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角色互換的擂台


在文字中證道。 ——唐淚

每個十年。

香港影壇都會出現不少經典電影。

而以香港名演員而論。

列出代表作品。

做一個角色互換的擂台。

就頗為有趣。

撇開動作和喜劇這兩種特定類型。

隨意挑選幾個演員。

比如梁家輝、梁朝偉、郭富城、劉青雲和吳鎮宇這幾位。

能瞬時記起他們的哪一些角色?

必然有阿琛、周慕雲和陳永仁、易先生,周淮安、東尼、周朝先和李文彬也不可或缺,也當然應該有步驚雲、周長勝、趙得意和李問,還有陳桂彬、三腳豹,以及靚坤和倪永孝。

如果閱片量稍微足夠,應該就能夠對應他們各自的電影代表作。

那麼在五位演員、十六個角色的基礎上進行互換。

會發生什麼?

先看梁朝偉的四個角色。

人盡皆知,他的特殊之處,在於功力幾乎都在一雙眼睛裡。

1998年《暗花》中的阿琛,一枚棄子,充滿掙扎和宿命意味,角色身上有一種無休無止的焦躁和不可控的恐懼感。

2000年的《花樣年華》,周慕雲這個角色,比較特殊。

並沒有絕對的表演難度,但對演員的要求卻非常高,比如內斂含蓄的氣質、眼神的可讀性,以及樣貌的出色,當年的梁朝偉確實有得天獨厚的條件。

延伸閱讀  聽過單老評書的,根本不會去看電視劇版《白眉大俠》,太Low!

至於2002年《無間道》的陳永仁和2007年《色·戒》的易先生,功力同樣在那雙眼睛裡。

劉青雲缺乏情緒上的細膩度,率先出局。

吳鎮宇會更陰冷、狠辣,但同時很大可能會有一種無所謂的“擺爛”態度。

梁家輝會做足細節,比如阿琛那條汗巾可能會耍出更多花樣,但無法從他眼睛裡看到真正的恐懼,《情人》時期的梁家輝或可挑戰周慕雲、陳永仁和易先生角色,而一如前述,在細節和基礎表演上他的功課會猶有過之,但缺少一雙“能說話”的眼睛是致命問題。

所以最合適挑戰的人可能是郭富城。

他會以周長勝的“爆炸力”去做阿琛角色,以周西宇和布華泉的結合形態去嘗試周慕雲、陳永仁和易先生,若劇情需要,會有若《三岔口》和《最愛》的宿命和爆發眼神出現。

但他需要調試自己的內斂度。

基於作品來講,整個香港影壇,在內斂方向上,尚未發現能出梁朝偉之右者。

梁家輝是技法派的巔峰人物代表。

其表演特徵,在於細節的創作和掌控,但並不擅長內心的情緒寫意。

1991年《新龍門客棧》的周淮安,穩而不奇。

1992年《情人》的東尼,角色的細節創作非常出彩,表現出一種強悍的技法能力。

1997年《黑金》的周朝先,知名度極高但角色難度其實並不太高。

真正厲害的是2012年的《寒戰》,行動副處長李文彬,姿態雄奇、睥睨生威,表現橫壓自己職業生涯任何一個角色。

所以若以表演的技法層次來講,無論是梁朝偉還是郭富城,還是劉青雲和吳鎮宇,皆可挑戰前三個角色,當然《情人》的東尼,不適合劉青雲和吳鎮宇。

但《寒戰》的李文彬,那種介於匪氣和正氣之間的形態,很難把握。

梁朝偉能做阿琛這種黑警,也能展露上位者比如易先生的威權與生殺予奪的氣韻,郭富城可以有劉傑輝的無雙正氣,也有悍匪李問的亡命氣場,吳鎮宇更多的是嬉皮式的古惑仔氣質,而劉青云有正無奇。

但翻遍作品,他們都沒有這種“引而不發”、遊走在界限邊緣的複雜角色表現。

所以李文彬不可置換。

郭富城就像一個短時間功力大進的武者。

所學駁雜,探索奇多,共情與爆發能力尤其驚人,他的這幾個角色,難度略微偏大。

延伸閱讀  冉瑩穎慶生現場眾星雲集,鄭愷苗苗、蔡少芬夫婦齊到場,好熱鬧

1998年《風雲雄霸天下》的步驚雲,關鍵詞是桀驁、孤獨和冷酷。

2006年《父子》的周長勝,系市井人物的臨摹與“原始爆炸力”的融合,對創作細節很有要求,也尤其強調人物氣質的調試。

2011年《最愛》的趙得意,其難度並不在飾演一個偏遠農村的人物,而在於情感的起承轉合與極致程度的爆發力,可謂文藝類型電影的表演極致。

2018年《無雙》的李問,在弱慫與強勢、真實與虛假之間的轉換,尤其考驗演員的入戲、齣戲和跳戲能力,既要混淆真假,又要能夠明辨真偽,表演上的反差與暗線關聯也是一大難點,燒畫一幕,尤顯功力。

步驚雲率先拿走,除了郭富城,沒有人能夠駕馭。

而劉青雲可能也不適合上述任何一個角色。

吳鎮宇或能嘗試挑戰周長勝,但他不具備那種骨子裡的爆炸力,容易將人物帶向偏執層面,趙得意和李問這兩個人物,也並不在他的角色譜上。

梁朝偉如果去做周長勝這個角色,可能另有一種韻味,但他的慣性內收,很大可能會導致游離於角色的草根本色之外,從而會欠缺那種一以貫之的“爛泥”氣息,略過趙得意,李問這種“戲裡戲外”的分層反差演繹也非他的專擅。

最後說說梁家輝。

如前述,他是技法派的宗師級人物,論角色形上的臨摹,基本上不會有什麼障礙。

但梁家輝能不能詮釋出李問那種複雜的內心變化?一邊說著假話,另一邊自我重塑,信以為真又時時推翻,不要說觀眾分不清,表演時演員就得時時警惕,一不小心就會出現自我串場的情況。

至於趙得意,梁家輝不具備那樣豐沛度情感,略過不提。

與梁朝偉一樣,可以嘗試挑戰周長勝角色,但他的爛仔形象,未必能與譚家明導演的需要相符,而迴轉來講,雙樑與郭富城都先後與譚導有過合作,但仍以郭富城這部《父子》為佳。

最後聊聊劉青雲和吳鎮宇的幾個角色。

相對而言,劉青雲的角色其實談不上特別有難度,從表演來講,一個穩字當頭。

無論是梁家輝、梁朝偉,還是郭富城和吳鎮宇,應該說挑戰陳桂彬和三腳豹,都不存在什麼障礙。

必須慎重對待的是“靚坤”這個角色。

難度並不在表演的能力上,而在於心理的接受度。

換句話說,梁朝偉和郭富城、劉青雲,包括梁家輝,都沒演過這麼純粹的“壞”角色,梁朝偉的易先生陰狠,郭富城的李問凶悍,梁家輝有周朝先和大D這種純粹反派打底,但與吳鎮宇這個“靚坤”對比起來,都顯得要正常很多。

倪永孝對他們來講,反而沒有特別的難度。

可能很多人會認為,文章對劉青云有偏頗,但實際上不是這麼回事。

延伸閱讀  “香港電影教父”的那些歷史故事

劉青雲是個好演員,基本上一出道就在自然度上滿點,但他在極具個人特色的同時,又嚴重缺乏創造力,所以他的角色基本都四平八穩。

而一旦習慣了這種表演模式,挑戰那些具有難度的角色就成了問題。

在這一點上來講,郭富城和他剛好是兩個方向的代表。

作品是演員的根本。

角色是他們創造力的表現。

二者基礎之上。

方可談及表演高低。

反之則無趣。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