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多的茶緣


小二多的茶緣

2020-11-08 仰視人生

在70年代我屬於超生,家裡人都叫我小二多,總是寵著我。記事起常看到父親下班回家,總要用大瓷口缸泡一缸茶,那時大家生活都困難,喝的都是商店裡價格很低的綠茶,口渴時我總會喝上幾口,初時的微苦到回甘讓我習慣了喝父親大瓷口缸里的茶。

在我上小學四年級時家裡買了一台黑白電視機,鄰居們一到傍晚都到我家來看電視,母親總是熱情地招呼接待著,茶水是每個看電視的人手中不可少的標配。母親用滾燙的水爲大家續茶,濃濃的傳統茶文化好像就在我家裡日夜傳承…

後來我考起了大學,走南闖北去了許多地方,去咖啡館喝過很有情調的各種咖啡,也品喝過各種名茶,只是所有的這些都沒有父親大瓷口缸里的茶有味。雖說父親當年喝的是廉價綠茶,卻是地道的普洱茶,那時的人忠厚茶廠實誠,那個茶的味就永遠地烙印在記憶深處里,直到今天父親或茶像一道美好的往事時時溫暖著我。

作者簡介:仲曉蘇筆名asu90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熱愛文學喜歡繪畫,在一個浮華的都市找,一片心靈的淨土。自由撰稿人有詩歌《傻子的笑》《讓愛點亮》《天堂的歌聲》發表於南國文學。

微信公衆號:仰視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