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割三分四割五分


二割三分四割五分

2021-02-24 巴黎奧德賽

這是這篇文章的第二版,第一版被我不小心截掉沒有了。我很久不動筆,但是忽然發現一個有趣的題目,便忍不住多寫一點。反正,最近時間充裕,封城在家讓我有了很多思考的時間。

近日看到朋友社交平台上和這款酒的合影,瀨祭。由於經常看到這款酒在法國的酒類商店被放在櫥窗外,我多問了一句,這款酒好喝嗎?他回答我,二割三分可以的。

瀨祭,二割三分……這些複雜的詞彙好像並不來自於我的世界。這奇妙的陌生感好像存在於愛麗絲剛進入陌生世界。我的世界大部分的存在,還是超市紅酒。於是我馬上打開電腦查了一下,二割三分,意思是把專門釀酒的大米去掉百分之七十七的外殼,只留下中間最精華的部分用來釀酒。當時出世震驚了日本清酒界,伴有淡淡花香的複雜口感讓人尤爲喜愛。聽說是二割三分這款酒幫助日本酒進入了米其林餐廳,總之,傳奇之上的傳奇。價格看了一下,七百毫升是八百五十元人民幣。

當然,當我看到這些精美的包裝,我想到了:這家日本酒廠真是有著一個偉大的營銷,沒有簡單的用乾癟的詞語做廣告,而是讓這款產品活靈活現,respect.我的生活,一半是採購,一半是營銷。這讓我本人活的非常分裂,在採購的時候,一些工業產品,我和供應商執著在幾毛幾分;在營銷的時候,我盡力描繪出漂亮的圖片給女性消費者。這很分裂,我的人生也如此分裂。

在這位高知朋友面前,我總有一種奇怪的自卑,按理說我本不應該。雖然我們並不存在超過朋友的情感,但是這種奇怪的自卑,就好像欲望都市中carrie在教堂遇到了big,她說,他和自己的媽媽站在一起,看起來那麼彬彬有禮,那麼高大英俊。但是我卻是一個性愛專欄作家,和陰莖增大的廣告放在一起。

他是如此善良的一個人,並且擁有者良好的生活品味。在我來法國之前他就建議我買龍驤,在我們1開頭的年紀,我還不知道這是什麼。當然了,後來大學的前兩年都是和一直黑色的龍驤包上學上班,很好用,但是它的四角會被磨破,一樣變得很醜陋但是實用。近年來我的心態稍微轉變,可能得益於我的工作,可能得益於我優秀的朋友們和我的交流。或許,也只是我遠離了國內社會。

千元的一瓶酒,還好嗎?還好。說實話還好,如果只是從價格上來看,我並沒有被嚇倒。這是我對自己近年來滿意程度增加的原因之一,我努力的給自己找到不同的發展方向,機會,隨之而來的便是金錢和豐富的工作經驗。當然,我並沒有變得很富有,但是至少,不是被一杯酒或者一頓飯價格嚇倒的人了。

我的法國朋友說在工作上遇到了醜陋的老男人邀請她去麗茲吃晚飯,我說麗茲又不貴。她說,貴啊,怎麼會不貴。我說,你一個月的工資可以去麗茲吃好多晚飯,但是你十個月的工資也買不到鉑金包,這個男的好聰明,想用晚飯吸引人。

於是我多看了一下,他們有三割九分,四割五分。在二割三分的光環之下,好像沒有人關注三割九分和四割五分。四割五分的價格就可愛多了,180人民幣750毫升,自己在家小酌是可以的。我想,我的人生,我爸媽能給我的人生,到目前爲止,是四割五分。或許,在未來,也並不會變成三割九分。四割五分,好像一個沒人關注的小孩,存在是爲了襯托其他人。但是,或許我會很喜歡。

疫情之下,當川普的弟弟也進了醫院,無論幾割幾分,在死亡面前都無比公平。保持一種對美好的嚮往,有時候把這種嚮往物化。

但是,就算是四割五分,若知曉不滯於物,草木皆可爲劍,我也已經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