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今年國慶我還選它



萬眾矚目的國慶檔在今天拉開帷幕。期待值拉滿的國慶檔第一IP,閃亮登場——《我和我的父輩》。

眾所周知,“國慶三部曲”已經是一個相當成熟的IP,國慶假期帶上全家一起觀看“我和我的”系列電影,早已成了國慶期間專屬的儀式感,一家人歡聚開懷的傳統保留節目。

《我和我的父輩》有著明顯的閤家歡屬性,笑點和淚點齊飛,絕對的老少咸宜,毫無疑問,國慶假期此片就是最好的選擇,沒有之一。很多人看完《我和我的父輩》都會這樣評價:“前半段爆哭,後半段爆笑”、“太好看了、太好哭了、太好笑了”。

讓我們來看看影片的豪華配置——

《乘風》裡吳京、吳磊搭檔飾演硬漢父子,吳京由戰狼變戰馬,“乘風”吳磊意氣風發;《詩》中,章子怡和黃軒搭檔演夫妻,竟有種莫名的CP感;《鴨先知》中徐崢帶著熟悉的弄堂鄰居回來,化身廣告狂人;《少年行》中沈騰馬麗再度聯手,在公園裡一邊健身一邊相親,讓人笑到腮幫子痛。更不用說作為影片最大彩蛋出鏡的老藝術家們了,張藝謀、陳道明、李雪健、出現在同一部電影,絕對的有生之年!

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四位導演,三位百億票房男演員+華語獎項大滿貫女演員,各自拿出看家本領,讓你一張電影票享受四種極致的觀影感受,加量不加價。

四位均屬於演而優則導,相信我,如果想二刷的話,你大概率是想品一下他們是演得更好還是導得更好。尤其是章子怡和沈騰,首次以導演身份出現在觀眾面前,卻完全沒有第一次當導演的生澀感,誠意滿滿,完全可以放心服用。

但陣容只是錦上添花,能講好故事才是一個影片的關鍵,《我和我的父輩》扛住了。它熱血、催淚、輕鬆、爆笑,能觸達人心底最柔軟的地方,激起國人最廣泛的共鳴。

影片以世代為章,用發生在普通家庭的故事為載體,拍出了14億中國人從抗戰到今日共同的記憶。平凡又偉大的父母一輩為什麼無怨無悔地把自己奉獻給祖國?答案就在影片裡飄蕩。

時隔多年的跨時空迴應

重現鮮為人知的冀中騎兵團

今年6月,一段八路軍殲滅日寇的紀實影像首度公開,戰士們正面衝鋒、氣勢如虹。電影《我和我的父輩》之《乘風》跨時空迴應了這段真實歷史 ,一人一騎,戎馬衛山河,吳京再導戰爭題材,還原高燃騎兵戰場。

不看這部電影,真的很難知道這段歷史背後的原型故事。80年前的中國,有一支讓日本人聞風喪膽的騎兵隊伍,團長馬仁興帶領著冀中騎兵團,經歷了無數次戰役,衝鋒掃日寇,鐵馬捍吾疆,在冀中大地上書寫下赫赫戰功。

在特別放映現場,剛從青海高原退伍回來的騎兵,看完後激動地表示,“眼前浮現的都是在部隊中騎馬衝刺的畫面,特別熱血沸騰。”新四軍騎兵團團長的後代,在映後上臺交流,吳京握著老兵的手,連連鞠躬。

《乘風》中呈現的戰爭群像,實在是太戳人淚點。為了呈現親臨戰場的真實感,吳京聚集了上百匹戰馬,以最大的真誠,還原了騎兵團眾人策馬奮戰,在槍林彈雨中衝鋒集結的熱血氣概。真刀實槍拍馬戰,拍一遍摔一遍,從幕後花絮可以看出,這群電影人真的在“以命相搏”。


吳京在拍攝騎馬戲份時意外摔馬,起身後第一時間向工作人員詢問馬的情況如何,然後拍拍塵土繼續拍攝,等結束了才去就醫。當被問到為什麼找吳磊演自己的兒子時,吳京回答:“因為吳磊是無條件絕對服從的一個演員!”非常能吃苦、不嬌氣,“提前一個月練馬、能光膀子、能晒、能剃頭,什麼都行。”吳磊在拍攝時道具意外炸膛了,拍攝完才去醫院摘出殘留在臉上的碎片。吳磊笑稱:“劇組很’卷’,大哥大姐們一個比一個早起來,開機之後,不拍戲的時候全都在練騎馬。”

片中吳京吳磊的父子情實在太虐心,從父子關係的小家視角讓人感受到戰爭的殘酷。結尾處“冀中騎兵團”的旗幟一展,更是讓人直接破防。每一位保家衛國的騎兵團戰士,都是人民心中的一面戰旗。

延伸閱讀  國產劇終於拍“殯葬”題材了

騎兵當先,以血肉之軀捍衛同胞故土;軍民同心,在危難關頭同仇敵愾。當真實歷史VS吾輩乘風,實在令人感慨良多,世世代代的中國人,都在為了下一代的美好生活負重前行。英雄們,山河已無恙,祖國已強大,你們看到了嗎?

什麼是宇宙級浪漫?

是中國航天人在星辰間寫下的“詩”

1969年,“長征一號”火箭發動機研製基地,有一群新中國航天事業的開拓者,還有一群等待父母平安回家的孩子。這些默默付出的身影,一撇一捺彙整合中國人叩響宇宙的“詩”。

沒想到,章子怡導演的處女作竟出乎意料的好看,細膩入微的人物刻畫和情緒傳遞,給電影賦予了特有的浪漫和詩意,貢獻了淚點最密集的篇章。章子怡飾演的母親是浩瀚時代中的一抹溫柔,女性視角,全女性電影班底,充分展現了中國女電影人的力量。


航天工作者和他們的家庭都太偉大了,章子怡、黃軒飾演夫妻,幾個小動作、微表情就完美詮釋了那個年代的父母愛情,在祖國建設時期,這群航天人,用小家的奉獻換來國家的進步,影片裡,章子怡對孩子說“爸爸媽媽可能都不能陪你長大”,讓人淚水瞬間湧出。

看了《詩》才知道那個年代科研人員的工作條件多麼艱苦,才瞭解助推火箭的火藥竟然是用手雕出來的。國防建設從無到有太不容易了,0.2毫米左右的藥面修整精度,只有200人從事的危險職業,被稱作“炸藥堆裡的園藝師”的火藥雕刻師。有了他們,我們才逐漸擺脫了落後捱打。

中國航天人的浪漫就是在天上寫詩:“詩”是“東方紅一號”、是“神舟”飛天、是“嫦娥”奔月、是“天問”探火、是“天宮”遨遊,是對宇宙的第一次叩響,更是“千古飛天夢,今朝上九天”,向他們致敬!


中國大陸第一支電視廣告長啥樣?

廣告狂人“鴨先知”拍給你看

1978年的上海到底有多時髦?化身“廣告狂人”的徐崢拍給你看。他置景考究,細節還原,藍工裝鐵飯盒、碎花裙卷花頭、南京西路的廣告牌、上海第一代計程車“小烏龜滴滴車”,1:1復原了上世紀70年代的上海弄堂,再現了一個摩登上海。

更讓人驚喜的是,時常以光頭造型示人的徐崢,此次在《鴨先知》中竟然長出了頭髮。小演員韓昊霖第三次參演“我和我的”系列,依舊出彩,這次扮演徐崢的兒子。


故事由真實故事改編,原型就是中國大陸第一支電視廣告。春江水暖鴨先知,時代的弄潮兒,乘上改革開放的春風,立在了時代的潮頭。影片裡埋了很多彩蛋,出演的倪虹潔和張雨綺,都曾是早期最具代表的廣告女郎。當然,最大的彩蛋當屬張藝謀那句, “別蒙我,我可拍過電影” ,話音未落,整個影院笑成一片。

在“國慶三部曲”中,徐崢是三朝元老。這次一如既往的穩定發揮,復古幽默又不失時代思考,節奏把控得當,細節充滿了“滬式”詼諧,展現出十足的市井氣息。弄堂還是那個弄堂,街坊還是那群街坊,這是屬於徐崢的“弄堂宇宙”。


老搭檔再聯手

讓你“馬”上笑到肚子“騰”

延伸閱讀  電視劇收視率排行榜:《沸騰人生》排在第二,第一收視高達1.701%

沈騰真的是長在笑點上的男人,沒想到他演一個面癱的機器人,也能讓人笑瘋。《少年行》中不僅含“騰”量超標,還有很強的“麻花”味兒,有了開心麻花做背書,熟悉的面孔來助陣,什麼梗都能玩出新花樣。

更不用說沈騰再次跟老搭檔馬麗合作了,一出手就是王炸,從沒讓人失望過。只要站在一起,甚至連包袱都不用設計,就能引人發笑。影片裡,馬麗獨創的健身大法,讓人目瞪口呆,跟沈騰的相親橋段,更是讓人笑到捶牆。

對於喜劇來說,好笑才是硬道理。首次執導的沈騰,拿出看家本領,把個人風格發揮到極致,依然延續了自己的喜劇風格,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好笑的騰叔,原汁原味,讓你從頭笑到尾。


《少年行》的設定雖有科幻元素,提到了未來中國高精尖的技術,但當中更講述了追求夢想。影片結尾,全程都面癱的沈騰,捏臉一笑,十分治癒。當李雪健出現時,老戲骨和喜劇人破次元合作,更是引發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看完片不要著急走,還有好聽的片尾曲。結尾處,王菲再度獻唱《如願》,天籟之聲緩緩道出父母一輩的動人瞬間,“而我將愛你所愛的人間,願你所願的笑顏。”山河無恙,煙火尋常。這盛世的每一天,皆為你如願。


國家的崛起,背後總有著千千萬萬的真實又熱血的故事,這些都是值得被書寫的。主旋律從來不該成為一個貶義詞,更不該離觀眾遙遠,如果都按《父輩》這個標準拍,大家還能接著追。

從《祖國》到《家鄉》再到《父輩》,“國慶三部曲”有著一脈相承的故事基因。四個座標,四段故事,揭示了中國人奮鬥的底色,每個人都是歷史的創造者,也都是平凡生活裡的普通人。

每一代人都是歷史的創造者,我們的父母是,我們也是。日益強大的中國,是因為一代代中國人的奮鬥,我們這一輩也要接好這一棒。

什麼是我們的父母一輩?

1942年,他是英雄;1969年,他是奉獻者;1978年,他是弄潮兒;2021年,他是追夢人。

他們是父親,她們是母親,他們是我們的父輩。他們有自己的戰場,他們有自己的愛情,他們有自己的堅持,他們有自己的夢想。

你見過他們的眼淚嗎?你和他們一起笑過嗎?他們年輕時的臉和你一樣。

2019看《祖國》,2020看《家鄉》,今年老規矩,2021看《父輩》。

國慶假期,帶上家人,一起去見證他們的青春吧!



作者 | 傅青

校對 | 楊潮

延伸閱讀  闊太黎姿創辦個人品牌,打扮幹練化身女強人,不再甘願只在家帶娃

排版 | 望舒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