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刷《雙面膠》才發現下嫁門不當戶不對,把婆婆當媽的麗娟太愚蠢


時間白駒過隙,一晃神電視劇《雙面膠》距今播出已經14年之久了,那個出身上海中產家庭的麗娟一意孤行嫁給農村小夥亞平,最終落的個人財兩空的愛情悲劇,讓無數人唏噓不已。

曾經在我看來,麗娟和亞平之間最大的問題,正是門不當戶不對,直到四刷之後才發現,一切遠沒有那麼簡單。


表面來看,麗娟出生在上海,雖然只有一套不怎麼大的小房子,但地理位置不錯,與身處農村的亞平相比,可謂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所以他們二人相識以後,麗娟的家庭根本不願意將自己的寶貴閨女下嫁給這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

可惜深陷愛情甜蜜的麗娟根本就不聽勸,一門心思以為只要愛情還在,任何擋在他們面前的現實都不會成為問題。

最後父母拗不過倔強的女兒,只能選擇盡最大的努力讓女兒日後的日子過得更好一點,拿出13萬積蓄作為小兩口買房的首付。

反觀亞平的家庭,一方面處在資訊閉塞的鄉下,本身賺錢的能力有限,能將亞平培養出去實在不容易,另外一方面,受教育程度差異,讓他們骨子裡重男輕女的迂腐思想尤為嚴重。

而在這一塊,兩家人可謂是截然相反,麗娟家裡女性地位突出,麗娟爸更多承擔的是包攬家務,聽從麗娟媽安排的角色,而亞平家裡卻是亞平媽如同保姆,照顧一整個家庭的飲食起居二十年,還理所當然認為一切就該這樣,從來沒有任何怨言。

這樣的角色互換,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暗示了麗娟和亞平之間一定會產生的問題和摩擦,因為從各自的認知水平上,在他們各自視角認為理所當然沒有問題的部分,其實恰恰是對方理解不了的。

比如最典型的在買房子的問題上,麗娟家出了13萬,亞平父母卻勉勉強強湊了2萬,等到房子好不容易買下來,亞平家並沒有因為麗娟家付出的多就因此更心疼兒媳婦,反而以一種“我窮我有理”的流氓態度把別人的幫助當做了理所當然,沒有任何感恩之心。

他們從來不會因為麗娟是個好姑娘而感到幸福,反而在一份愚昧的沾沾自喜中仍然以為是自己的兒子足夠優秀才引得像麗娟這樣“有點小錢”的女孩願意倒貼,真印證了那句忘恩比之說謊虛榮,酗酒,或其他存在於脆弱的人心中的惡德還要厲害。

亞東因為娶了麗娟輕而易舉在上海紮了根,是個地地道道的鳳凰男,可正如現實世界裡早已被印證千次萬次的道理,所有曾被父母竭力反對的門當戶對,註定不會有好結果。

麗娟和亞平本是自由戀愛,在沒有兩個家庭參雜進來之前,麗娟雖然從小在嬌生慣養長大,但內心善良,而亞平雖然出生不好,但卻特別吃苦耐勞。

談戀愛的時候,不一樣的成長環境讓二人是互補的,所以小日子過得尤為甜蜜,但結婚以後,從兩個人變成兩個家庭,這種不一樣卻變成了相斥,逐漸由一個個小問題累積成了難以解決的大問題。

亞平曾經模範丈夫的表現,因為父母搬過來和他們一起住而逐漸暴露出了他“媽寶”的本質。

在父母面前的李亞平,活脫脫一個還沒長大的巨嬰,家務從來不讓他伸手,一切力所能及之事都是母親一手操辦,甚至包括了內衣和洗澡水。

這種近乎溺愛的待遇,是養尊處優長大的麗娟也沒有的,因為那些該被鍛鍊的份內之事。

延伸閱讀  阿妹的黑暗童話

可惜,早已被環境塑造的亞平根本不懂,在結婚以後面對母親和老婆的矛盾,也永遠只會當個縮頭烏龜。

更可怕的是,當初的濃情蜜意,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面前,早已變得不值一提。

李亞平對父母言聽計從,一邊責怪麗娟不懂事,另一邊又因為傳宗接代的迂腐毒瘤,徹底將麗娟變成了他們家的生育工具。

這裡就不得不再提一句亞平的陰毒了。

當他們的感情早已產生難以修復的裂痕,再無法回到當初的時候,因為父親病重,“孝順”的他為了實現父親抱孫子的願望,竟然上演了一出“仙人跳”。

那時他與麗娟之間已經是分居的狀態了,但為了“騙”麗娟生下孩子,他開始大獻殷情,噓寒問暖。

可惜被豬油蒙了眼睛的麗娟還以為是丈夫終於良心發現,殊不知她早已掉進了這如狼似虎一家人的口腹。

麗娟懷孕以後,作為母親的本能,讓她選擇將孩子生下來,另一方面,其實也曾寄託希望孩子的到來還能給支離破碎的他們一點新的希望,卻沒想到,這才是真正地獄的開端。

麗娟最後也只是成為了李家延續香火的工具,孩子生下以後,便瞬間被暴露真實面目的一家人理直氣壯的趕走了。

而在與這一家人的相處中,還有一點至關重要,就是李亞平的“家暴”,面對妻子的辯解和母親的委屈,李亞平永遠不會站在公正視角。

比如有次婆婆教孩子說“媽媽壞”,麗娟氣不過找婆婆理論,李亞平二話不說,直接動手扇了耳光。

媳婦應該讓著媽,因為媽是長輩,這是李亞平的處事原則,卻不知在這樣的“維護”中,從來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因為完全相斥的兩面是不可能通過雙面膠粘合在一起的。

亞平媽本身就是極度重男輕女的人,在她看來,媳婦應該照顧好整個家,而兒子是“辦大事”的,就應該當甩手掌櫃。

李亞平也正是在這樣的優待中逐漸物化了女性,伊能靜曾說過一段話“這個社會對女性最大的惡意,恰恰是同為女性的我們自己強加上去的”。

女人應該相夫教子,女人天生應該平衡事業家庭,甚至家裡的剩飯剩菜,也該是女人吃的,這些被李平媽當做理所當然的東西,成為了壓在麗娟身上的一道準則。

可麗娟是斷不能接受這部分的,可她在這段婚姻裡的清醒又顯得如此短暫,她對亞平心存僥倖,因為真心愛過,始終寄希望於這個男人終有一天會站回她的身邊,直到一次次失望累積,讓她終於再無法欺騙自己。

再看麗娟的悲劇,我們會發現婚姻的真面目,其實是面目全非的,站在現實背後的並不是十全十美的模樣,反而是在細節的見證下經不起絲毫推敲的。

延伸閱讀  婚戀心理:男人最渴望這4種戀愛模式,你處於哪一種

但如今卻依然並不缺少一意孤行的人,即使父母苦口婆心,用他們識人無數的眼睛告訴你這個男人不靠譜,那一個個女孩還是頭也不回的選擇了飛蛾撲火。

你真的相信一個“鳳凰男”或是一個“媽寶男”會僅僅因為愛你而永遠站在你身邊嘛?別傻了,在那群永遠不懂得滿足的吸血蟲身上,最後也只會讓你自己遍體鱗傷。

女人真正的強大始終是一顆無堅不摧的內心,和永遠不會被“奪走”的能力,無論遇見誰,都不能忘記自己是誰。

再看《雙面膠》這部作品,其實我們不難發現其中塑造的人物形象都是十分飽滿的。

李亞平並非一開始就是“鳳凰男”,或者說,在他成長環境的塑造中,他其實是有過反抗的,他也並非完全認同母親對家庭的“犧牲”,他也曾將自己的愛全部給予給了麗娟。

只是一個是上海土生土長的嬌嬌女,一個是鄉下大字不識幾個的老阿姨,她們之間的差異,本身就是不可調節的,她們對待萬事萬物的認知落差,也並不是單靠李亞平一個人的努力就能改變的。

所以到後面與其說是李亞平原形畢露,倒不如說是他已經明白這份刻在骨子裡的差異也是他帶在身上的。

他變回了那個“鳳凰男”,再次面對母親和老婆的矛盾時,也再沒辦法去調和,只能努力當好那個“好兒子”。

《雙面膠》電視劇的結局,是將整個故事美化了,婆婆在臨終前,麗娟抱著孩子去見了一面,麗娟最終也選擇和亞平和解。

但小說的結局並不是這樣的:

胡麗娟!我殺了你!!!”亞平一躍而起,一把掐住麗娟的脖子,鉚足了勁按下去,麗娟的後腦勺狠狠地被砸在牆上,麗娟並不反抗,甚至沒有踢和掙扎,臉色很快就紫了,絕望而幽怨地翻著大眼睛看著亞平,眼白越拉越大。

這是李亞平第一次打麗娟,而在原著小說中,經歷了這麼多,一切傷口早已難以癒合,真實的結局是這樣的。

麗娟想讓婆婆離開,所以給李亞平下了最後通牒,可這個好不容易落戶的“家”是鳳凰男最後的底線。

李亞平徹底憤怒“要走你走,這個家,還有我媽,還有我兒子,都得留下,你給我滾出去。”

李亞平的話也再次激怒了麗娟,她開始反擊,字字句句如刀子一般戳在了亞平身上,氣急敗壞的亞平一拳頭直接打在了麗娟的太陽穴上。

亞平的第一拳帶著氣憤卻還略有猶豫。他的母親在一旁,咬牙切齒地喊:“使勁打!這個爛貨!捶死她!”亞平放開壓抑在胸中許久的怨氣,放開力氣,像建築工人砸石頭一樣一拳又一拳地打下去。

不曉得過了多久,瘋狂的李亞平突然還魂,驚恐地住手。而此時的胡麗娟七竅流血,像一個面袋一樣癱軟在地上,李亞平開始抱住麗娟猛晃,麗娟卻直直往地下滑。沒有心跳,沒有呼吸。

延伸閱讀  與人交談時,少說這些話,會越來越有福氣

比起看似真善美的虛偽,現實讓人難以直視,我們卻無法躲避。

感謝閱讀,圖片來自《雙面膠》

撰文/深海里的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