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現偶劇打破審美疲勞,舊瓶如何裝新酒?


經過了數十年的發展,大多數現偶劇幾乎形成了固定模式,如青梅竹馬、先婚後愛、歡喜冤家等。短視頻興起後,UP主們對這些“固定模式”的惡搞進一步井噴,這讓“套路式”現偶劇進一步遇冷。

但其實,只要創意到位,現偶劇也並非“沒有故事”可講,“固定模式”也並非創作中的洪水猛獸,畢竟引起觀眾審美疲勞的是“套路組合”而非“框架本身”,總有現偶劇能在運用傳統框架的基礎上,結合當下觀眾審美元素玩出新意,如近段時間播出的《兩個人的小森林》《請君》《我的反派男友》就備受圈層觀眾喜愛,這些劇集淡化了傳統現偶劇中的常見橋段,在現偶劇最為重要的女主人設、劇情構思上實現了創新。

土到極致就是潮,開啟“死纏爛打”式女追男模式

“女追男”是諸多現偶劇喜歡運用的設定,前有經典現偶劇《惡作劇之吻》,後有大熱現偶劇《你是我的榮耀》《親愛的,熱愛的》《初戀那件小事》《暗戀橘生淮南》《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何以笙簫默》等,那為什麼在2022年的今天,開播前不顯山不露水的《兩個人的小森林》會深受圈層觀眾的追捧與喜愛?

原因在於其女主人設與劇情都實現了創新。該劇女主職業為美妝博主,這一小眾人設,被虞書欣演繹的誇張而不失可愛。作為勇敢追愛的典型,虞書欣飾演的虞美人“不追到男神誓不罷休”的態度,在賺足了觀眾緣的同時,也圈到新粉。從校園到田園,她孜孜不倦地施展“獵愛百計”,“極盡做作”與“豁得出去”的“作風”,讓虞美人展現出了超強的情緒帶動能力,而極致女追男的劇情,也迎合了當下女性希望在戀愛中掌握更多主動權的訴求。

極富感染力的表演,讓虞書欣也受到了圈層觀眾的喜愛,因其公眾形象“小作精”與角色形象十分貼合,因而在觀眾眼裡,幾乎為本色出演的虞書欣實現了個人人設與角色人設的高度統一。 《兩個人的小森林》中的“女追男”設定之所以能夠在觀眾對此類模式審美疲勞的情況下依然奏效,源於選角合適與人設極致。虞書欣在大眾眼裡的“作”與“矯情”,符合大眾對美妝博主的一貫認知,而虞美人這個人物在虞書欣的演繹下也形成了“貫氣”的氛圍,從而出奇制勝。

在《蒼蘭訣》與《兩個人的小森林》熱播之前,虞書欣的公眾形象並不討喜,作為類型化突出、風格極致的女演員,其大多數角色也很極致,但因具備天然話題性,一顰一笑都能作為病毒營銷的“旋點”緊緊抓住觀眾眼球,從而讓觀眾產生追劇的衝動,當觀眾投入劇情中時又會發現,忽略浮於表面的“作”與“矯情”,虞書欣飾演的角色也並非想像中的那樣扁平。

觀眾對虞書欣印象的改觀,驗證了只要劇本到位,適合角色,類型化突出的女演員也能為劇集帶去前期宣傳與人物塑造方面的正向影響,但“噱頭導向”的宣傳方式也應慎用,因為重複次數一旦變多,便會陷入新一輪審美疲勞中,如最近幾年觀眾對“電影咖下凡”的噱頭便已無感。

延伸閱讀  《27件禮服的秘密》影評:毫無感覺的一吻

加入適量性轉元素,上演“女霸道總裁”逼婚橋段

其實在《請君》之前,就有諸多涉及性轉元素、男女勢均力敵、甚至女方強勢的御姐類劇集出圈,如《將軍在上》《心跳源計劃》《下一站是幸福》《理智派生活》與即將播出的《愛的二八定律》,眾多珠玉在前,《請君》還能收穫預期播出效果,在於女主選取了小眾人設即女寨主,小瀋陽的驚喜出演,更讓《請君》在唯美浪漫之餘,呈現出了令人捧腹的喜劇質感。

如“女霸道總裁”逼婚橋段便是《請君》開篇的神來之筆,本來平平無奇的情節,“男女互換”之後,熱度立即飆升。在“劫色”“逼婚”等橋段下,有網友評論“李沁都能拿捏的霸道總裁張翰卻說不好演”衝上高讚,這些調侃在側面誇讚了李沁的演技之餘,也讓近段時間的熱梗實現聯動。

《請君》對於感情的詮釋較為中庸,該劇放棄了套路現偶劇裡毫無邏輯的虛浮感,沒有極端的甜與虐。李沁除了是勇敢追愛的女寨主外,也是神女雲羲。從3000年前溫婉優雅的靈族聖女到潑辣的大當家,一人分飾兩角拿捏到位,鮮明的對照,讓任嘉倫飾演的陸炎對於登登的“適應”過程也非常有看點。雖有奇幻元素存在,但該劇對高熱度話題所進行的探討,也極大增強了觀眾的代入感。 “他是我的二房”、“大當家不用行這麼大的禮”等台詞,在讓觀眾在捧腹的同時也品出了劇情之外的其他笑點。

此外,於登登的“不忘初心”也讓觀眾非常治愈。 3000年前,神女雲羲說“人類也好,靈族也罷,這一草一木,皆是生命”、“愛與敬畏才是生存的法則”,3000年後,她雖然變換身份為女寨主於登登,卻依然嫉惡如仇,劫富濟貧,這樣的堅持給予了觀眾堅定感與力量感。

開啟上帝視角,新穎男女主關係創造獨特氛圍

穿越是很早就出現在偶像劇中的設定,2002年由徐崢、張庭主演的《穿越時空的愛戀》就運用了穿越梗,這之後,劉詩詩主演的《步步驚心》又讓穿越梗再度出圈。為了給予觀眾更多新鮮感,近些年來,“現穿古”“古穿現”已不過癮,劇集紛紛用起“破次元”、“現穿書”、“書穿現”、上帝視角等設定,如經典韓劇《W兩個世界》就通過運用多個人物+漫畫與現實進行“互穿”的設定,到位講述了一個驚心動魄卻也唯美浪漫的愛情故事。而《傳聞中的陳芊芊》則因“書穿現”、上帝視角與“女強男弱”的設定出圈。經典“花活兒”在前,《我的反派男友》能受到圈層觀眾喜愛的原因,在於其將“破次元”玩法進一步創新。

延伸閱讀  林允新劇《夢華錄》將播,古風淑女範,搭檔兩大古裝女神

反派男二書穿現的設定,讓該劇劇情、男主人設實現了雙重創新。愛好寫作的少女召喚出了自己小說中的反派男二,從此開啟了一段新穎的戀愛體驗。對比《傳聞中的陳芊芊》《夫君請自重》《戲精女主桃花多》這類女主穿越到自己的書中“大殺四方”的劇集,《我的反派男友》情節、男主人設、男女主關係無疑更為新穎。

該劇開局雖然奇幻,但強烈的生活質感為增強男女主CP感提供了現實基礎。如因為男主是由女主創造的,這樣的預設就為女主容忍男主的挑剔與傲嬌提供了合理性,而沈月清新自然、流暢舒適的演技也為觀眾帶去了極大代入感,沈月偏日系、文藝的個人形像也高度契合女主人設,讓劇情更加合理。相比起大部分現偶劇中女主為被動方的設定,南星是感情中的控制方,既擁有上帝視角,也是感情中的主導者,這也是女性觀眾喜聞樂見的內容。

除戀愛外,《我的反派男友》也探討了職場困境、雙向暗戀、戀愛關係等熱點話題,在“破次元”本身已不夠新奇的當下,加入新鮮元素與反套路設定,才能實現突圍。 《我的反派男友》的熱播,也為沈月挽回了路人緣。

結語:

在現偶故事框架幾乎固定的現階段,想要獲得圈層觀眾的認可,就必須實現一定創新並到位展現,如以上三部劇集,均是用劇情烘托極致女主人設、用創意設定全新戀愛關係。而《兩個人的小森林》《請君》《我的反派男友》也見證了在觀眾要求越來越高、禦姐當道、搞事業更受歡迎的當下,只要劇本過硬,具備十足個人特色、沒有攻擊性的甜妹與小可愛依然有市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