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疫情爭論中的民族主義:辛丑條約和庚子賠款 – BBC News 中文


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欽差大臣李鴻章同列強簽訂了辛丑條約,規定巨額賠款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後,欽差大臣李鴻章同列強簽訂了辛丑條約,規定巨額賠款

1970年代中美蘇“大三角”關係的作俑者基辛格日前發表文章說,新冠疫情將一勞永逸地改變世界,國際關係格局會發生根本性變化。與此同時,面對外部指責,《辛丑條約》和“庚子賠款”成了中國輿論中的熱詞,中國面對的潛在危機被同一百多年前清帝國遇到最大的國際挑戰和恥辱相提並論。

1900年庚子年中國發生了以“扶清滅洋”為口號的義和團事件,招致八國聯軍入侵,次年清朝政府被迫同列強簽訂了《辛丑條約》。條約中規定的巨額賠款被稱為“庚子賠款”。清政府要支付4億5千萬兩白銀賠償各國出兵的軍費,各國僑民,商人的損失,外國教會和中國教民的損失。

在中國歷史教科書中,《辛丑條約》標誌著中國成為列強的半殖民地,是近代中國喪失主權最多的不平等條約。 2020年又是庚子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引髮美國和其他國家對中國的指責。許多討論,無論持支持或是反對中國的立場,都用了“庚子賠款”是否會重現,八國聯軍會不會再來的字眼做標題吸引讀者眼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表示,美國確定新冠病毒源自中國,“我們知道武漢有個病毒研究所…有很多事情有待查明。美國政府正在努力弄清真相。”

索賠呼聲和庚子賠款

3月份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導,美國的保守派律師及其遊說組織(Freedom Watch)和得克薩斯州的一家公司(Buzz Photos)對中國政府發起訴訟,要求中國為新冠病毒造成的損失支付20萬億美元。他們指責新冠病毒是中國政府研發的“非法生化武器”。

美國之音上週(4月10日)又報導了數千美國人對中國發起集體訴訟的消息,這些人士要求中國賠償新冠病毒疾病造成的損失。

美國一些法律專家也認為,美國和其他國家挑戰中國要求索賠的法律難度很大。不過中國仍然面對來自美國和其他國家不斷出現的政治指責。

美國一些國會議員已經呼籲要求中國對全球疫情蔓延負責,要求中國向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作出賠償。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都有議員提案呼籲對中國掩蓋真相進行國際調查。

4月初美國情報官員就指責中國在疫情爆發初期掩蓋了真相。彭博社報導,美國情報機關向白宮遞交秘密報告指去年12月底武漢爆發新冠疫情時,中國當局掩蓋了疫情真相。

週三(4月15日)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在福克斯新聞頻道上說,美國確定新冠病毒源自中國,“我們知道武漢有個病毒研究所…有很多事情有待查明。美國政府正在努力弄清真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Image caption

美國一些國會議員已經呼籲要求中國對全球疫情蔓延負責,要求中國向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作出賠償。

英國政府內閣大臣和議會議員4月初也開始陸續對所謂中國在疫情爆發初期掩蓋真相發出指責,說中國誤導疫情輿論,阻礙了遏制疫情的國際努力。 4月6日英國保守派智庫發表了 “新冠病毒賠償:評估中國潛在的罪責和法律應對途徑”的報告,建議首相約翰遜應該向中國索賠價值3510億英鎊的新冠病毒疫情賠償。

英國軍情6處前負責人索沃斯(John Sawers)日前表示,中國“在12月和1月份之間向西方隱瞞了真相”,並且認為中國應為“欺騙”行為負責。他接受BBC採訪時說,因為北京不誠實,現在面對來自國際社會的憤怒,“在美國存在很深的憤怒,他們認為中國讓他們遭受災難,在病毒爆發初期中國沒有應對,中國逃避了很多責任”。

澳大利亞前外長唐納(Alexander Downer)最近也表示,在對華關係方面,西方國家需要協調一致。

圖片版權
WOLF WARRIOR 2

Image caption

涉及中國的政治爭議一旦被納入歷史恥辱敘事就沾上了民族或種族對抗色彩。

百年恥辱和民族主義

週三(4月1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反駁了來自美國的“索賠”言論。他強調中國和其他國家都是疫情的受害者,各國患病的人都是受害者,呼籲國際合作共同抗疫,並說賠償論是不負責的說法。

不過“索賠論”引起的爭論不僅反映了中國社會輿論的分裂,也給本來的政治制度之爭蒙上了民族主義爭論的色彩。例如作家方方記錄武漢疫情隔離的《武漢日記》在境外出版,中國官方《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批評說,《武漢日記》在美國出版給中國公眾帶來了傷害。許多批評者指該日記給中國抹黑,在他國欲向中國巨額索賠的時候授人以柄。

中國國家教育體系中一直有“百年恥辱”的敘事,在1999年貝爾格萊德中國使館被炸和2001年南海撞機等中美對抗事件中,“百年恥辱”都反复在高漲的民族主義抗議中被提及。

雖然“百年恥辱”的歷史真實性受到西方學者的質疑,如美國學者艾略特(Jane Elliott),但是結束“百年恥辱”已經成了中共自1949年以來讓國家”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發展敘事和合法性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涉及中國的政治爭議一旦被納入歷史恥辱敘事就沾上了民族或種族對抗色彩。如“人權高於主權”及國際干涉主義,美國司法長臂管轄,和這次出現的向中國索賠的說法引發的爭論就超出了一般的政治原則範疇。

《武漢日記》的作者方方說自己受到了“極左”勢力的圍攻,但她的許多批評者已經把問題上升到了愛國和民族的高度。

2月3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批評文章後,種族主義指責就進入了疫情期間的輿論爭議。與此同時,境外媒體,特別是右翼媒體和小報,也一直有關於中國人吃蝙蝠,吃狗肉,中國製造廉價劣質產品的報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