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賀一誠首份施政報告明言“穩定壓倒一切” 救經濟仍靠自由行? – BBC News 中文


幾乎空無一人的澳門大三巴牌坊(5/2/2020)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隨著澳門、廣東與香港之間相繼變相封關,澳門地標大三巴牌坊幾近變得空無一人。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肆虐全球之際,有“東方拉斯維加斯”之稱的澳門發表了一份“姍姍來遲”的施政報告,確定今年的總體施政方向是“抗疫情、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推改革、促發展”。

在總長1小時26分的施政報告演說中,行政長官賀一誠兩次提到“不惜代價”——不惜代價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與我們將不惜代價,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維護穩定,穩定經濟,穩定就業,穩定居民的生活,穩定壓倒一切。

《2020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本應由上一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去年11月左右到立法會發表,但他選擇交由12月就任的新政府發表,只留下了同年度的財政預算案,而新特首賀一誠最終選擇在4月20日宣讀報告, 抗疫與疫後經濟毫不意外地被放到首位。

澳門經濟逃不出旅遊業?

這份施政報告中不少措施,比如現金派發——向每名永久居民獲派1萬澳門元(1253美元;8859元人民幣)——都是沿襲自崔世安留下的財政預算案的支出措施。不過在疫情之下,賀一誠表明,今年將是澳門治權移交20年以來,首次出現赤字預算,其中原因包括特區政府要花500億澳門元(62.6億美元;442.96億元人民幣)用於抗疫。

澳門迄今錄得45名新冠病毒患者,無人死亡,至星期二(21日)為止,已連續13天沒有新確診病例,特區政府也公佈將從5月4日起分階段復課。但學者向BBC中文指出,澳門前期抗疫工作快速而精準,目前來到了輔助經濟的階段,卻出現了滯後。

博彩稅是澳門政府主要收入

2015年博彩稅收入大跌,連帶政府稅收也下跌

澳門經濟博彩業“一業獨大”已經是從首任特首何厚鏵年代就在討論的問題。賀一誠在施政報告中說:“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博彩旅遊業大幅度下滑,進而衝擊其他相關行業,再次充分暴露了澳門經濟過度依賴博彩旅遊業的脆弱性和巨大風險……政府致力推動的會展業和文化創意產業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均不到1%,而博彩業的比重仍高達50%。”

賀一誠說,“在一段時期內,保持博彩旅遊業健康穩定發展,仍是保持澳門經濟穩定的基礎和前提”,“一業興,百業旺”,目前要“ 加強協助博彩旅遊業渡過疫情難關,繼而恢復遊客正常來澳,恢復市場的生機和活力”。

3月底,新政府向立法會提出修訂2020年度財政預算案,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表示,今年博彩毛收入將下跌50%,從2600億澳門元降至1300億澳門元。從博彩毛收入引申出來的稅收,是澳門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不過,截至2019年底,澳門基本與超額財政儲備合共5794億澳門元;外匯儲備資產總額至2020年2月為止,有1766億澳門元。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博士對BBC說:“整件事情其實很矛盾,一方面他們(特區政府)希望多元化,另一方面他們還是得依賴旅遊博彩業去支援這經濟體。 ”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澳門一度為阻止疫情擴散而關閉賭場。賀一誠稱,何時提請北京恢復自由行的條件之一,就是賭場不用再關閉。

“你能看得出,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澳門社會這麼多年來都不知道怎麼做。”

賀一誠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在疫情得到控制後,在主要客源市場加強旅遊推廣,在行政上把旅遊局“納入經濟財政範疇”,接下來“適當時候請求中央政府恢復內地赴澳旅遊簽注審批,增加自由行城市,並與廣東省協商放寬廣東居民赴澳旅遊簽注政策,恢復旅遊業發展”。

在施政報告發表後的記者會上,一位澳門記者問,“過度旅遊”問題長期引起澳門社會不滿,把旅遊局從社會文化司撥歸經濟財政司管理,會否導致澳門更著重追求經濟利益?

賀一誠說:“是否過度旅遊?今天我們的大三巴一個人都沒有,大家都心寒了,都問我什麼時候帶大家走出困境。”

“因應疫情的影響,我們認為有遊客總比沒遊客好。要是我們再去禁止遊客前來,或者說要收費等等,那我們澳門的經濟會更加水深火熱。”

除了把自由行看成特效藥,是否別無他法?余永逸博士對BBC中文說:“短時間內沒辦法。”

澳門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吳國昌對BBC中文說,“據我了解,這是商界——說不定還包括了六大博企——相當大部分人的要求”,“疫情的影響,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沒了遊客”。

大陸居民赴港澳旅遊,無論是隨旅遊團還是自由行,審批權都在中國大陸。吳國昌認為商界因此向特區政府表達了他們的意願,希望澳門當局適時向北京爭取恢復自由行。

就在施政報告公佈後的星期二早上,澳門特區政府行政會委員楊道匡以中衡智匯協會理事長身份出席半官方澳門電台節目時便說,他希望能有更多遊客來澳,並認為此舉有助增加消費,對恢復企業經營相當有效。

按照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數據,2019年全年,澳門錄得3941萬入境旅客,中國大陸旅客佔71%,其次以香港最多,但只佔18%。再接下來順序以台灣、韓國人數最多,之後就是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

賀一誠在施政報告中提到,將推動興建第四條澳門跨海通道、拓展輕軌網絡等基礎建設措施、改建氹仔客運碼頭部分大樓成澳門國際機場第二候機樓等工程。但另一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錦新向BBC中文記者指出,澳門建築業絕大多數僱員都是外僱,這導致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常見採用,透過擴大基礎建設來拉動經濟這招數,在澳門“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國大陸游客是訪澳旅客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在這樣的情況下,唯一就是指望自由行,希望它盡快恢復。”

澳門官方稱呼外勞為“外地僱員”。賀一誠在施政報告發表後的記者會上提到,單是2019年,就有19萬外僱在澳門工作,與澳門本地勞動力達一比一。以統計暨普查局推算,截至2019年底總人口為67.96萬人來說,外僱佔澳門總人口28%。

然而,澳門葡萄牙裔法律學者祈東耀(António Katchi)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對英文《澳門每日時報》說,特區政府蔑視這些外僱,覺得他們可有可無。

祈東耀說,他認為特區政府早已決定承受疫情經濟衝擊的先後次序:“首先就是非本地居民勞工(外僱),然後,在更小的程度上,且只限於目前,私營機構裡的本地工人”。

賀一誠這份施政報告還花了不少篇幅談論發展廣東珠海橫琴新區,他甚至說,希望橫琴能成為“第二個澳門”。目前,澳門已在橫琴有一“租界”——澳門大學新校區——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在去年10月底授權,向澳門劃出珠海橫琴口岸新旅檢大樓部分區域,讓澳門路氹邊檢大樓遷入,合併成新聯合關卡,並實施“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一地一檢”模式。

余永逸說,“如果純粹要多元化,(賀一誠政府)似乎把目標都放在橫琴,但實際上怎麼做?大家都不知道”。他目前只能猜測,是否以後跟博彩無關的經濟活動都要放到橫琴這個“主軸”去,澳門本身則繼續維持博彩業主導的角色,背後將牽涉到澳門會否參與管治橫琴等問題。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澳門大學數年前已遷至租自珠海的橫琴島土地,北京批准在校區內實施澳門司法管轄,從此成了澳門“租界”。

“穩定壓倒一切”成終極綱領?

澳門歷任三位特首,從2000年首份施政報告開始,“穩定”一詞一直存在,上一任特首崔世安在12月卸任前也曾對《澳門日報》說過一句“穩定要壓倒其他一切” ,但把中共語境常用的“穩定壓倒一切”一字不差的寫進施政報告,賀一誠卻是第一人。

賀一誠在施政報告中說:“在當前疫情下,我們將不惜代價,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維護穩定,穩定經濟,穩定就業,穩定居民的生活,穩定壓倒一切。”

賀一誠這番話並未讓區錦新與吳國昌感到驚訝。兩人認為,這只是反映了賀一誠作為前中國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澳門委員,與北京官員來往緊密,因而習染了相關思維。

區錦新倒覺得這說法“無的放矢”,因為澳門“一直都好穩定”。 “從社會穩定來講,澳門不存在因為疫情發生而有很大衝擊。這對經濟有很大衝擊,但對社會本身,衝擊不算很大。大家心中有數好多政策之前全已出台。”

他對BBC中文指出,儘管疫情下政府收入大跌,並須出動赤字預算抗疫,但澳門當前“家底豐厚”問題不大。

  • 習近平盛讚澳門特色“一國兩制” 喊話香港
  • 澳門:中國當局理想的“一國兩制”榜樣?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學者:賀一誠借施政報告向北京表忠。

余永逸博士指出,其實整份施政報告的佈局,先是強調北京中央對澳門的“全面管治”,繼而不斷強調“國家安全”,“很明顯要展示特區效忠於中央,也會配合中央指揮”。

賀一誠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如何盡快帶領澳門走出疫情困境時說:“我不是政治家,我只是一個澳門行政長官。我們看到全世界這麼多知名的政治家,目前都沒有一個人能講一句’我有信心帶領國家馬上恢復正常’。”這讓余永逸感動錯愕。尤其當澳門政府在疫情初期決策顯得迅速、準確,但對接下來的經濟問題顯得沒什頭緒,顯得有點滯後。

但他認為這段說話帶著“我只是給澳門市民服務、給國家服務的官員”,與施政報告貫穿起來,倒是符合北京“特區受中央全面管治”的論調,說明澳門要重新定位中央與特區關係,有別於過去只是“走過場”說說一些誇讚北京的話。

吳國昌則指出,賀一誠在公共行政改革部分提出合併高等教育局和教育暨青年局,而其背後配套有“推行愛國主義教育”這任務,“那段落表面上文字不多,但意味著政府已經做了許多準備,包括已經準備好課程。甚或準備由政府來推出課本”,而這是相當配合“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大方向。

吳國昌對BBC中文說,澳門居民在面對著很大的不確定性:“疫情算是過去了,甚至(假設)恢復自由行了,中國經濟是否還真的會很好呢?好得能支撐著一部分大陸人拿著很多錢來澳門?那是沒有保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