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 拜月娘燒禾樓 舞火龍


中秋節 拜月娘燒禾樓 舞火龍

2021-01-09 央廣網

中秋月圓。(二次曝光,資料圖片)廣報全媒體記者陳憂子 攝

火龍。(資料圖片) 廣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攝

「燒禾樓」。廣報全媒體記者葉碧君、申卉 攝

火龍。(資料圖片) 廣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攝

  據大洋網報導,自古以來,中秋「廣味」一直濃郁。中秋節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民間早已有祭月、拜月、賞月的習慣,宋代中秋賞月最爲興盛。從南漢時期登上花塔、燃燈懸燭,到20世紀50年代水上疍民在沙面高唱鹹水歌,還有文化公園賞花燈習俗綿延六十餘載,無論習俗如何變遷,人們的團圓之心卻始終未變。廣州獨特的村落文化也滋養了豐富的中秋村俗,如花都炭步的「燒禾樓」,白雲村落的舞火龍等。中秋到來之際,記者深入白雲、荔灣、花都等地,找尋散落各地的中秋民俗。

  有段古

  豎中秋:花燈懸掛竹竿之上

  舊時廣州,中秋之夜,燈內燃燭,每家每戶將花燈繫於竹竿之上,放在屋頂或大樹等高處,俗稱「豎中秋」,也稱作「樹中秋」。早在南漢時,被稱作花塔的六榕塔仍叫「舍利塔」,每逢中秋,高塔上都會燃燈懸燭,慶祝一番,與「豎中秋」的傳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家住昌華大街、年過七旬的朱姨回憶,20世紀50年代,她剛嫁到西關時,總喜歡買幾盞竹篾紮成的花燈,用長杆高高挑起,豎在家中的天井或花園。「我那時候喜歡買幾盞六角燈,把它們連串掛在家裡。」

  70後的麥小姐對於「豎中秋」也有獨特的記憶,那時各家各戶要用竹條扎紙燈籠,燈籠形狀各異,有果燈,鳥獸燈、魚蟲燈等。到了夜裡,紙燈籠里點上蠟燭,用繩子系在竹竿上,然後將竹竿插在房屋高處,如平台、屋頂或是樹杈上。入夜後,滿城燈火,如繁星點點,與天空上的月亮相映成趣。

  如今,隨著城市的發展,市民也住進了高樓,即便點上花燈,驚艷也不似從前,豎中秋的習慣便漸漸淡了。

  拜月娘:各村儀式略不同

  廣府和潮汕地區都有中秋拜月娘的習俗。入夜後,家中德高望重的老人擺開供桌,擺上月餅、田螺、芋頭等貢品,茶酒在旁,焚香禮拜。禮畢,一家人才圍坐在一起賞月吃餅。

  拜月娘其實是一種祭月儀式,起源於先秦時期,當時被稱爲「夜明」或「夕月」。古時候,祭月是家家戶戶的中秋必備活動,時過境遷,祭月活動逐漸簡化或省略,只有在城郊的自然村落才能尋得祭月的痕跡。位於廣州西部的江島潯峯洲,四面環水,早年因交通閉塞,島內形成橫沙、沙貝、鳳岡、草場、洲村等自然村落,傳統文化風俗保存相對完整。如今,潯峯洲上有一部分地方歸屬廣州市白雲區管轄,別名爲「金沙洲」;其餘大部分區域則歸屬佛山市南海區。

  住在橫沙村的招婆婆回憶道,20世紀四五十年代,晚飯後待月亮升至半空,就會開始祭月,面向月光擺好供桌,上面放置月餅、芋頭、田螺、柚子、紅柿、少量燒肉和豬肉等供品,配上筷子三雙,茶酒各三杯,點燃香燭,焚燒月光紙。招婆婆說,每個村子的祭拜供品都大同小異,但在橫沙村,祭拜用的芋頭煮之前要先暴曬幾天至全乾,煮時加鹽,放至常溫後才拿來祭月。

  唱民歌:乘花船相對高唱

  唱民歌、賞秋月並非古老的中秋習俗,但在廣州人的生活中占據了一席之地。20世紀50年代,每逢中秋,廣州的水上人家還經常在沙面和河南尾附近河面,舉行一年一度的鹹水歌游唱晚會,歌手們用富有南方情調的歌謠歡度中秋佳節。

  在北秀湖、五層樓、越秀山和珠江河面,有的人乘著花船在船上相對高唱,有的人開設擂台與遊客對答山歌。在河南尾的珠江水面上,幾百隻小艇、舢板,靜靜地在月色和燈光中連成一片,婉轉悠揚的歌聲令人心醉。

  事實上,這些歌會正是民間自發組織的中秋晚會。20世紀80年代,廣東電視台《萬紫千紅》節目組開始錄製中秋晚會,漸漸地,每逢中秋,市民會習慣性地打開電視收看中秋晚會。

  飲食

  邊吮田螺邊賞月

  吃芋頭子孫平安

  正所謂「食在廣州」,談及中秋的「飲食習俗」,廣州人可謂當仁不讓。中秋前夕,在廣州各大市場最醒目的位置,都能看到芋頭、田螺等應節食物。

  「小時候,中秋節一到,一家人會到天台邊賞月邊吃田螺。」據廣州人葉小姐回憶,記事以來,紫蘇炒螺是每年中秋的「例牌」,長輩會提前幾天到海產市場買幾斤田螺,「不是立即就吃,要先養著,讓田螺吐淨泥沙。「等到中秋當晚,再由父親掌鍋炒田螺,加入紫蘇葉、辣椒和薑片爆炒,聞起來特別香。」

  20世紀80年代,本報還在每年中秋前專門開闢了版面介紹「節前水產」,如螺、蟹等中秋美食。那時田螺價格較貴,每斤要四五角錢。所以不少人選擇以石螺代替,每斤才一角七分至一角九分。且中秋節期間是田螺育肥長大時期,正是吃螺最佳季節。

  廣東省民俗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潘建明告訴記者,嶺南一帶氣候溼潤,土壤肥沃,村落多魚塘,盛產田螺、芋頭和菱角。每逢中秋前夕,村里小孩會拿著鐵盆塑料桶去魚塘摸田螺,洗淨自養數天,爆炒成爲中秋賞月佳肴。老一輩人有對月光吮吸田螺可明目的說法。這有一定的科學根據,因爲田螺富含維生素A,是眼睛視色素的重要物質。至於芋頭和菱角,前者因爲粵語中「芋頭」與「護頭」諧音,有闔家團圓的寓意;後者因爲外形帶尖角,寓意爲「聰明伶俐」,寄託著長輩們希望孩子聰慧的祝福。

  各村有各例

  花都藏書院村:

  「燒禾樓」 火燒旺地 越燒越旺

  所謂禾樓,是村民用磚瓦搭建起來,類似磚塔的物體,「燒禾樓」即把細柴枝和乾草倒進塔內燃燒。

  相傳「燒禾樓」的習俗起源於元朝末年,爲反抗元兵,村民在中秋節相約起事,以在寶塔的頂層點火爲號,「燒禾樓」的習俗由此延續至今。如今,「燒禾樓」寄託著村民對來年生活的美好心愿,火花燒得越高,寓意來年生活越好。

  每逢中秋之夜,花都區炭步鎮的藏書院村都會舉行一年一度「燒禾樓」習俗。據藏書院村村委副書記譚新培回憶,小時候,每到中秋,孩子們用撿來的碎瓦片堆砌成小禾樓,又到附近山嶺採摘一種蕨類植物。等到天黑了,他們先在小禾樓里點燃植物,又抓一把食鹽扔進去,頓時火花四濺,在夜色中異常耀眼。「小孩在鬧,大人在笑,燒起的火花別提有多好看!」說起舊事,七旬的老手藝人譚佰釗笑容綻開,仿佛回到了從前。

  作爲炭步鎮的中秋傳統風俗,「燒禾樓」已綿延上千年,但近20年也曾一度絕跡,只偶爾看到村中孩童拿碎瓦片在巷口搭建小塔,再塞進一些細小柴枝來自娛自樂。

  去年中秋,藏書院村舉辦了首次「燒禾樓」民俗活動,吸引了數百名村民和遊客前來,爲這項古老的傳統注入了新的活力。當晚8時許,村民先把炭放進禾樓燒紅,再放進乾草,繼而向塔身拋灑粗鹽,見火花漸多,又用長竹竿撩動乾草,火花順勢從塔身四周的小孔和頂部迸出,噴湧而出的火花一躥就是三四米高,在夜色中十分壯觀。

  值得一提的是,當晚的禾樓由村中的手藝人譚佰釗用紅磚、水泥、河沙、石灰砌建而成,耗費了整整三天的時間。譚伯說,僅僅是紅磚就要用2000多塊,建成的禾樓高4米,直徑2.2米。譚伯解釋,由於火花是向上躥升的,越往禾樓頂上,留出的空隙就越大,方便火花的迸出。

  白雲清湖村:

  舞火龍

  驅趕蟲害 祈求國泰民安

  在白雲區衆多傳統村落中,均禾街清湖村的舞火龍活動舉辦規模最大,尤爲引人注意。「舞火龍」當中也大有門道:「起龍」、「采水」、「游龍引福」和「放龍歸海」是中秋舞火龍的四個指定動作。

  說起白雲區的舞火龍活動,近年來可謂是熱鬧非凡,清湖村、夏茅村、江村村等村的村民將傳統習俗過成了盛大的節日典禮。這其中,又以清湖村火龍最負盛名。

  均禾街清湖村村幹部李葉細告訴記者,相傳白雲區舞火龍活動起源於清朝咸豐年,當時,清湖村一大片區域都種植稻穀,適逢一年中秋時節蟲害泛濫,村民爲驅趕蟲害,家家戶戶把火把點燃插在田間燒,發現蟲害大大減少。自此,在田間燃燒火把的驅蟲方式逐漸演變成熱鬧的舞火龍,後來村民又在舞火龍前增加舉行祭龍儀式,祈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五穀豐登。

  據參與火龍製作的手藝人毅哥介紹,中秋晚飯後,村民在傍晚擡起長龍,俗稱「起龍」;然後把長龍擡到村內水塘,將龍頭伸出湧邊,意爲「采水」;「采水」後,點燃鞭炮回到祠堂進行祭龍儀式,接著燃放煙花,開始當晚的重頭戲——舞火龍巡街,意爲「游龍引福」;最後完成儀式就「放龍歸海」——將火龍投放在靠近河湧的地方。

  記者了解到,如今村民們還在「舞火龍」這一獨特的傳統民俗活動中加入新鮮元素。據龍頭製作手藝人鑑叔透露,新龍頭還是「電子產品」,龍眼有綠光閃爍,龍鬚由鋁片製成,龍嘴每8秒會自動開合一次,顯得栩栩如生。

  目前,白雲區的中秋舞火龍已被列入廣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每年都會舉辦火龍文化節。「源遠火龍文化流長白雲非遺」學術研討會也隨之成立,來自高校和白雲區本土的專家一起探究「舞火龍」民俗的產生和發展。

  傳承

  在潘建明看來,要傳承中秋傳統習俗,關鍵是「自然而然」。民間每個人都自發成爲傳承者,長輩言傳身教,晚輩耳濡目染,做到「看在眼裡,記在心中,做在手下」。在傳承民俗文化方面,他認爲廣州珠村就起了一個好榜樣,直到現在,珠村村民仍遵循傳統民俗禮儀,中秋佳節食用田螺、芋頭等傳統食品,晚輩逢年過節到長輩家送禮,外嫁女子不在娘家過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