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大龍:三封影帝,征服寧靜,卻7年接不到戲,窘迫時身上僅剩200塊


他8歲開始演戲,11歲就獲了獎,到30歲時直接三封影帝。

他這一生塑造過平民,也演過王侯,每個人物都讓觀眾記憶深刻。

他雖然普通,但是在寧靜心中,他卻是“男人中的男人”。

從業幾十年來,他兢兢業業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從不炒作,不接廣告,是口碑最好的男演員之一。

他飾演過的角色向來是一人千面。

可儘管有皇冠加冕,他也曾7年沒戲拍,一度被稱為“最窮影帝”。

看到富大龍的遭遇,不得不感嘆,他的“落魄”是娛樂圈的“悲哀”。

01

相比於那些而立之年還不懂得“敬業”的流量來說,富大龍8歲時就懂得什麼是演員最基本的職責。

1976年,富大龍出生在甘肅的一個普通家庭裡。

雖然是普通家庭出身,但是富大龍的父母卻對他十分嚴格。

為了讓兒子成才,富大龍的父母從他出生起,就做好了即便是砸鍋賣鐵,也要讓兒子掌握各種本領的想法。

因為在他們看來,多一個本領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出路。

正因為如此,還沒上小學的富大龍,就學會了古琴、武術、京劇、書法等多項技能。

1983年的某一天,富大龍像往常一樣在少年宮學習武術。

專心琢磨動作的他,絲毫沒有發現他的身後站了一群陌生人。

“怎麼才能把腿踢高呢?”富大龍在心裡盤問自己。

就在他一遍一遍地試,一次比一次踢得高時,身後突然傳出了笑聲。

笑的人正是導演韓剛,而他這次來也是為了挑選小演員,為新電影《中彩》做準備。

就在剛才,富大龍的堅持和倔強打動了他。

本以為這次的表演不過是一次夏令營體驗,可誰承想直接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在富大龍的認知裡,從小喜愛讀書的他,從未設想過自己長大會當一名演員。

然而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妙。

當年導演馬秉煜籌拍《少年彭德懷》,四處尋找長得像彭德懷的小演員,但奈何很久都找不到。

後來韓剛想起了富大龍,於是就把他推薦給了馬秉煜。

見到富大龍的第一面,馬秉煜的眼裡就迸發出了光芒,心想“成了!”。

那一年富大龍11歲,臉蛋肉嘟嘟的,嘴唇也很豐滿,像極了年輕時的彭德懷。

得知自己要拍彭德懷,年僅11歲的富大龍第一件事兒,就是去書店買《彭德懷自傳》前來閱讀。

這種鑽研的精神,就連如今很多當紅演員都做不到吧。

憑藉著這部戲,富大龍獲得了第二屆中國電影童牛獎優秀表演獎。

也是從這部戲,富大龍找到了演戲的樂趣。

02

延伸閱讀  BBC出品的經典英劇,豆瓣最低9分+,集集笑到肚子痛

拿了獎後的富大龍,成為了很多導演眼裡的香餑餑。

在此後的七年裡,他先後參演了《小騎兵歷險記》《戰爭子午線》等多部影片。

甚至還憑藉《戰爭子午線》,拿下了日本京都國際兒童電影節金獎。

多年的拍戲,讓他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剛踏入北電的大門,他就成為了同學眼中的“老戲骨”,和老師眼中重點關注的對象。

如果是別人年少成名,那一定都“飄”的不知所云了。

但是在富大龍的眼裡,這些獎就相當於給他標榜了底線,他要做的只能越來越好。

正因為如此,他開始走上了與自己“較真”的道路。

在別人還在想著如何走紅,提升名氣時,富大龍就開始注重自己的口碑了。

劇本不好,不接;太商業化,不接;對手戲演員不行,不接。

正是在這一年年的等待中,富大龍的名氣越來越小。

看著同期的陸毅、蔣勤勤等人將他甩得越來越遠,富大龍的心沒有浮躁。

而是始終堅信,好的劇本會向他走來的。

終於,在2000年,他遇到了讓他一戰成名的《紫日》。

《紫日》的導演馮小寧,之前與富大龍合作過。

雖然合作結束後兩人沒有密切往來,但是他對富大龍的關注卻一直沒有停止過。

後來構思《紫日》時,馮小寧的腦海裡雖然閃過的第一位演員就是富大龍,但是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去跟他聊這件事兒。

至於為什麼沒有,其原因還是他覺得富大龍那時沒有什麼知名度,在宣傳和上映時帶動不了太大的作用。

如果電影最後砸在手裡,那就得不償失了。

但是放眼望去,還有誰比富大龍更敬業、演技更好、更適合呢?

馮小寧想不到。

後來經過再三地思索,他還是決定搏一把。

找到富大龍時,為了不尷尬,馮小寧就將醜話說在了前頭。

“我給你一個月時間,你去找找人物地感覺。”

“如果在開拍前,我遇到了更好的,那麼我會選擇後者。”

這席話就相當於富大龍只是個“備胎”,隨時面臨被替換掉地風險。

儘管如此,富大龍還是義無反顧地前往偏遠山村,去體驗民土風情。

時間一晃,一個月就過去了。

到村里見到富大龍的第一面,馮小寧扑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面前的人鬍子拉碴、皮膚曬得黝黑。

由於乾了一個月地農活,他身上地肌肉線條也比之前更明顯更健碩。

延伸閱讀  4天破5億票房,張譯破的紀錄數據,讓多少“流量明星”臉紅了?

如果不認識他,肯定以為面前的人就是土生土長地當地人。

馮小寧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了富大龍幾秒後,心想:“就這樣吧,不變了!”

後來在拍攝期間,面對槍林彈雨地劇情,富大龍全程拒絕使用替身。

哪怕是被彈片劃傷了肌膚,他也先忍著痛,直到這場戲過了,他才簡單處理一下,然後馬上進入下一場戲。

這部戲讓富大龍拍得酣暢淋漓,十分痛快。

不僅僅是劇情,更有他之前面對懷才不遇地發洩。

對於富大龍這個人,圈內人對他的演技和努力都有目共睹。

大家也都清楚只要給這個人機會,他就會發出耀眼地光芒。

但奈何電影試錯的成本太高。

一部電影成功與否,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可以決定的,如果沒有市場,石沉大海也是家常便飯。

所以他們不敢輕易定人。

經過幾個月的艱難拍攝,《紫日》上映後大獲成功。

還拿下了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以及華表獎、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佳長片的提名。

電影的成功雖然讓富大龍一炮而紅,但是對他的生活卻沒有任何改變。

甚至他過得更窮了。

03

在富大龍的認知裡,演員與普通上班族沒什麼區別。

只是他每天去劇組打卡上下班,別人坐在辦公室而已。

唯一的區別可能就是,他的工作暴露在聚光燈下。

正因為如此,他才更要謹言慎行,飾演的作品必須要有正確的是非觀念。

尤其是當他的名氣越來越大時,他的責任就越來越大。

也正是這種想法,導致他在劇本的選擇上越來越慎重。

但奈何他的慎重卻成了很多明星眼裡的“挑剔”。

不過那又怎樣呢?

哪怕再多的聲音,他從未打破過自己的原則,哪怕生活已經變得捉襟見肘。

在沒戲拍的那幾年,富大龍送過外賣、幫過廚。

最困難的時候,還要依靠母親來救濟。

儘管生活很困難,但是這些經歷對他來說都是寶貴的財富。

因為他覺得:一個演員,如果脫離了生活,那就不能叫做演員了。

就在他體驗生活的第六、七個年頭,《天狗》的導演戚健找到了他。

而那時候富大龍的兜里窮得只剩下了200元,連車票都不夠。

但是他太喜歡這個劇本了,不想錯過。

延伸閱讀  31億票房的尺度鼻祖,成了國產終結者?再捧出一個影帝都救不了他

於是,在母親的幫助下,他連夜買了去往山西的車票。

憑藉李天狗一角兒,富大龍獲得了華表獎、金雞獎、華語電影傳媒大獎的最佳男主角。

那一年他30歲,成為了“三料影帝”。

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富大龍何嘗不知道,將自己的名氣快速變現,能狠狠撈一筆。

但是他的做法再一次“背道而馳”。

獲得影帝后的富大龍,廣告商、劇本、各大綜藝地邀請他通通都拒絕了。

跟以往一樣,他只想當個演員而不是明星。

他只想拍想拍的戲,過想過的生活。

哪怕是在社交平台分享日常,他也不願意逼迫自己去“營業”。

正是這種堅持,導致富大龍即便塑造了很多經典的角色,也仍然是娛樂圈的“邊緣人物”。

依稀記得,他上一次頻繁地出現在觀眾的視線裡時,還是在播放《大秦帝王之縱橫》時期。

從那以後,他彷彿就像“消失”了一樣。

其實出道近20年,富大龍的生活狀態一直都是如此。

只是那時的網絡不發達,顯不出來罷了。

現如今的他,不拍戲時,就跟以前一樣毫無包袱。

或許在圈內人眼裡,他“自視清高”,他很“裝”,他不適合這個時代。

但是在觀眾眼裡,富大龍只是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蓮罷了。

作為一名真正專業的演員,演好戲才是本職工作。

如果現在的演員,要是都可以像富大龍那樣敬業、專業、不驕不躁。

那麼中國影視的希望永遠不會破滅。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