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影》,所有人物的登場都只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活著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張藝謀的電影《影》,電影中有一處畫面印象最深:大山群峰、江河煙霧、濛雨飄落、獨舟慢行,再加上黑白畫面,所有的意境透出滿滿中國武俠的江湖氛圍。整部電影充斥權謀、誅心,影片裡所有為生存掙扎的人物,都在權力陰謀織就的網子裡,凸顯出灰色人性,境州、沛王、子虞、小艾等等,所有人物的登場都只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在亂世中活著,求生才是心底里最強大的慾望。

亂世容易衍生罪惡,罪惡即是黑,所以電影看下來有些壓抑。小艾作為一個內心堅毅且柔軟的女人,作為沛國都督的夫人,她忠於自己的身份,願意全力輔佐夫君。境州作為子虞的影子,自小生活在黑暗中,最初始她對境州的身世流露出可憐與同情,所以她才會對境州說:你不是影子,你就是你。她一直在提醒境州雖為影子,但有自己的人格,他有母親,母親在等著他回家。

小艾認為自己的夫君是沛國的英雄,隨著時間的推移,子虞已不再是曾經的都督,子虞陰鬱詭譎,而境州的形象卻越來越像她心中的都督,她的心開始從同情轉移為在意。她抱著境州,她能體會到境州作為影子的恐懼。當小艾發現子虞監視她與境州的洞口時,她的忠心在那一刻崩塌了,她對子虞沒有了以往的溫柔。小艾看到境州殺了子虞,殺了沛王,她目睹境州的變化,她恐懼,她害怕境州是另一個子虞。

當看到境州拿出荷包的那一刻,她流淚了,她的恐懼變成悲傷,她看著境州一步一步走出大殿,她聽到境州大喊:主公遇刺,不幸離世,刺客逆賊已被本都督當場擊殺。根據她以往忠君的思想,她想告訴大臣真相,但門外的景象讓她放棄將真相告知天下,也許那一刻小艾不再忠於他人,她想忠於自己。沛王裝作昏庸,只因他身為沛國國君,對內每日害怕都督搶奪君位,對外還要承受炎國的霸權,他用昏聵來掩藏內心的野心。

他在大殿之上懸掛《太平賦》,他想做個有抱負的君王,為了君位,他什麼也不在乎,任何事物、任何人都能犧牲,包括從小相依疼愛的妹妹青萍。先主早逝,權傾朝野的子虞助他登位,但子虞霸占權力及從小的恐懼讓他的心理變得極為扭曲,自嘲的眼神滿是憤恨。他想證明自己是沛國的天,而不是都督,所以才會以國君的身份逼迫小艾與都督的琴瑟在御,但又對所處的境遇無可奈何,才會自嘲對都督說:我斬不動你。

延伸閱讀  1985年,風靡全國的《海燈法師》,因何播到一半被永久下架?

其實在心裡對都督斬了無數刀,他知道朝堂的都督是假的,知道魯嚴是奸細,但他不做聲,他在等待時機,因為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棋子,他要做下棋人。他殺了境州的母親,只是為了讓境州回到沛國,成為他手心裡可以隨時拿捏的“都督”。青萍,沛國長公主。其實身為沛王的兄長是疼愛她的,從讓身為女子的她站立朝堂就可看出。

身為亂世之中的公主,她怎可能獨善其身。她被楊平侮辱,被魯嚴算計,被兄長放棄,當厄運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青萍沒有自怨自艾,她是有勇氣的女子。她跟隨田戰出現在境州的戰役中,她手持沛傘,為沛國戰,更是為自己戰。青萍用楊平侮辱自己的那把刀為自己贏得尊嚴,當刀插進楊平的脖頸,她笑了,她認為自己可以無憾無悔,可以含笑九泉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