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的她體重只有40斤!爲了弟弟,極度節省長期營養不良終於病倒


24歲的她體重只有40斤!爲了弟弟,極度節省長期營養不良終於病倒

2021-01-06 天眼新聞

小吳,你妹妹吃早餐沒有?病房裡,傳來病友們的招呼聲。

阿姨,她是我姐姐,今年都24歲了。

不會吧?她是你姐姐,病房裡,所有病友都驚訝了。

原來,小吳的姐姐吳花燕,長期嚴重營養不良,身高只有1.35米,體重21.5公斤,看上去就像個小孩。如今被病痛折磨,四肢消瘦得只剩皮包骨頭,插著氧氣機輸液,虛弱地躺在病牀上。

父母相繼去世,面對20餘萬元的手術費,姐弟倆束手無策。「弟弟,我們不治了,帶姐姐回家。」弟弟聽完,偷偷的跑到病房外嚎啕大哭。

父母去世 姐弟相依爲命

今年24歲的吳花燕,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茅坪村炮爐山組人,目前是貴州盛華職業學院經濟學專業大三學生。

嚴重營養不良,加上被病痛折磨,躺在病牀上的吳花燕看上去就像個10多歲的小孩,四肢消瘦得只剩皮包骨頭,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姐姐身高只有1.35米,昨天稱了一下,才21.5公斤。」弟弟小吳抹著淚說,他已經沒有了爸爸媽媽,姐姐是他唯一的親人,他不想再沒了姐姐。

原來,早在吳花燕4歲的時候,媽媽不知道患了什麼疾病,病發才一天多時間,第二天就永遠離開了他們。從那以後,父親帶著姐弟倆相依爲命。

本以爲日子慢慢的熬下去,苦日子總會熬過去的。沒想到,老天對他們一家太不公平了,吳花燕18歲那年,父親患上了肝硬化,家裡沒錢治療,熬了半年,父親也狠心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省生活費  糟辣椒拌白米飯

父親去世後,吳花燕便和患有間歇性精神病的弟弟搬到了大伯家。

吳花燕和弟弟是國家一級貧困戶,2014年9月吳花燕升入高中,父親生病,從那開始姐弟倆靠每個月300元的低保維持生活。

從高一那年開始,吳花燕節約到了極點,就是爲了省下生活費。

「我從來捨不得吃早餐。」吳花燕爲了節約錢,在她整個高中時代,根本就沒有早餐的概念,有時中餐吃了饅頭,晚餐還是饅頭,就連一個肉包都不捨得吃,一天僅僅花2塊錢。

吳花燕到學校食堂基本上只是打白米飯,很少打菜。

同學看見很納悶,後來悄悄跟隨吳花燕到教室,才發現吳花燕每次都是從書包里拿出從家裡帶來的糟辣椒拌飯吃。自帶的糟辣椒,這5年多來就是吳花燕的下飯菜。

爲了省錢,有時吳花燕就連白米飯和饅頭都省了,自帶的紅薯就對付一頓。

「我最懷念初三那年,那年我們學校有營養午餐吃。」在吳花燕看來,學校的營養午餐,是她長那麼大以來,吃得最好的飯菜了。

正因爲常年不捨得吃,以至於吳花燕上了高中,身高只有1.25米高,也是因爲營養不良,身體抵抗力特別差,腳上經常長包、腫脹,常人走兩步的路,她要分三步走。村里人都勸她拿上學的錢去治病,而她不願意,堅持要讀書。

到了高三那年,吳花燕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導致她的頭髮狂掉,眉毛接著也掉光……她仍沒有到醫院徹底檢查,因爲她擔心花錢,爲了緩解病情,她經常到路邊攤隨便花幾塊錢,買些江湖郎中的藥膏擦一擦。

同年,弟弟小吳的間歇性精神病也發作了。

「弟弟胡言亂語,眼神呆滯,到處亂跑,連我都不認識了,我特別絕望,但是我知道不能放棄。」吳花燕把弟弟送到了松桃縣華康醫院治療,雖然醫保爲弟弟的住院費報銷了50%,但面對剩下的5000元住院費,吳花燕到處籌款。

「我已經失去了爸爸媽媽,弟弟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不能再失去弟弟。」吳花燕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他一定要把弟弟的病治好。

患病強忍  同學強制背去醫院

經過一年多的治療,弟弟的病暫時得到了控制。

由於擔心弟弟的病情,吳花燕的成績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次年,她考上了貴州盛華職業學院。

「花燕捨不得買東西吃,她考上大學時,我們把家裡唯一的一隻老母雞殺了給她吃。」吳花燕的伯媽韓羽香告訴記者,這孩子真苦,基本上就沒吃上過一頓好的,爲了慶祝她考上大學,特意殺了一隻母雞給她吃,那天,吳花燕把湯都喝光了。

上了大學,吳花燕辦理了助學貸款,爲解決生活費,她在學校做了兩份兼職,一份幫學校擦飲水機,一份當助教,每個月600元。

本以爲生活開始有了盼頭,2018年,吳花燕的身體又漸漸出了問題,雙腳慢慢地浮腫了起來,心裡牽掛著弟弟的病情,自己身上的這點問題,吳花燕完全沒放在心上。

今年9月29日,高中同學石榮利去貴州盛華職業學院看望吳花燕,發現吳花燕的臉色十分蒼白,僅僅40米長的路走得特別艱難,中間還得休息一次。

「花燕,你這樣可不行,我求你了,跟我去醫院好嗎?」石榮利當時在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當實習護士,看到吳花燕的臉色後,她知道自己的朋友生病了,而且還特別嚴重,於是石榮利咬著牙硬是把吳花燕背去醫院檢查。

寫下求助信 卻遲遲沒按下發送鍵

「平時10多分鐘就做完的心臟B超,醫生給她做了1個小時。」石榮利說,10月12日那天檢查下來,吳花燕的3個心臟瓣膜都有問題。

吳花燕的主治醫生熊宇鑫告訴記者,吳花燕長期營養不良,就她目前的情況而言,還不能確定是否適合做手術。「吳花燕心臟瓣膜的損傷已經達到了重度,如果要做心臟瓣膜手術,僅僅手術費起碼都要20多萬,還別說後期的治療。」熊宇鑫醫生透露道。

面對這筆巨款,吳花燕嚇壞了。

10月13日入院後,她都不敢把病情告訴家人。「知道這個女孩的不幸遭遇後,我建議她在網上衆籌醫療費。」吳花燕的病友胡紅告訴記者,這段時間來,吳花燕一直說想放棄治療,要出院回家,因爲她說家裡沒錢,「所以,我催她好幾次。」沒想到,這個善良的女孩足足想了三天三夜也沒有動筆。

「我不想麻煩大家,大家都不容易。」這是吳花燕不願動筆的原因。

知道吳花燕的顧慮後,病友胡紅還是再三進行勸說,最後在第四天,吳花燕才決定在水滴籌上發起醫療費的衆籌。

吳花燕一邊編輯文字,一邊嚎啕大哭,說很糾結真的不想麻煩別人,已經擬好了的文字遲遲不敢按下發送鍵。最後,在一旁的胡紅幫她按下了發送鍵。

10月16日,吳花燕又被同學石榮利逼著給大伯吳富根打了電話,這是她第一次告訴親人她生病了。大伯知道後哭著說,要這麼多錢,肯定病重了,他會想辦法在家幫他借錢治病。

25日,吳花燕被轉到貴醫附院進行複查,當聽到醫生要將她轉入ICU病房時,她首先關心的並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問一天得花多少錢?當得知一天的費用在6000元至10000元時,這個可憐的女孩直搖頭,「弟弟,你還是帶姐姐回家吧,我們真的不治了。」

「姐姐,你不是想早點好起來,要去參加明年6月份的專升本考試和9月份的會計證考試嗎?你不要放棄呀,雖然我們爸媽不在了,可是我成年了,我打工賺錢救你呀。」說著說著,這個大男孩早把臉頰哭花。

都市新聞

記者 田儒森 實習生 冉紫洵 王雪柔/文圖

編輯 章虹

校對 陳茜茜

編審 廖波 周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