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方大廈》開播32年後,有多少人記得它的恐怖和“未知結局”?


他不是一個正常人類,身體各個部位都能被拆掉,然後再加熱後又可以組裝回去。

這不是一個常規的城市,父母大人被困在罐子裡,孩子們卻在外邊執管秩序的運行。

還有一本不普通的日曆,購買者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定制,一年可以只有30天,然後購買者的年齡就真的會每個月遞增一次。

還有,這個城市裡的居民十分古怪,每家每戶都戴著猙獰的頭盔,且各處的商品和廣告都印刷著同樣的款式。而沒有佩戴頭盔的人會被認定違法,並遭到逮捕和強制佩戴…

不過要說到最最最詭異離奇的事情,那還得屬這個魔方。

它上面共有26個正方體,而每一個正方體都裝有一個世界,前面說到的一系列不正常的事情,就發生在不同的正方體裡面。

看到這裡,相信已經有不少人知道這部動畫片的名字了。沒錯,它就是32年前上映的國產動畫,《魔方大廈》。

而它的故事還得從一個小男孩說起。

《魔方大廈》究竟有何內涵?

他叫做來克,一位小學未畢業的小男孩。一天在做功課的時候遭到貓咪搗亂,家裡變得亂七八槽,遂遭到母親謾罵。

隨後來克將脾氣發洩到魔方上,他重重擲向了地板,但霎時間魔方傳出了一把宏亮怪異的笑聲,且魔方在不斷變大,最終變成了一座摩天大廈。

好奇的來克徑直爬了上去,但霎時間魔方轉動,來克也隨著隧道掉進了魔方深處。等到再次看到光亮的時候,來克掉進了湖里,而眼前也同時出現了一座閃閃發亮的城市。

這裡的建築處處光滑如鏡,同時也十分怪異,街道的一邊堆滿完好且華麗的房子,另一邊卻是斷壁殘垣,而有些房子的表面還密布裂縫。

此時此刻的來克,因外來人的身份,正遭到當地警衛的追捕,而為了躲避警衛,來克也就機警地躲進了救護車,並意外來到了醫院。

令來克驚奇的是,此刻的醫院人滿為患,且患者不是瘸了腿,就是掉了耳朵,而這一切意外都是來克造成的。

原來來克來到的此處叫玻璃城,包括建築和生物在內的一切都是玻璃構造的,而隨著來克將魔方投擲到地上,玻璃城也就爆發了劇烈地震,使得大量建築坍塌,以及出現大量斷手斷耳的市民。

不過“缺肢少耳”對玻璃城市民來說還不是最糟糕的,真正的麻煩在於“粘合”,無論用何等強力的膠水都粘不穩,不到半刻又會重新掉落。

那難道說玻璃城的居民,自此就只能在“缺肢少耳”的狀態下度過餘生了嗎?

最後還得靠來克出手拯救!

為了躲避警衛的追擊,來克意外躲進了水晶盒子裡,而該盒子的停放點也正在太陽底下,困在裡面的來克那叫一個悶熱,不過就在這時,來克頓悟到了“鏡面聚焦”的物理現象,並聯想到能用此加熱方法拯救玻璃人。

隨後來克在醫生帶領下走進了手術室,並藉助光線聚焦的方法給胖子玻璃人成功“縫合”了耳朵,且在隨後幫助全體玻璃人治癒後,來克也成為了人氣明星,並率領一眾玻璃人用相同方法去重建玻璃城。

最後的最後,來克也和胖子一同踏上了魔方世界的冒險旅程。

如果覺得所有東西都是玻璃構造的玻璃城已經足夠離奇,那來克接下來要去到的魔方世界就絕對能讓你們目瞪口呆了。

比如《裝在罐子裡的爸爸媽媽》這一集,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家長上幼兒園,去遊樂場玩,而小孩子卻在競選市長的城市。

此刻的小孩子們輪番上台拉票,有的說自己當上市長就會讓所有人有巧克力吃,有的說會讓所有人玩上碰碰車…

不過這一切都比不過來克的“承諾”,他說如果自己當上市長,那就將所有的爸爸媽媽都裝進罐頭,讓大家可以盡情地玩耍。 。 。隨後來克在眾望所歸下成為了新市長,而一眾家長們也踏上了罐頭之路。

延伸閱讀  金凱瑞經典之作《變相怪傑》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所有小孩都玩得十分盡興,他們開了一場又一場的歌舞晚會,一場又一場的足球比賽和溜冰比賽,也砸爛了一家又一家的商舖,以整個城市為玩樂舞台的小孩子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歡樂。

但同時也造成了慘痛的代價。

交通事故率史上最高,整個城市的金融系統崩潰了,醫療系統也爛得一塌糊塗,城市正面臨著歷史上最大的危機。而這一切的原因都在於,能幹活的家長們被困在罐頭里。

在最後的最後,來克在眾人的要求下也悔改了自己的過錯,再次將家長們釋放了出來,而城市也重新回到往日的秩序。

毫無疑問,這一集用淺白卻犀利的故事,告誡了小孩子們“能力和收穫”的交換道理,警惕了巨嬰性格的養育。

類似的深刻還見於《夏河銀行》《頭盔城》這兩集,這兩個魔方世界無時不刻地滲露著瘆人的氣息。

《夏河銀行》裡的居民個個臉帶笑容,只是有點兒詭異。

而更詭異的地方是,這裡的居民可以將負面情緒,包括傷感和疼痛等等,都能存儲到夏河銀行。只需要悲傷的居民往設備上一站,片刻之後他們就能從憔悴變得笑逐顏開。

比如某位女士因為看了悲劇小說覺得難受,於是就來夏河銀行請求服務,剔除了傷感。

而主角來克也在這裡體驗了一回“去除腳痛”的服務,不待片刻即完好如初。

正因為有了夏河銀行的存在,該城市也就沒有了負面情緒,一片其樂融融的模樣,只是有時候笑起來會有點兒瘆人。

其實不是沒有例外,那就是一個名叫怪裡怪氣的小孩。他長久以來都居住在下水道裡,他本性拒絕夏河銀行這東西,也將市民的歡笑聲和歌聲當作是痛苦的源泉。

也正因此,當來克剛出現在下水道的時候,怪裡怪氣就追著他來打,因為怪裡怪氣享受著來自來克的恐懼和憤怒,他覺得這種聲音才是真正的歌唱。

隨後,享受過夏河銀行服務的來克也萌生了幫助怪裡怪氣的想法,他想將後者送去銀行治療。

只是這份心思也被怪裡怪氣看出了,於是後者利用來克潛入了夏河銀行,並來了一番大破壞,將存儲的負面情緒都通通釋放。

霎時間整個城市陷入了混亂,每家每戶都陷入了爭吵,居民也陷入悲傷和疼痛。

隨後來克為了挽回殘局,於是在小女孩的帶領下前去了工程師的家,此刻的後者也知道夏河銀行的事情,只是因為牙痛復發痛不欲生,且在隨後被突然出現的怪裡怪氣,用在萊克手上搶來的酒槍射暈了。

那難道就沒有辦法解決殘局了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而且解決辦法也是出乎意料的簡單—那就是來克趁著工程師的醉酒,幫他將爛牙給取下來了。隔天甦醒後,牙齒的疼痛也完全消散了。

再之後工程師拎著來克前去銀行,啟動備份設備,而在途中,來克也用廣播通知所有居民夏河銀行重開的好消息。霎時間所有的家庭爭吵消停了下來,每家每戶都手拖著手前去夏河銀行接受治療。

而在最後的最後,怪裡怪氣也在眾人的圍攻下被送進夏河銀行,且在接受治療後,變成了一個洋溢笑顏的“陽光小孩”。

那時候的他還用特別宏亮的聲音說了句:“我太舒服了,太感謝你了”。

《夏河銀行》究竟映射和諷刺了什麼?我覺得答案就藏在《頭盔城》裡。

這又是一個奇怪的城市,居民世世代代戴著猙獰的頭盔,而該頭盔佩戴上去後就拿不下來,嘗試摘除會承受刀割般的疼痛。

同時該城市也立法禁止摘除頭盔。所以當來克剛來到頭盔城的時候,就被當地警衛當作外星人來逮捕,同時也被居民當作異類來拍照。

雖然因為螞蟻女的幫助,來克短暫迴避了警衛的追捕,不過後來還是被警衛擊暈帶走,準備在監禁室裡強行給來克戴上頭盔。

縱使來克萬般不情願,但他終究難敵眾人的強制,而佩戴上頭盔後的來克也被送去監禁。而躲在外面的螞蟻女也依靠變身的法術,潛進監獄,想要拯救來克。

再之後來克像是發了瘋似的,拼命往牆上撞去,他想擺脫這個醜陋猙獰的頭盔。

但可惜的是,哪怕把牆壁給撞穿,他也依舊未嘗所願。

延伸閱讀  勝負已分?《長津湖》單日票房破2億,《我和我的父輩》只有一半

還得靠螞蟻女的幫忙,在誤打誤撞之下,因為螞蟻女喊了一聲“真誠的力量”,意外將來克的頭盔給摘除下來了。

再之後,來克和螞蟻女一邊逃亡,一邊幫助市民將頭盔摘掉。

那為什麼居民會接受來克的幫助呢?答案自然是因為,摘除頭盔也是他們每一個人的願望。

佩戴頭盔只是一種從祖先遺傳下來的封建習俗,雖有法律強制規定,但背地裡,居民也都在偷偷嚐試摘除頭盔,比如每到夜裡,每家每戶都會傳出摘除頭盔時的痛苦聲音。

與此同時,頭盔城還有著黑市交易,而他們販賣的東西居然是來克和螞蟻女不帶頭盔時的照片,且買回去後,居民還會照著鏡子來仿妝。

類似的事情還曾發生在某個女性警衛身上,某日來克意外幫她摘除了頭盔,那一瞬間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也跑去湖邊照看自己的臉蛋,但最終也迫於法規而含著淚水重新將頭盔帶上。

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一個事情,頭盔城的居民一直被壓抑著慾望,他們被迫要統一一致,直到來克的到來,他們終於得到了解放,而此解放也是一發不可收拾,很快全頭盔城的居民都重獲了新生。

由此可見,《頭盔城》講了一個慾望壓抑的故事,而類比來說,《夏河銀行》其實也是類似的,只是後者是對“負面情緒”的壓抑,而兩者達成的效果也是為了所謂的“整齊統一”。

但縱觀歷史我們都知道,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情緒,我們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直視,否則在某一天當遇到怪裡怪氣這樣的意外因素影響的時候,就會產生不可收拾的爆發力。同時,負面情緒也不是什麼洪水猛獸,沒有了它,可能人類的文化藝術歷史也不可能有如今的燦爛輝煌。

所以說,這兩集故事是類似且深刻的,而這一系列故事和寓意的存在,也讓《魔方大廈》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國漫神作。

不過關於《魔方大廈》的神奇還沒有講完,事實上在我看來,真正的詭異還在於它的“結局”。

《魔方大廈》有結局嗎?

如果我們點開第10集《黑蟬樂隊》,那確實能在劇末看到來克揮舞著手在花叢裡奔跑,且最後定格在“再見”二字的畫面。

但請注意,該集不是《魔方大廈》的大結局,因為此時的來克仍未從魔方回到現實,而之所以沒有後續的原因是:被審核砍掉了。

據說該動畫原計劃創作26集,但因為故事內涵得有點犀利,故被裁剪下如今的10集,且這10集的順序也是被打亂的,所以看著看著來克會或多或少一個夥伴,以及某些在後面集數才相遇的角色,卻在前面集數就出現過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其實在製作初期的時候,很可能已經將26集全部做完,有沒有上映過我不敢確定,但有不少網友卻信誓旦旦的強調:結局一定播出過!

比如某位91年的小伙伴就用“絕對”二字來強調自己曾看過結局,但礙於現在找不到任何與結局相關的影像判斷,故讓他覺得自己穿越了平行宇宙。

也有某位貼吧網友形神具備的將結局描述了出來:來克出來了,並和魔方聊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哭著跑去擁抱媽媽,他以為時間過了很久,但其實只有幾分鐘。

類似意思的還有這位網友,同樣確定結局是來克從魔方出來了。有的人說那隻是來克在某集中出現的夢境,並不是在很出來了。

有的網友則說那是和別的國產動畫搞混了,只是因為國漫聲優來來去去就那幾個人,給小觀眾造成誤解。

正是因為如此薛定諤式的結局存在,《魔方大廈》也就徒增了不少神秘感,直到開播32年後的今天仍被無數人提起,關注度也不輸任何的新番。

不過,如果你們問我是否能“不和稀泥”?我的回答是可以!關於《魔方大廈》的結局存在與否,其實有著一個比較科學的解釋。

那就是所謂的曼德拉效應。

納爾遜曼德拉,曾是南非前總統和國父,終其一生獲獎無數,包括1993年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

依據資料顯示,曼德拉是在2013年逝世的,但有意思的是,早在2010年的時候就有不少網友聲稱曼德拉在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就已經在監獄去世,這些網友還能口頭陳述出自己在當年看過的報導和照片,甚至包括曼德拉遺孀在葬禮上的演講細節都能有板有眼的說出來。

這簡直像極了漫迷們對《魔方大廈》結局的解釋。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曼德拉直到2013年仍然在世,不過這群網友直到今天都仍未放棄對既有觀點的堅持,甚至還拉攏了越來越多的支持者進入。

他們給到的解釋是:有未來人穿越時空回到80年代,然後幫助曼德拉逃過死亡,改變了歷史,讓我們處在了曼德拉沒死的平行宇宙分叉之中。但同時這種對歷史的改變又不夠徹底,遂讓一部分人保留了“正統歷史”的記憶。

延伸閱讀  兩部大劇一部嘉倫美顏到認不出,一部徐正熙是被演戲耽誤的笑星

你們看,這像不像前面看到的,某些漫迷解釋《魔方大廈》結局時的說辭?

平行宇宙雖然我們觀察不到,但理論推導上是存在的。但存在不代表就一定是出於這個原因,因為這個解釋實在是太費事了。

它必須同時滿足以下三個假設:

1.穿越時空和改變歷史是可能的;

2.平行宇宙分叉可以是不徹底的;

3.這種不徹底又是恰到好處的,能讓部分人看到蛛絲馬跡,但又不至於讓所有人都發現歷史被改變了。

這其中的每一條只要能夠實錘,都將是驚天動地的科研發現,那就遑論一同出現在同一個現象之中了。

那更合理的解釋是什麼?答案是:記憶錯亂!

人類的記憶是不可靠的,我們以為發生過什麼事情,但事實上這只是我們的臆想。

比如皮卡丘尾巴末端在記憶中有黑色,但其實是純黃色的。

也比如演員午馬在2013年的時候就傳出過死訊,甚至有網友信誓旦旦說“有成龍大哥抬棺”的細節。

但事實上午馬是在2014年2月死亡的,只是那時候的葬禮確實來了成龍,也確實讓大哥出席抬棺了。

但這不是穿越時空,只是成龍和午馬本身關係就不錯,也一同出現在不少電影裡,遂網友才會在前一年將他們關聯到一起。

記憶錯誤這東西還可以得到強化,那就是兩個及以上的擁有相似記憶的人,如果擁有溝通的機會,那他們就會不斷強化和確信自己聯想的東西。

這也是為什麼,直至今天有越來越多人相信《魔方大廈》有結局的原因,而這種群體的記憶錯亂,也被稱作為“曼德拉效應”。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