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新冠病毒奪命幫兇 細胞因子風暴的真相與應對 – BBC News 中文


新冠病毒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新冠患者擠滿醫院,病症最嚴重、最有可能喪命的,是那些自己的身體作出超乎常態、災難性反應的人。

病毒來襲時,免疫細胞迅速行動,大舉衝入肺部。本來應該是去保護,但用力過猛,甚至拿出重量級武器“反戈”,導致血管破裂,血液凝拴,血壓下降,器官開始衰竭……

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相信,背後的原因是免疫反應過激,健康保護神成了病毒奪命幫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什麼是細胞因子風暴?

正常模式下,病毒來襲,免疫反攻;病毒潰敗,免疫收兵。但有些時候,免疫細胞大軍失控,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士兵成了隨心所欲的暴徒,拿著重量級武器橫衝直撞。

這種免疫系統的“倒戈起義”,雖然已有檢測手段、反擊方法,但是對新冠病毒引發的免疫失常,具體應對手段還不很明確。

免疫系統反應過激的原因多種多樣,包括感染、基因缺陷、“敵我混淆”(把自身組織看作入侵者)的免疫疾病等。所有這些都歸入“細胞因子風暴”範疇。

之所以起了這樣一個名字,是因為那些叫做“細胞因子”(cytokines)的物質闖入血液系統。細胞因子這些微小的蛋白可以被視為免疫大軍的信使,在細胞間傳遞指令,有些請求免疫系統增援,有些呼籲免疫系統撤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報警的細胞因子太多,免疫反應可能失控

風暴怎樣衝擊人體?

如果“主戰”的因子過多,免疫系統或許無法自我調控。免疫細胞突破染病的身體部分,開始攻擊健康組織,吞噬紅、白細胞,破壞肝臟。

血管壁擴張,放行更多免疫細胞進入周邊組織;滲透過於嚴重時,肺部積液,血壓下降;身體各個部位出現血栓,進一步限制血液流通;器官得不到足夠的供血,患者可能休克、導致永久性器官損傷甚至死亡。

阿拉巴馬大學兒科風濕病學家和免疫學家、《細胞因子風暴綜合症》作者克倫(Randy Cron)說,遭遇風暴的大多數患者會發燒,大約一半會出現神經系統症狀,比如頭痛、痙攣甚至昏迷。

他說,醫生正在逐步理解細胞因子風暴和對應辦法。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可靠的診斷性檢測,但是,風暴有前兆。比如,血液中的鐵蛋白、肝臟製造的C反應蛋白濃度指標可能升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風暴與新冠什麼關係?

Covid-19患者遭遇細胞因子風暴先期跡像出現在中國疫情震央附近的醫院。武漢醫生對29名病人的分析發現,重症感染中,細胞因子IL-2R和IL-6指標更高。

廣東醫生對11起病例的研究也發現,IL-6是與細胞因子風暴類似症狀的先兆。另外一個醫療小組分析了武漢150起病例,發現喪生患者細胞因子風暴的一系列分子指標-包括IL-6、C反應蛋白和鐵蛋白—比倖存患者要高。

合肥一家醫院也有類似發現。

風暴也在衝擊美國病人。費城坦普爾大學風濕科主任卡利奇奧(Roberbo Caricchio)說,這類病例“見得很多”。雖然目前還沒有準確數據,但是他說,“比例可觀-大約20 -30%之間–的嚴重、肺部有症狀患者呈現細胞因子風暴跡象。”

細節仍在不斷湧現。克倫說,“新冠病毒的細胞因子風暴或許有其獨特面。”血栓比例似乎高於其他風暴症,但鐵蛋白指標並不會飆升到同樣如日中天的超高狀態。對於新冠病人,醫生注意到,免疫細胞攻擊肺部非常早、非常嚴重,以致肺部留下纖維化疤痕組織,

這個病毒動作神速克倫形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風暴為什麼會發生?

細胞因子風暴與瘟疫掛鉤並非首次。科學家懷疑,1918年西班牙流感、2003年薩斯期間,風暴或許就是許多患者死亡的元兇。

更近期,克倫和團隊分析了2009-2014年間豬流感的16個死亡病例,其中80%符合細胞因子風暴標準。他們還發現,幾名死者有基因變異,或許這也是導致他們免疫系統反應過激的原因。

比如,兩名死者PFR1基因變異。該基因負責穿孔素蛋白。穿孔素由特定免疫細胞生成,是突破封鎖、消滅問題細胞的主力軍。基因變異導致程序異常,但是,那類免疫細胞俗稱“天生殺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辛辛那提兒童醫院中心的兒科風濕病專家舒勒爾特(Grant Schulert)形容,“它們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繼續釋放大量細胞因子,然後就造成風暴了。”

克倫和團隊研究的其他五起患者有LYST基因變異,導致運送細胞垃圾出現故障。這會干擾穿孔素活動,阻止免疫細胞有效打擊入侵者。

醫生還懷疑,其他一些患者的基因變異也影響了他們的免疫功能。

克倫說,這些變異、或者其他類似的變異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新冠患者中20%出現重症,其他人只有輕症,或者根本沒有症狀。

基因變異的人或許根本不知情,他們的免疫系統失控風險大,感染後病情會更加嚴重。

克倫說,免疫系統亂了陣腳,想戰勝病毒,難度太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如何平息風暴?

應對辦法,或許是平息免疫系統的“叛亂”。

激素療法通常是首選。激素可以抑制免疫,但是,要想擊退入侵者,一定力度的免疫仍然是必須的。克倫說,至於2019冠狀病毒病,目前還不清楚激素療法是有效、還是有害。

還有其他一些藥物可以有針對性地干預特定的細胞因子。如果說激素是原子彈,那麼,那些藥物更像是鎖定目標後發射的導彈。目的是保護“友軍”—良好的免疫反應–不遭破壞。

比如阿那白滯素Anakinra,這是一款IL-1受體拮抗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已批准用於治療風濕性關節炎和兒童多系統炎症性疾病。

來自中國的初期證據也顯示,托株單抗(Tocilizumab)可能對治療新冠病有幫助。這種藥物可以阻擊IL-6受體,防止細胞接收IL-6發出的訊息。托珠單抗通常用來治療關節炎、或者幫助接受免疫療法的癌症患者緩解細胞因子風暴。

2月初,中國安徽兩家醫院的醫生對21名重症、危重症患者試用托珠單抗,幾天內,患者發熱等症狀顯著減輕,大多數患者C反應蛋白下降,19人在兩週後出院。

美國、中國、意大利、丹麥等許多國家的研究人員目前都在繼續研究、試驗將細胞因子阻斷劑用於新冠病治療。

但是舒勒爾特說,治療的前提是,醫生必須偵查到風暴即將來臨。他說,“訣竅是:認清細胞因子風暴。”

舒勒爾特、克倫和卡利奇奧提議,所有症狀嚴重到需要住院的新冠病人都可以做個簡單廉價的驗血,檢查鐵蛋白指標。他們說,他們所在的醫院和一些醫學學術中心已經開始這樣做。

克倫說,平息風暴,動手越早、效果越好。如果免疫系統要把你置於死地,你必須行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