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部離經叛道的電影,容易引起不適,強烈建議不要觀看!


一部離經叛道的電影,在一種意義上替我們打開一扇門。通往關於享樂的極樂世界,通往人心與社會的病態與變態,通往地獄。

在一種關於違反道德的大開眼界中,帶有攻擊性的離經叛道電影可能會讓人感覺不適,也可能讓人進一步反思當時的社會價值。

因此,它們很可能是關於某個當下或某個時代的價值觀或群體意識,無論是表面或是陰暗面。

▲《發條橙》劇照。

每個人心中都住著惡魔,而電影是照妖鏡,將心魔提煉成一個時代的Du癮。下面我們一起回顧那些年搬上大銀幕的9部離經叛道的電影吧。

1.《發條橙》,1971

說到離經叛道,傳奇神導斯坦利·庫布里克的《發條橙》絕對是影史代表作。片中作姦犯科樂此不疲的阿歷克斯象徵人性宣洩慾望的純粹惡,被捕入獄後,他接受了思想改造的罪犯療法「厭惡療法」,每天被強迫觀看人類各種惡行的影片,搭配其最愛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最後只要一有惡的念頭會噁心想吐。

政府其後宣告實驗成功,被釋放的「良民」阿歷克斯回歸社會後遭到各種報復,最後選擇自殺。自殺未遂後,政府宣布阿歷克斯先前接受的實驗違反人性,而大難不死的他,其實已經「痊癒」,露出邪惡的笑容,在他的腦中與照顧他的護士大戰三百回合。

《發條橙》講的是惡與體制規範的問題,也關於善與惡的選擇權,我們都希望世界無惡,而要是,通過制度去「閹割」人們選擇惡的權利,這樣的善是否是一種偽善呢?

2.《猜火車》,1996

《猜火車》的故事背景是Y時代銳舞派對文化與Du品在年輕族群中興起的時代,這部讓大家知道海洛因比高潮爽一百倍的經典作品創造了青年Du品文化的敘事風格。

一群濫用Du品的底層青年、一個放蕩的富家少女、一個流氓,《猜火車》對於這群吸Du屁孩的生活有非常寫實而帶點歡樂的描繪(不過他們在嗨的過程中害死了一個嬰兒),追求Du品的高潮究竟是為了享樂或是逃避?還是僅僅是電影中心思想「選擇人生」中的一條出路?

不過既然是一部關於選擇的電影,結局也給了大家一個充滿希望的正能量:男主角背叛大家捲款而逃,他選擇脫離Du品的生活,大步邁向一片光明的未來,然後,那首英國電音天團Underworld的神曲《Born Slippy》的前奏登登登音樂一下,將這部電影真正的化為經典。

3.《恐懼拉斯維加斯》,1998

由約翰尼·德普與本尼西奧·德爾·托羅主演的《恐懼拉斯維加斯》描述一位記者和他的律師前往賭城報導摩托車比賽,他們只帶了一隻皮箱,而裡面裝著滿滿的禁藥,在從未清醒的過程中發生了一連串可笑的事件。

在片中約翰尼·德普曾說「我們大概用過人類有史以來所有的Du品」。在這個堪稱史上最瘋狂荒唐的賭城之旅中,現實事件與迷幻空間的界限不再清楚,最後兩個人把住的高級旅館房間「炸」得一塌糊塗。

《恐懼拉斯維加斯》表面上是一趟Du品之旅,然而其時代背景為70年代初,當時美國剛歷經反越戰以及時代和平運動,原先引以為傲的美國夢碎,而大眾也開始反思所謂公平正義的戰爭所帶來的傷亡。

延伸閱讀  秦俊傑新劇《浮世薈》女主實力派小花,製作團隊強大是部大製作!

片中看似奢華糜爛的賭城生活,其實正是對一切空洞美好的嘲諷,如同兩位主角在片中玩世不恭的態度,而Du品只是輔助。

4.《大逃殺》,2000

作為當代大屠殺類型電影的典型,《大逃殺》在發行時集合眾多日本年輕鮮肉男女偶像,上演高中同學自相殘殺的啟示錄。這部片的成功之處在於用極為寫實殘忍的殺人手法描繪,以及為了生存下去,所體現的同學、友人、戀人間的信任、猜忌與愛。

片中的BR法案是成年人對青少年的不信任而以權威獨裁者自居,而反過來青少年這邊也對成年人與社會的不信任,反映了千禧年來臨之時,人們對社會與製度的種種焦慮與不安,以及伴隨計算機時代而來,越趨嚴重的時代隔閡。

《大逃殺》影響了日後無數電影的表現方式與故事,現在回頭看,《人類清除計劃》的表現手法相較「客氣」而平淡,尤其《大逃殺》通過戀人間互殺的情節,暗示著愛依舊是在這無人性實驗中,生存下來的唯一答案。

5.《美國精神病人》,2000

《美國精神病人》的背景設定在80年代紐約華爾街,由克里斯蒂安·貝爾主演的主角貝特曼是一名具有強迫症的自大狂,他非常注重生活中的一切細節,片中有一段便是他鉅細靡遺地分享自己每天的運動與保養例行公式。

而在工作與交友上,貝特曼與他們友人同事過著誇耀與比較的生活,從眼鏡、西裝、名片,女伴,到是不是訂到很難預訂的餐館等。

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貝特曼隱藏著心理變態,如殺害流浪漢、找妓女滿足自己的自大,到最後甚至出於嫉妒而殺害一位友人,而貝特曼穿著雨衣一邊聊天一邊拿斧頭砍死友人的劇情也成為影史經典。

在此片的結局,種種證據指向貝特曼一直以來的殘殺行徑似乎都只是只發生在腦海裡的幻想,然而也有人認為其實他犯過的罪行都是真的,只是許多人為了自保而選擇忽視或冷漠以對,正如同上流資本社會所表現的一樣。

6.《夢之安魂曲》,2000

比起《夢之安魂曲》,《迷上癮》這個譯名更能更反映這部片的核心精神。由年輕的傑瑞德·萊託與詹妮弗·康納利主演,這對年輕情侶因為Du癮而引發一連串事件,而男主角的母親也因為希望被喜歡的電視節目選上,成日幻想著自己真的上了節目,甚至為了參加節目而開始吃減肥藥。

年輕情侶為了Du癮而開始鋌而走險,女主角最後甚至出賣了自己身體,男主角斷送自己的一隻手臂,友人被捕入獄。至於男主角的母親更是為了達到減肥效果而服藥過量,產生非常嚴重的幻覺最後送醫,在醫院的精神治療中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夢之安魂曲》對於Du品濫用的描寫非常寫實,結局也非常殘酷,因此比起結局陽光正向的《猜火車》更有反Du神片之名,然而此片的意義其實不僅於Du品,而是關於癮,揭示著在人們過度仰賴外在刺激的現代社會中,癮會讓人一步一步陷入毀滅結局的道理。

7.《不可撤銷》,2002

由嗨片產生器的惡名昭彰導演加斯帕·諾執導,即使被列為禁片之列,《不可撤銷》是超越禁片的邪惡存在。

故事以章節跳轉的倒敘手法呈現,描述男主角為了向強暴了女友的歹徒復仇,一路殺進一個地下俱樂部的過程。簡而言之,這是一部非常不舒服,而且強烈建議不要看的電影。

故事的第一個章節是男主角在昏暗的俱樂部裡殺人,他拿起滅火器把一個男子的頭敲爛,對是敲到凹進去的那種爛,而在這時,觀眾還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人。

延伸閱讀  《突圍》:兩個捲髮造型的角色,誰才是達康書記?

接下來便是那個一鏡到底長達10分鐘的邊吸Du邊強暴片段,由於太過寫實與殘忍,搭配女主角(意大利女神莫妮卡·貝魯奇飾演)從頭到尾的哀嚎,據說試映時有200人受不了直接走人。

隨著時間向前推進,觀眾的心理陰影也隨著慘劇發生前美好的情景稍稍受到撫慰,故事最後,鏡頭旋轉帶到躺在草地陽光下的女主角,而畫面浮現一段文字:「時間毀滅一切」。

通過泯滅人性的殘忍呈現,導演提醒我們性暴力與暴力無時不刻正在發生,而一切發生過的都無法逆轉,地獄無所不在。然後再說一次,不建議看。

8.《霓虹惡魔》,2015

由曾經執導《亡命駕駛》的導演尼古拉斯·溫丁·雷弗恩拍攝,艾麗·范甯飾演一名從鄉下到好萊塢發展模特事業的16歲少女,與由超模阿比·麗等人飾演的模特和化妝師結識。

這部關於女體崇拜的電影堪稱史上最時髦的離經叛道電影,而重點在於貫穿全片的病態「美」學,強調美麗是唯一的貨幣,艾麗·范甯也從一位天真的美少女黑化成一個為自己的絕對美麗而自負的女子。

最後被那些嫉妒她容顏的女子殺害並分食,她們甚至用她的血洗澡,呼應著17世紀匈牙利王國女伯爵伊麗莎白·巴托里喝少女鮮血,用血洗澡的傳說。

《霓虹惡魔》觸及時尚圈中對於何謂「美」的病態,如過了年紀就會被淘汰、整容(「沒有人喜歡自己的樣子」)、潛規則等,以及奠基在慾望之上的嫉妒、憤怒與瘋狂,呈現當代社會中對於女體的病態崇拜,而本片也因為其中的jian屍情節以及荒唐的劇情走向,被認為是當年最讓人不適的電影。

▲(左起)要角艾麗·范甯與導演尼古拉斯·溫丁·雷弗恩。

9.《此房是我造》,2018

由曾經執導《撒旦的情與欲》與《女性癮者》系列等爭議電影的拉斯·馮·提爾拍攝,《此房是我造》描述一名高智商強迫症殺人魔不斷在無差別殺人的過程中一步一步踏入地獄的故事。

擺脫一般電影的惡有惡報導德脈絡,片中殺人魔從來沒有因為殺人得到報應,反而沉浸在哲學思辨中,將自己的所作所為認知為藝術,被害者如同生來被宰殺的肉塊。

電影中有非常多超級殘忍的描繪,在戛納電影節首映時據說觀眾也是成批逃走。被影評喻為「不該被拍出來的電影」、「一個半小時的地獄」等。

這部引用但丁《神曲》的電影是人類慾望與惡的絕對美化,也是對道德與宗教的刻意褻瀆。

「有些人聲稱我們想像出來的暴行,其實是呼應在我們文明社會中無法滿足的深層慾望,因此只能通過藝術宣洩出來」,我們會認同為惡的人得到懲罰報應,而為了藝術為惡的人呢?

或者像導演拉斯·馮·提爾這樣總用藝術(電影)為「惡」的人呢? 《此房是我造》到底應不應該被拍出來,值得深思。

▲《此房是我造》引用了但丁《神曲》,但被評為「不該被拍出來的電影」。

延伸閱讀  韓劇《向你奔去的速度493km》首次公開朴柱炫劇照

寫在最後,性、Du、暴力

如果性是一種慾望,那它不該被認為是離經叛道。如果性結合了暴力,那它就是惡行。

如果Du是一種慾望,是否存在適量與過量的道德差異?

如果暴力是一種慾望,是否就有被宣洩的權利?

離經叛道電影是我們慾望的代行者,也是社會價值的破壞者,騷動我們與生俱來的深層慾望,滋養著生於道德之前的惡性高潮。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