絲一定要注意不要用自己的理解把演員的表演填死——就我個人來說,我非常不喜歡這種解讀。這就跟前兩天,我在那篇《錯誤的宣傳策劃到底會給一部影視劇帶來怎樣災難性的後果? 》說的道理類似,好的影視劇作品是有多義性的,你一上來就把答案給整成了命題作文,等於限定了解讀範圍,就很無趣,這種行為本身是非常傷劇的。我有一次聽一位教授文學理論的老師講網課,他在課上舉了一個例子,學生試卷的選擇題:“有約不來過夜半,閒敲棋子落燈花”,這句詩表達詩人甚麼樣的心情。答案好像是詩人久等友人不到,心情煩燥。但其實這句詩也是可以理解為表現詩人恬然自適的心情的,友人來與不來並不是關鍵,關鍵是那個“閒”字。

詩和表演是一樣的,都有那種幽微的,不能單純用言語來傳達的複雜的情感,這是才是詩和表演的魅力所在,你像應試教育一樣,一上來就把標準答案給定下來了,把本來豐富的意蘊變得刻板無趣,人為化限制了解讀和欣賞的空間,這樣的安利方式本身是對錶演的一種傷害。人的情緒有時是很複雜的,很多時候就連本人都未必說得清楚那一刻他內心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一種行為背後的原因也許是多種情緒和想法共同作用的結果。所以,演員們常說要表演行為,而不是表演情緒,行為背後有可能隱藏著多種情緒,存在一整套行為邏輯,行為只是最後的結果,因此它擁有豐富的解讀空間,而一種情緒則往往過於單薄,而且是碎片化的。賣表演安利,在解讀演員表演的過程中要有留白,給吃安利的觀眾一個思考和理解的空間。表演不要用力過猛,安利也是一樣。作為賣安利的人,你要做的是提示觀眾注意到演員在表演中的亮點,引導他們進行欣賞和思考,而不是代替他們進行欣賞和思考。凡事有度,適度最好,過度反而不美。最後還是那句話,對於一名演員的演技來說,最好的安利方式就是表演本身,很多時候直接懟視頻就完了。只要演員的演技好,不用費那個姥姥勁,要相信觀眾是有欣賞好的表演的眼光和能力的。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書蟲與您下篇文章江湖再會。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