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動物世界》,影片淋漓盡致地將社會中的野蠻,無情展現出來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電影《動物世界》,從行為學的角度來看,就是那句話,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人們都是在追求自身利益。電影的最後,多年發小也為了錢而拋棄男主,正是人性的陰暗面的體現。電影特效不錯,演技還行,幾次轉折都緊扣心弦,節奏還算緊湊,我覺得算是一部還不錯的影片。但是,我在看的同時,有些地方緊皺眉頭。首先,就是開頭鋪墊冗長,一開始就是不知所云。

開頭理應是最重要,最吸睛的地方,總之要讓觀眾有看下去的慾望,但是半個多小時以後才緩緩步入正題,我真心覺得有點太慢了,要不是那天沒有別的事情,我可能根本堅持不到後面,直接關掉影片了。導演的想法很好,用動畫片裡的小丑角色指代主角心中的瘋狂與正義,貫穿全劇。但我覺得在觀賞性和觀眾的理解性上並沒有多下功夫,這就給觀眾造成了一種“不爽”的感覺。

小丑,怪獸,列車,殺戮,是爽點,但是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地添加進影片裡就顯得有些累贅;特別在於小丑指代的是主角的內心世界,還用於體現他的臆想,就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這也是我覺得本部影片最大的問題:一些看不懂的瘋狂。影片開頭他的一些舉止,莫名其妙甚至會讓我厭惡,根本不會因為他的處境而可憐他,試圖去理解他。

也許大家應該明白莫名其妙≠瘋狂;而後面玩遊戲的正片裡,他也太理智了,一點都沒有瘋狂的影子。其中有幾次堅持己見,也都是有理論支撐的,而不是源於內心的“瘋狂的小丑”。特別是加上幾次成長,所謂的瘋狂就完全失去了踪影,片名《動物世界》包含的“弱肉強食”也沒有在影片裡體現出來。我一直很喜歡那種在極端條件下,展現人性的影片。

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主角人物憑藉他的智謀、勇氣以及一部分的善良(因為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完全的善良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突出重圍,這種主角影片很爽很過癮,但是想要拍好並不容易。這部影片裡的鄭開司角色形象塑造的還算比較好的,只是這個遊戲和遊戲的規則,在拍攝的同時,是否太難理解了?當然,這可能是我個人的原因,我的數學和邏輯不太好,所以後面看的時候一直“雲裡霧裡”的,知道主角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具體厲害在哪裡,好像又說不上來。

延伸閱讀  《海賊王》新劇場版,尾田透露新內容,或是紅發香克斯舉辦了音樂節

中間一些解釋的片段確實也看得出來有體諒像我一樣的觀眾,但我覺得做的還不夠。而且影片裡的一些片段明顯有邏輯漏洞,印象最深的就是,按照思維慣性,以石頭、剪刀、布的順序出牌,保證剩下來的牌是均衡的那個參與者,既然按照他的邏輯,剩下來的是均衡牌,那為什麼最終他進行推論的時候確定對方最後會是兩張布呢?

當然這裡有可能是我本身邏輯不強,推論錯誤(求生欲上線),但這個地方我是真的沒看懂,很疑惑,只知道“主角看起來推理好厲害,那他應該就是推斷正確的吧”。人性,是一個很深的題材。到底什麼是人性,人性包含哪些方面?影片沒有給我們答案。影片更像是套在這樣一個高深的主題下,卻食之無味,說實話,一點點失望。當然,如果有續集,依然會期待,希望會越來越好吧。畢竟以前我幾乎沒有期待過類似題材影片能夠上映。

本文版權歸大魚號平台作者馮文聊電影所有,已獨家發布大魚號平台,在全網任何平台均沒有發布,只在大魚號平台發布!禁止抄襲、搬運及轉載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