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線》導演劉國彤:所有的觸動來源於真實


劉國彤在片場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北京10月12日電(記者高凱)“網上的討論甚至比我們劇中所呈現的角度還要多,我覺得如果拍的戲能讓大家深入去思考一些問題,真的就挺滿足的。”持續引發熱度的法治題材劇《底線》昨晚迎來會員收官,該劇導演劉國彤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表示,此番創作“所有的觸動都來源於真實”。

作為首部全景展現人民法院司法改革最新成果的劇集,《底線》憑藉對法院工作真實專業的呈現,充滿溫暖生活質感的敘事和演員們的穩定發揮收穫了觀眾的認可。

劉國彤在片場受訪者供圖

《底線》自9月初開播,首先引發關注的,除了劇中穿插的案件,更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敘事基調。在很多時候,尤其是對法院人生活互動的描摹中,這部正劇都選擇了更為生活化的敘事方式,觀眾注意到這部劇的少大話、空話,而法院同事間的溫暖有趣的互動更是“圈粉”頗多,這種貼近生活的輕鬆被認為體現了這類劇集在創作觀念上“平凡人物即英雄人物”的突破。

對於《底線》呈現出的出人意表的煙火氣與溫度,劉國彤坦言,這一基調是於采風期間“自然”確定的,“采風中和一線法官的大量交流和我們所看、所經歷的事情,全部鎖定了一個方向,這個戲要拍出溫度,這是當時我們主創的特別鮮明的感受,這種充滿人情味的溫暖的基調,是最先確定的。”

此外,在劉國彤看來,“近幾年觀眾更多的希望看到真正發生在身邊的事情,更真實的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所以我們確定這個戲要把真實的生活,濃濃的煙火氣息呈現出來。這種敘事風格其實也是我個人表達上的一種偏好,越是現實主義題材的東西,因為表現的是人們當下的生活,我會覺得越需要挖掘鮮活和有深度的內容,而事實上,這樣的題材,可挖掘可表達的東西也會更多一些。”

《底線》的成功,人物的塑造功不可沒。演員靳東此次飾演的方遠在盡顯法官的專業和擔當的同時,極俱生活質感,從表情到語言,都生動而接地氣,完全打破了此前觀眾心中相類角色所謂律政精英的高冷刻板印象。此外,成毅、蔡文靜、王一楠、王勁松等出演的一眾法治人均個性分明又充滿煙火氣,令人眼前一亮。

延伸閱讀  2022最新美劇追劇指南!這部大尺度寫實又露骨的劇不能錯過

對此,劉國彤表示,《底線》中人物的塑造是一個“一直在進行”的過程,“比如方遠這個人物,也是在我們包括和靳東老師一塊體驗生活時,從法官身上看到、感受到的眾多細微中慢慢發現和確認的。這個戲的人物創作中,我們希望把法院人身上的一些和其他行業人不一樣的特點挖掘出來,從方方面面入手,包括一些情景動作、語言習慣,這個過程當中,人物的形象慢慢的具象起來。”

電視劇《底線》

劉國彤表示,甚至在拍攝過程中,主創們也在跟著劇中人的“走向”不斷揣摩,“演員們在創作中也不斷相互激發,有時候有了新的想法,我們就會停下來討論,希望最終的呈現能最大限度上給人物以真實的生命。”

“真正打動觀眾的東西需要真實的基底,采風中的很多交流都特別讓我們有創作慾望,比如其中的一位法官講到自己的個人生活經歷,他說自己作為法官,不停的在調解各種案子,處理各種關係,但自己生活中、家庭關係中的問題矛盾就很難解決。這也讓我們有一種深的感受,就是法官自己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咱們每個人的真實生活中的問題他們也會同樣面臨。”劉國彤說。

采風中的一位年輕的刑事女法官也給劉國彤留下深刻印象,“她判的案子大都是那種大的刑事案件,平時接觸的捲宗裡包括很多現場刑案那種照片,我們都很難想像交流中給人感覺那麼開朗鬆弛的女孩,她是怎麼在工作中承受這種壓力的,然而在庭審的時候,這位女法官馬上就展現出那種不一樣的氣場,那種掌控感,其實都給我們很多觸動。”劉國彤感嘆,“法官這個職業確實有很多不同的面,這也是讓我們覺得法官人物的塑造會帶有特別的豐富性。”

劉國彤表示,《底線》不希望只是去呈現幾個人物或者寫幾個案件,創作團隊更希望通過劇中基層法院中的人和事,盡可能將整個中國這些年司法改革的成就,時代的變遷,紛繁的社會現狀呈現出來,“這也是比較難的,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找到最典型最核心的人物和最典型的案件,需要極強的拓展性,能夠把想要呈現的映射進來。”

以這樣標準,《底線》將主要場景設在了立案庭,“立案登記制度的改革訴訟服務,立案登記制度和訴前調解,這幾年的改革最多的是呈現在這些方面,所以我們劇中的大部分故事都發生在立案庭。”劉國彤說。

在選取素材中,劉國彤希望能夠真正緊貼現實,反映當下社會生活典型矛盾,以及在社會發展中出現的新的矛盾,“與此同時,采風中我們最大的感性認識,就是中國法官傳遞出來的溫度,也是我們要去表現的,當然還要挖掘到當事人之間真正人性的善惡選擇,要能夠看到人性。”劉國彤說。

延伸閱讀  成毅新劇《底線》將播,錄節目與王鶴棣同台,終於get到了他的帥

作為一部行業劇,《底線》無疑也收穫了成功。對此,劉國彤認為,行業劇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專業,“要把相關行業的特點和特質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從人物的角度來說,不同行業的人,每天接觸的人、思考的問題、目標、思維方式都是不同的,所以生活中也會帶有相應的特質,我覺得在做行業劇的時候,必須對這部分不同進行精細挖掘,並把它呈現出來。“

談及文藝作品創作中“有意義”和“有意思”孰重孰輕,劉國彤認為,“首先我覺得從構思的角度來說,首先就是要有意義,把這個意義考慮清晰以後,才是以怎樣的表達方式來怎麼讓它有意思。”在劉國彤看來,“這是兩個層面的問題”。

“’有意義’是創作的基礎,這一點想不明白創作就缺少了根基,而在表達的時候,如何把故事或者把一些人物講得更有趣味性,讓觀眾願意看,這顯然也十分重要,因為唯其如此,創作者在作品背後的那個意義才能傳遞出去。”劉國彤說。 (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