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被稱“渴望回歸中國”的哈薩克斯坦召見中國大使,微信微博刪帖了 – BBC News 中文


此類拼湊而成的圖片版權
Wechat

Image caption

此類拼湊而成的“標題黨”文章在中文互聯網上並不罕見。

在尼日利亞、法國等多國相繼與中國發生外交風波之際,中國網絡媒體上的一篇稱哈薩克斯坦“渴望回歸中國”的文章意外讓哈中這兩個關係密切的國家也陷入外交紛爭。

哈薩克斯坦外交部周二(4月14日)召見中國大使張霄,表達了對一篇題為《哈薩克斯坦為何渴望回歸中國》的文章的不滿,指文章內容與哈中兩國的多邊戰略夥伴關係精神不符。

很多中國網友發現,該篇引發抗議的文章並非孤例。在中國各大社交平台上,充斥著大量以某國“渴望回歸中國”為標題的文章。

目前,中國主要的兩家社交媒體微博和微信已分別展開清理。微信稱,該平台已刪除了超過200篇類似文章,封禁153個賬號。

哈薩克斯坦“渴望回歸中國”?

這篇文章題為《哈薩克斯坦為何渴望回歸中國》最初出自中國社交媒體微信的自媒體賬號上,並隨後在搜狐等網絡平台刊登。

文章首先回顧了哈薩克斯坦的歷史,稱哈薩克斯坦“自古以來跟中國的淵源就非常深”。文章說,哈薩克斯坦認為中國多次侵略過它們,但當地人“好像並無太多怨言”,19世紀鴉片戰爭後,清帝國的精華力量都被榨乾了,“俄國趁機強佔清帝國的土地,所以哈薩克斯坦才回歸了俄國。”

圖片版權
Kazinform

Image caption

哈通社報導截圖

這篇原文已被刪除的文章強調,中國如今對哈薩克斯坦的援助很大。 “在鋼鐵等重要領域,很多大型項目建設,都對哈薩克提供援助。”

作者在文章最後說,在哈薩克斯坦的一個小鎮上,“村民們堅持說自己是李白的後裔,還有一部分人說自己是漢族後裔……但他們一心想回到中國。”

哈薩克斯坦外交部周二就該文章召見中國駐哈薩克大使張霄表達不滿,哈薩克駐中國大使館還就此事向中國外交部發送外交照會,表示不同意文章內容。

路透社報導稱,這樣的召見大使行為並不常見,因為兩個鄰國間通常避免互相批評。

中國外交部在給一份給路透社的聲明中說,這篇文章“並不反映中國政府的立場,兩國的友誼也絕不會動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哈薩克斯坦首都努爾蘇丹,人們走過中資參與的輕軌項目。

社交媒體清理

在該事發生後,很多中國網友在社交平台上搜索發現,以“渴望回歸中國”為標題和主題的文章在中文互聯網上並不罕見,也遠不僅限於哈薩克斯坦一個國家或地區。

例如,一個汽車資訊類賬號就曾在近半年內發布近30篇“某國為何渴望回歸中國”及“某國為何從中國獨立出去”為題的文章。

該賬號兩週前發布一篇《越南為何渴望回國中國》的文章,就獲得了超過2萬的閱讀量,而在發布該文章的三天前,該賬號還曾發布另一篇《德魯茲為何渴望回歸中國》的文章,同樣吸引了很多網友閱讀。德魯茲(Druze)是一群分佈在中東地區講阿拉伯語的少數宗教團體。

類似被點名的地方還包括印度的曼尼普爾(Manipur)、緬甸北部的果敢地區等。

隨著哈薩克斯坦政府的抗議,中國的平台監管者們行動起來,微信宣布已刪除“渴望回歸中國”類違規文章227篇,對153個公眾帳號進行封號處理。微博則宣布關停180個發布“涉外時政信息及煽動人群歧視的賬號”。

中國三聯書店總編輯翟德芳評論稱,“輿論一律,別國就會把一切輿論都作為官方態度”。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歷史學者雷頤則批評稱,“這麼多年了,因’非常時期’引起外交糾紛才刪除。放放收收,掌握自如。”

Image caption

長期以來,得益於經濟合作,中國和哈薩克斯坦保持了良好的關係。

雷頤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微信微博這些年審查非常嚴格,但這類文章卻長年通行無礙,因為審查者、發布者都“心有靈犀”,知道此類極端觀點其實十分安全,這成為了“賺錢的好門道”。

這並非微信公眾號第一次出現批量生產“標題黨”文章的問題。今年3月,很多公眾號上就出現多篇高度類似的文章,主題都是在新冠疫情之下,不同國家的華商處境艱難。相同的主角“王先生”出現在俄羅斯、莫桑比克、匈牙利等多個國家。

微信隨後宣布,平台刪除了約100篇杜撰的雷同文章,封禁了50個違規賬號。

哈中關係

長期以來,中國都是石油和金屬資源豐富的哈薩克斯坦的主要投資國,也是重要出口市場。與中國緊密的經濟關係讓哈薩克斯坦成為最早一批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並成為中國商品通往中亞和歐洲的重要樞紐。

哈薩克斯坦政府去年公佈的“一帶一路”項目清單顯示,中國在該國有15個項目已經實施,11個正在建設中,還有29個處於審議狀態。大多數計劃中的能源項目都是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廠,支持者讚揚這些項目的環保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哈薩克斯坦抗議者在去年舉辦抗議集會,抗議中國的“經濟擴張”,部分人遭到警方逮捕。

然而,一些抗議者在去年多次舉辦抗議集會,抗議中國在哈薩克斯坦建造工廠,並持續擴大影響力。

此外,中哈的民間關係一直受到中國在新疆設立大規模“再教育營”的影響,因為同樣有新疆的哈薩克族因此受到牽連,哈薩克族也同樣信仰伊斯蘭教。

中國否認“再教育營”是針對少數民族文化和權利的侵犯。北京表示,這些只是“教培中心”,用於打擊恐怖主義並提供職業技能培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