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外》首播:夏雨穩健,羅晉入戲,萬茜驚艷,懸疑劇該出王炸了


黎叔就是黎叔,這部懸疑新劇,穩了。我說的是《庭外》。

許多懸疑劇死粉,早已經望眼欲穿,畢竟,已經好久沒有一部懸疑劇,像《沉默的真相》《隱秘的角落》,或是更早的《白夜追兇》那樣讓人心服口服。發現沒,近期的懸疑劇佳作,操刀的,多半是導演界後起之秀,配上一個好劇本,一套好班底,上來就是國產懸疑天花板。換成手握四部9分作品的“國劇王牌”張黎出手,

再加上《白夜追兇》編劇指紋,會如何?

追完兩集,我直接說結論:炸了!題材,炸。刑偵、懸疑、律政,類型元素齊活,sui屍案、警方“內鬼”、羅晉被勒頸,刺激情節滿滿。演技,炸。夏雨、羅晉、張齡心、郭廣平,個個演技穩得一匹,萬茜飾演的女反派一出場,誰不誇一句蛇蠍美人好絕!

但最炸的,還是故事。懸疑劇,故事講得好不好,能定生死。今天這一部,以故事出招,招招致命。 “黎叔”下手這麼狠,手段這麼硬,觀眾買單嗎?還真買,首播兩集,豆瓣四五星好評一片。今天我把話撂這兒,雖然懸疑劇這個類型,美劇是資深玩家,國劇是後發製人,但要是國劇都像這麼拍,早就赶超美劇了! 1、入戲:大片質感,懸念叢生“黎叔“開場第一個鏡頭,已經讓我開始頭皮發麻——高速公路,連環撞車。

這,真是妥妥的大片質感。這裡是指紋筆下愛的“津港宇宙“,南津環城公路上,一樁連環車禍發生。六七輛車,撞成一團,現場一片哀嚎,漏出的汽油,汩汩流淌。

危機,一觸即發。該英雄人物出場了。果然,只聽“砰”的一聲,一輛出租車的車窗被踹爛。一個穿白衣服的男子從車裡騰出來,立馬打開車門,

脫身後,先救了司機。再救了一名女子。

接著又取出滅火器,對著幾輛車輛一通猛噴。再把用掉的滅火器放在距離車禍一定距離的地方,警示後續車輛,防止再有車撞上來。

最後再跑回去,打電話給120求助。全程思路清晰,一絲不亂。這位處變不驚的男子,就是《庭外》的《盲區》單元的第一主角,夏雨飾演的法官魯南。

這場車禍戲,拍得漂亮。張黎導演的運鏡就一個字——講究,不光是有視覺衝擊力那麼簡單,更關鍵是場面調度一絲不亂,剪輯絲毫不拖泥帶水,順便,把男主的性格特質,一下都交代出來了。生猛,凌厲,過程卻極為精準。你多久沒看過這麼單刀直入,這麼帶勁的國劇開場? !

這就完了?別急。直到看到後頭,我回看開頭的場景,後背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張黎真正的伏筆還在後面:在車禍事件的最後,一輛車忽然衝過來,duang一下撞在別的車上,一名男子渾身血跡倒出車外。

這個男子,正是當地走私團伙女頭目陳曼的代表律師。但請注意,張黎之前已經用鏡頭交代了男主的一系列應急處理,後續也沒有別的車輛撞上來,為什麼偏偏是這輛?真的只是偶然?後來張齡心飾演的女警官看到監控這一幕後的緊張,又到底是為了任務,還是另有隱情? 《庭外》高明的地方就在於,它的懸念和伏筆,永遠不是明著來。接下來一幕,才是開場心跳場面TOP1:魯南進入法院會議現場,直接被領導推過來一則死刑复核案卷宗——

延伸閱讀  《庭外》真的太敢拍了!劇情高能尺度大,又一部爆火刑偵劇

這正是《盲區》的引子:一樁多年前的“sui屍案”。

當年,一名女性被一男一女給帶走分屍丟入江中。男性犯罪嫌疑人,正是死刑复核的對象。而女嫌疑人李美琪下落不明。

但接下來另一位外地趕來的女警官對魯南私下說的話,最耐人尋味:字裡行間就一個暗示——“有人想讓這位嫌疑人,盡快被執行死刑”。

問題是:誰?為什麼?警局內有沒有內鬼?注意兩人的對談戲,鏡頭從監控器角度拍過來。

一個窺探視角。兩人轉換位置,來到角落,又是一個窺探視角。兩人的一舉一動,都在被第三方窺探、觀察。

這段戲的最後,張齡心飾演的女警官走過,三人對視,意味深長。而當魯南走出法院,遇到了這位死刑犯的代表律師,終於在一場便利店的對話中,發現了“碎屍案”背後的關鍵線索——“陳曼走私案”。男子向他甩出一個假設:消失的李美琪,就是陳曼。

魯南問他這些線索為什麼不告訴公安機關,這位犯罪嫌疑人的律師說,沒人管。

魯南說這不是我的事兒。真不是?那為什麼下一個場景,他已經打聽起如何找出走私團伙貨艙的事了?故事講到這裡,不到30分鐘,張黎的鏡頭和敘事如同行雲流水。快節奏的鏡頭剪輯和大量的案情交代、對話戲組接到一起,營造出一種迷霧重重的觀感。

主角腳下踩的,既是環環相扣的人心迷宮,也是黑白交織的探案密碼。注意夏雨那句對白:“你好像在跟我暗示,南津刑偵支隊的副隊長,是本地最大走私集團的保護傘啊”。一句話,劇集尺度全開。正義一方不再“穩贏”。正邪之間也不再劃開一條清晰的“界線”。因為懸疑之外,還有懸疑,當秘密覆蓋秘密,故事推翻另一版故事,你才發現角色的話裡都有致命的玄機。

到這裡,懸念已然叢生:究竟陳曼是不是李夢琪?當年的碎屍案的真相到底如何?張心齡飾演的女警官,到底有沒有問題?還是說,幕後有更大的力量,想要抹平一切?一片迷霧中,需要有人去破局。魯南雖強,但這個局太大,一個人不夠,得要兩個。

別急,另一位男主,已經在路上了。 2、入局:迷霧重重,局外有局和《白夜追兇》中的“津港”一樣,這一次的“津港”,依然是迷霧重重。如果說張黎在做一件衣服,是把剪裁的布料,嚴絲合縫地縫紉起來。那麼劇中每一個人的敘述,每個新的發現,都是材料的一部分,構建出故事的全貌。

而故事,又繼續推動著新的故事。兩集過後,整個《盲區》的故事主線浮出水面,雙方的“對決”對位也顯現出來。首先,起因。當年的碎屍案。從案件經過,到兇手都已經非常明了,證據確鑿,證據鏈完備。但問題在於,女嫌疑人李夢琪到底去了哪裡?

如果她真的就是陳曼,她是不是當年命案的主謀?被捕入獄的男嫌疑人為什麼一個人全扛下來,面臨死刑也不說出她來?而陳曼的身份又帶出新的劇情,由於她涉嫌走私,是當地一夥黑惡勢力的老大。要抓住她,並不容易。而她終於要在津港出現了。於是有了第二點:入局。面對調查瓶頸,魯南決定深入虎穴,直接找出走私集團的老窩。

但卻不小心撞破了張心齡飾演的女刑警隊長,佈局已久的臥底計劃。至此,整個故事和抓捕陳曼連在一起:要找到當年真相、完成死刑复核,必須找到李夢琪——找李夢琪的關鍵,就是確認她到底是不是陳曼——但陳曼警惕性極高,只給了公安機關一次在當地抓捕她的機會,就是回津港和自己的律師會面,錯過了,再抓就難。一切宛如迷局。這個迷局中,好像出場人物各有各的身份,身份背後又藏著各自的目的、計謀、小心思。

《盲區》的狠,被藏在波瀾不驚的水面下,越往深處探,越是駭人。但魯南不顧危險堅持挖到底,就必須解決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陳曼的律師出車禍,沒法見面,這次會面一旦取消,整個行動計劃失敗。怎麼辦?是該進入故事開局的高潮部分了——破局。

要破局,需要兩個人,一個是魯南,另一位,就是他找來“江湖救急“的津港金牌律師喬紹廷(羅晉飾)。喬紹廷的任務是:扮作陳曼律師的隱秘合作夥伴,由他把陳曼穩住,給警方抓捕贏得時間。

延伸閱讀  《奇蹟笨小孩》很簡單的講了一個很勵志,很溫暖的故事

但,有這麼容易?這座迷宮,一圈套著一圈。當你靠近圓心,以為隱約窺見了破局的關鍵時。迷途,才剛剛開始……

《庭外》最高級的懸疑就在於,所有的人物正邪都不是一口氣堆在觀眾眼前的,而是一層層被剝開的。這還要歸功於整部劇的氛圍塑造,一直有種迷霧籠罩、忐忑不安的懸疑感。但只有穿破迷霧,才能發現每個人的真面目,也才能,真正——破局。 3、演技:夏雨超穩,羅晉入戲,萬茜驚艷張黎的劇,想來出好演技,而一部懸疑劇要成功,也需要演員集體出色的發揮,巧了,《庭外》找來的,都是好演員。目前看,劇集主線匯聚在一個角色身上:夏雨演的正義感爆棚的法官魯南。

夏雨呈現的角色氣質,和法官職業以往在觀眾心目當中的形象,反差夠大,許多觀眾追劇才了解,原來法官還要負責這麼多事情。夏雨的表演,無愧于影帝的榮光。才兩集,已經演出了人物的好幾層。第一層,玩世不恭的勁頭。從頭到尾,哪怕是深入虎穴,要把影響全局的人物從走私集團巢穴帶出來,他被迫給男子灌酒,這麼驚心動魄的場面,夏雨照樣宛如游戲。

真的只是一個不老的頑童?第二層,灼熱的正義感。注意那個他聽說女警光隱瞞事情時,如同鷹般的眼神,表面看,這位爺在在職場裡退可攻進可守,處理各種關係游刃有餘,但一旦到了關鍵時刻,沒什麼擋得住他尋找真相。

他有痞氣,也有脾氣,但又特別能抗,能忍。個性“冰火兩重天”背後釋放出的第三層:“人味”。角色的魅力,不在身份,而在血肉。魯南的魅力也不在“法官”的身份。

而在於,褪去身份,他首先是個有擔當,講血性的男人。再看《落水者》單元的主角羅晉,許多人問羅晉戲份怎麼好像很少。別急,他的主戲,不在《盲區》的六集,而在後續的14集。但戲份有限的羅晉,在劇中還是很有魅力的。

笑起來如春風拂面,和老友嘮嗑幽默風趣,執行起任務來,穩得一匹。但注意羅晉的“臥底“表演,作為一個沒有實戰經驗的律師,面對煞氣十足的女大佬,他的部肌肉極力保持鬆弛,自我介紹、尋求握手、面帶笑容。

可你看眼睛,眼神一旦對上就立馬忍不住游移、閃爍,一頭都是汗。好演技,果然在細節裡。另一個精彩處是夏雨和羅晉出乎意料的化學反應,魯南沒頭沒尾的就給喬紹廷打電話,喬紹廷還真認真回答,魯南讓他來幫忙,他二話沒說開車就往這兒趕,觀眾竟然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原因是演員的默契程度太強了。但羅晉一來,立馬就讓女大佬下令勒脖子了。

她就是陳曼。

讓萬茜演走私團伙的老大陳曼,是個最妙的選角。從她頂著一頭狗啃劉海從機場走出來,那眼神和舉手投足,已經達到了國劇反派大姐天花板,明明那麼邪惡,卻又不得不說太有魅力,一個隨意的眼神裡都滿滿全是戲,令人淪陷於反派大姐的冷艷與狠辣中。

尤其是和羅晉在車上的那場對手戲,羅晉飾演的喬紹廷假扮她的律師,扭頭,伸手,套近乎。萬茜沒有任何台詞,一個眼神就演繹出了那種凌厲感。

又美又會演的演技派太難得了。其他主要演員也個個表現不凡。張齡心自帶颯爽女警的風采,練練飾演的出事律師太太,表面溫柔賢淑,實則暗藏心機,就連演冉森的欒元暉也是一身是戲。有了這麼多好演員,戲就很難不好看了。 4、破局,國產懸疑該出真正的王炸了前兩集的觀感總結成一句話就是:王牌對王牌。編劇指紋的劇本,對上張黎的導演手法,加上一票實力派,真是穩到不能再穩。劇情節奏快如閃電,影調帶有高度的電影感,不會讓人覺得晦暗,又有種迷霧重重的感覺。

一場大尺度戲份竟拍出了張黎式的浪漫運鏡,簡直是驚喜。但最精彩的還是,張黎極其穩健的敘事節奏,去講出了一個充滿懸疑感的故事。刑偵、懸疑,該有的都有,雙男主相愛相殺的CP感也都管夠。而刑偵懸疑劇的根本——細節,邏輯,真相是否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目前看來,也相當穩。除了高能設定,劇情還有非常多的懸念接連拋出。每當我作出一種預測,就會迅速被打臉。比如,我一開始推斷張齡心的角色有問題,但劇集往下發展又發現,這很可能是編劇的煙霧彈。

那麼真相到底是什麼? 《庭外》一共兩個篇章,第一個篇章是6集的《盲區》,這個故事講完了,就是第二個篇章是《落水者》,正是在這個段落,喬紹廷成為絕對的主角,並且經歷了被構陷入獄、自證清白、找出真相的過程。

延伸閱讀  《簡言的夏冬》馬上播出,具有的3大看點,都擁有成為爆款的潛力​

至少到現在,張黎都為觀眾講了一個動人心魄的懸疑故事。之前的《白夜追兇》《沉默的真相》為什麼成功,近兩年的懸疑劇為何難出王炸?最大的差別不在於視聽語言,剪輯,打光、運鏡……而是故事。

因為故事裡,藏著懸疑劇最根本的東西: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困境。然而遺憾的是,許多國產懸疑劇的故事如同水中月,幻影依舊是幻影,水底的真相無從打撈起來。觀眾看到最後看了個寂寞。而真正的懸疑佳作,卻能撈起水中月,將月光照進人間百態,照出隱秘的罪惡,也照出我們身邊,普世的良知與正義。就像《庭外》上篇的劇名“盲區”的含義——表面一層,是後視鏡和倒車鏡的夾角,構成了視覺的盲區。

還有一層含義,則是正義和法律的光難以照到的某些地方……而男主的使命就是用法律的途徑去發現和填補這些——“盲區”。張黎和指紋帶著一群演技派的懸疑劇冒險,其實也是在尋找國產懸疑劇的一個盲區:過去沒人這麼拍懸疑劇,今後有沒有,看《庭外》能不能成功。成了,這個國產懸疑劇的盲區,就找到了。我賭國產懸疑劇,這次能贏。

.

Scroll to Top