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滿了“慾望”,這部日本電影,耐心看完後,才發現確實是部神作


一萬多人評價出的8.5高分,這部上映於一九六四年的電影究竟是有著怎樣的魔力,才會時隔這麼多年,依然讓觀眾打出了這麼高的評價。

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這一部幾十年前的電影《砂之女》。

砂之女的劇情簡介:

一個昆蟲學家在沙漠做野外考察,卻不慎錯過歸程班車,被困在一個沙漠中的小村子裡。

他落腳在一個寡婦家,被招待之後發現通往外界的路已經被封住,他慢慢觀察村子的各種古怪,比如全部村民每到夜晚都要出動鏟沙,以免居住的房屋被沙子埋掉。

不光光是這個小村子充滿了古怪,就連一開始收留他的寡婦也開始了古怪的想法。

這是一部非寫實的心理劇,以極簡的寓意指涉人因相信自由的幻像,最後作繭自縛。

要生存下去,換取水源及物資,只能接受反复鏟沙的苦難,在這部電影中小村中的每個人都在塌陷的沙坑中掙扎,在無助中渴求救援,最後才發現他們所做的一切就是一場徒勞無功的作踐而已。

電影裡的每一個片刻都呈現出絕對的現實主義風格,而且無論如何它關係到的都不是沙子,而是生活。

男人問女人:

“你是為了生存而鏟沙,還是為了鏟沙而生存?”

這句話不僅僅是在問這名寡婦,也是在問自己。

這部長達147分鐘的電影故事情節也是頗為簡單的,相信很多小伙伴看到一半就已經可以“自我推斷”了。

也就是說你可以預想到後面即將發生的故事情節,但這部電影神奇的是,你在觀影的過程,會被電影的敘事手法和鏡頭移動不自覺地看下去,然後時間不知不覺的就看完了這部電影。

延伸閱讀  懸疑驚悚,膽小勿入:十部值得熬夜看完的高分恐怖美劇

我看完了這部電影之後,對於這部電影《砂之女》的第一感受就是展現出了所有慾望,或者說是這部電影從頭到尾都是慾望在蓬勃。

《砂之女》的故事極其荒誕,昆蟲學家仁木在囚禁他的沙洞裡挖了七年沙子,最終,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掉入洞中,他努力試圖爬出洞穴之後,在洞中生活下去。

這句話看似充滿了矛盾,但其實揭露的就是洞里洞外,也許根本沒有區別。

以下是網友們對於這部電影《砂之女》的影評:

結尾這個把戲真是太“存在”了,分享的慾望轉化為一種消極的神性,猶如人的客觀身份的毫無價值。

放大的沙子和女性的局部身體,個體的飄渺。

你在試管裡裝昆蟲標本,別人又陷你於沙丘製成人性標本,自由被一點一點蠶食,你一點一點適應。

相較於男女地位的哲學關係,我倒更傾向將之看作社會縮影,就算你學富五車出不了圈也是白搭,終將會被慢慢同化。

男人開始還想奮力掙扎到最後已然認命不免讓人唏噓。

水是城市文明,沙是原始文明(船擱淺),男主一開始非常想回到城市(螃蟹、大海),水與沙結合後(濕沙)變得有腐蝕性(渴望水,吃濕沙),逃出後反而陷入濕沙。

漸漸安於原始生活(鏟沙,受村民蠱惑,研究烏鴉、取水,足跡)。

沙礫的攝影真的難度很大,加上各種隱喻鏡頭性暗示。

不過儘管是很好看的一部電影,卻沒有那麼喜歡,因為男主角的境遇實在令人感到恐懼。與世隔絕,失去自由,與女人在一起時只有獸性沒有情感。

如果只是把關注點放在兩性上,未必殺雞用了牛刀。

結局都是經典之中的經典,這彷彿是一種束縛,我們給自己設了一堵圍牆,將周圍的人隔離。

延伸閱讀  還記得26年前的《甘十九妹》嗎,女主楊潞罕見更新動態

這是一部值得深入思考的片子,如果沒有了手機,我彷若深陷沙漠之中,成了失踪人口。

人的自由是外在的不受約束還是自身的肆意馳騁。砂坑構建了截然不同的社會關係,砂呈現了外在的人的存在性。

男人和女人,男人和村民、砂村的關係從對抗到認同,從厭棄到依賴,收音機成了連接外在的唯一物件,結局並不奇怪。

沙子如同水一般,可承載物體亦可淹沒物體,以柔制剛,如女人隱忍間慢慢等到男人不再主張出逃為止。

逃到海邊的主角意識到自己存在的意義已然被依附到了沙丘凹地中的小木屋上,於是他又回到了那裡。

陷於沙坑脫困無望,每日承受流沙之無盡用功之徒勞,這情節很容易聯想到神話西西弗斯與巨石,事實上影片本身正是一場哲學解構,大量砂的意象,流動的,放大的,靜止的,無垠的……

男性沙漠版《禁室培欲》,人的慾望和沙漠抑制形成的衝突,高潮發生在男人強迫女人為了出去看海,情節充滿隱喻。

男人從開初的不可一世,到後來的依賴順從;女人一貫的忍耐、堅持,基本體現了現實生活男女之間的差異。

人是環境的適應者,這無非又是一部生存發展史的縮影,讚美原著吧。

在解讀上的難點在於,如何理解這個洞穴的意義。

它一方面是遠離社會文明的存在,一方面又是人為劃出來的空間,男主角在社會那裡失去了身份,在洞裡卻又在純粹人為構建的生存鬥爭環境中憑藉勞動獲得了一個身份(丈夫)。

從積極的角度來講,死氣沉沉的沙子和象徵生命力的水被並置,人總能在死裡找出生路,就像從沙裡贏得水源。

看完電影對斯德哥爾摩症有了新的認識,不是從抗爭到共情到屈服這麼簡單,複雜的地方在於你明明已經跪下了卻在骨子裡認為自己還站著。

總的來說,是非常好看的寓言故事,小小的一桶水打倒了大大一片海,文明社會和原始社會就此擦肩而過。

以上就是本期要與大家所說的內容,如果對於這期內容有什麼看法的話,可以在評論下方說出自己的理解。

延伸閱讀  《開端》後,無限流題材還能再續收視神話?屈楚蕭的新劇也許可以

我們下期再見。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