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會不會出深圳下一塊飛地?不要急,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河源會不會出深圳下一塊飛地?不要急,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2021-01-06 一葦旅行

深汕之間的跨區域協調發展新模式,自產業轉移工業園算起,也有十二年時間了。在這十二年中,成績可謂斐然,一座「新深圳」在粵東的紅海灣拔地而起。從最初的產業轉移,到2011年正式設立深汕特別合作區,再到2018年深汕特別合作區黨工委、管委會調整爲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一塊深度的「深圳飛地」已經成型。

在深圳東進計劃中,最初進入候選名單的除了汕尾,還有粵東的另一個地級市河源。和汕尾一樣,河源的經濟總量在省內也居於倒數第幾名,人均GDP甚至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所以河源和汕尾一樣有迫切發展經濟的動力,以及引進外部投資和管理經驗的積極性。

不過,河源最靠近深圳的紫金縣西南距深圳東邊的坪山有120公里,車程約兩小時,比汕尾多了半小時。另外,河源是個內陸城市,缺少海運優勢,目前和深圳之間僅有高速公路相通。不過正在施工的贛深高鐵計劃在明年年底通車,該條線路在河源境內有和平東、龍川西、東源和河源東四個站。

那麼,河源境內外的某地是否會出深圳的下一個飛地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既取決於深圳,又取決於廣東省,還取決於目前仍處在「試驗階段」的深汕合作區是否能出各方滿意的成果。

誕生已有近十年的深汕特別合作區在2019年交出的答卷是46.8億元的GDP,這個數據比2018年的53.13億元還要低。當然,深汕合作區的大部分項目目前還在建設期,投入運營並出產能的只是一小部分,有這種反覆的成績也算正常。

不正常的是兩地合作的模式似乎沒那麼順暢。從兩地共管變爲一家單獨管理,折射的是之前多頭管理帶來的低效率。雖然通過將深汕特別合作區黨工委和管委會調整爲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派出機構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另一個問題又浮出水面。

既然是合作,那目標就是雙贏。但在最近兩年汕尾的GDP中並未包含深汕合作區的部分,而是出現在深圳的GDP中。既然是深圳主導,GDP歸深圳也沒錯,畢竟GDP歸哪邊,事關哪邊的稅收和政績。但對汕尾來說,從合作區得到的階段性成果又是什麼?自己搞的深汕特別合作區拓展區嗎?

另一方面,更準確地說,深汕合作區的目標應該是廣東省、深圳和汕尾三方的三贏。但作爲經濟特區和計劃單列市的深圳,財政稅收是直接上繳中央的。雖然說蛋糕做大了才好分,但現在廣東省從合作區得到的階段性成果又是什麼?

會不會有第二個飛地,在主導權的背後,其實還有更多理不清的關係需要理清。對合作的三方來說,曙光肯定是在前方的,但路還很長。所以對急於打出「深河特別合作區」口號的河源來說,這事急不得,還是先讓子彈飛一會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