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口罩与政治:防疫措施的看法为何与政治立场有关 – BBC News 中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都没有戴口罩。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右)一直对新冠病毒疫情轻描淡写。两人都没有戴口罩。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执政风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不过,在这场生死攸关的全球大流行疫情当中,有一点特别突出;他们二人都坚定地想要淡化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的威胁性。

在两个国家都发生了针对封锁令措施的抗议,而两国的领导人都明确地为此背书。

“这场全球大流行疫情在美国被政治化了,”哈佛大学的政治学者科斯塔斯·帕纳戈普洛斯(Costas Panagopoulos)说。

“很多人,包括总统在内,显示的都是这次病毒疫情的政治意味比健康议题更加重要。”

“在一个美国政治如此两极分化的时刻,人们依据自己的政治观点来回应这场大流行疫情,是一个正常的结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5月10日,约翰逊宣布初步放松对英国的封锁。研究表明,保守党选民更愿意接受这些措施。

与此同时,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支持并实施了封锁令措施,但是他和他的保守党因低估了这种疾病的传播而受到批评。

5月10日,约翰逊宣布初步放宽英国的封锁令,而研究显示,保守党选民对这些措施的接受程度要高得多。

“裂痕”

世界卫生组织(WHO)警告,党派政治已经阻碍了控制冠状病毒疫情的工作。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4月2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人民之前的裂痕,党派之间的裂痕是火上浇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警告称,不要将这次疫情当成是一次彼此斗争或者赢得政治筹码的工具。

“不要将这次疫情当成是一次彼此斗争或者赢得政治筹码的工具。这是危险的,像玩火。”

美国目前是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不过,美国却没有全国性的封锁令,而是各州和各市自行承担限制的责任。

特朗普曾几次对这些措施高声批评,也似乎为一些限制活动的地区所发生的抗议背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曾多次批评这些限制措施,也似乎为一些限制活动地区所发生的抗议活动背书。

在推特(Twitter)上,他呼吁要“解放”明尼苏达、密歇根和弗吉尼亚州。不过,总统所属共和党的支持者和民主党人之间,对疫情的态度则不一样。

在最近一次公布于5月12日的调查中,自定义为共和党人的美国人当中只有43%的人认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对公众健康是一个威胁。

在民主党人中间,82%的人表示全球大流行疫情是一次重大威胁。

另一项调查显示,共和党人倾向在公众地方戴口罩的比例要远低于民主党人——为56%对74%。

信任对认知之间的较量

公众对于冠状病毒相关事实的认知亦因应党派政治而截然不同。设在牛津大学的路透社新闻研究院分析显示,在美国、英国、德国和西班牙,政治人物作出的误导和不正确说法,导致了对新冠病毒更大程度的无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公众对于冠状病毒相关事实的认知亦因应党派政治而截然不同,包括是否应该戴口罩的问题。

“我们的研究显示,在这些国家,右派的人们对冠状病毒所知更少,”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拉斯穆斯·克莱斯·尼尔逊(Rasmus Kleis Nielsen)解释说。

“我们说的是一些同样聪明的人,但是他们把自己的信任交给了那些鼓吹关于病毒的虚假与错误陈述的政客。”

“博尔索纳罗效应”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曾公然违反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的卫生指引。他在3月称这种病是“小流感”。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全球数据库显示,巴西的病例总数是世界第三多。

他曾在公众场合与自己的支持者近距离接触,甚至参加政治集会,包括3月15日的一次全国活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曾公然违反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的卫生指引。他在3月称这种病是”小流感”。

美国和意大利的研究人员观察了当月在巴西的冠状病毒病例,发现在投票给博尔索纳罗的民众更集中的城市,新感染病例数字高出近20%。

当中包括圣保罗,这个巴西以及南美洲的第一大城市。圣保罗的官方死亡人数为4688,高于中国官方公布的全国总死亡人数。

研究人员写道:“我们的结论是,博尔索纳罗的行为加速了2019冠状病毒病的扩散。”

“这种更快的扩散不仅是由于人们在公众活动中聚集,还因为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们对于社交距离措施的行为有所改变。”

伦敦国王学院巴西研究院的负责人安东尼·佩雷拉(Anthony Pereira)说,他对于这些不一致的态度并不感到惊讶。

“一些更有名的博尔索纳罗支持者一开始的反应是将这种病毒说成是一个‘闹剧’,”佩雷拉回忆说。

“所以当总统真的违反科学和医学建议时,其他地方那些对病毒相关信息接收不足的支持者就赞同了他的说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西圣保罗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现在超过了中国。

越发模糊的图景

在3月至5月间,英国实施了七星期的全国封锁令。当时有过一些小规模的示威,但是相比起其他国家,数量非常有限。

5月10日,保守党政府宣布,他们会在英格兰放宽部分封锁措施,而民众对这一消息的反应似乎与各自的政治倾向有关。

根据舆观调查公司(YouGov)的问卷调查,61%的保守党投票者赞成措施调整,而反对党工党的支持者当中,这一比例只有32%。

不过,说到对于保护措施的接受程度,英国政治光谱两边的大部分人行为方式都非常相似。

工党和保守党的大部分投票者都支持社交距离措施,比如居家办公、关闭学校和禁止大型聚集等。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的政治学教授蒂姆·贝尔(Tim Bale)对这个乍一看似乎是悖论的现象作了解释。

“对于专家建议的态度,与政治上的左或右关系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是与民粹主义有关,而这可能会出现在任何一边,”他说。

“民粹主义者经常会向‘人民群众’的‘共同认识’靠拢,而不是专家的‘精英’观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蒂姆·贝尔说,”民粹主义者经常会向’人民群众’的’共同认识’靠拢,而不是专家的’精英’观点。”

性别因素比政治还大吗?

一些研究发现,性别因素的影响可能比政治还要大。

在美国,女性共和党人在多种情境下比男性共和党人更倾向于遵守社交距离。

心理学研究者在英国封锁令期间访问了年龄介乎19至24岁的人,超过一半以上的受访男性表示他们曾违反社交聚会禁令,与朋友见面。

有相当说法的女性则少于30%。

“我们知道,男性在总体上更愿意冒险,”参与这项研究的谢菲尔德大学的心理学家莉亚特·莱维塔(Liat Levita)说。

“不过,看到男性大龄青少年犯规要多这么多,是真的令人惊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调查发现,美国共和党女性比男性更倾向于遵守公共卫生建议。

成也政治,败也政治

在德国,极右政党“德国另类选择”(AfD)赞成针对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令的抗议。

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AfD在全国的支持率缩水至2017年以来的最低。

与此同时,韩国的主要反对党派未来统合党(United Future Price)批评政府对2019冠状病毒疫情的处理手法,包括在疫情初期拒绝禁止中国人入境等。

当时,该党派似乎将一路在4月15日的议会选举中获胜。

不过,到了全国投票的时候,韩国已经成为了抗疫的一个成功典范。

最终,文在寅总统的民主党完胜,并在议会内从一个少数派变成了多数派政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到了全国投票的时候,韩国已经成为了抗疫的一个成功典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